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聋与盲 V (完)

 ✁ I。 II。 IIIIV

写不出他们的车,这是预告过的一点点车尾灯。

谢谢一路来陪伴他们度过一整天假日的大家,如果没有你们带来的灵感,或许这篇到捉迷藏就结束了(❁´ω`❁) 

 

  配合警方录完证词收押犯人,意外在周末下午加了一节班的两人离开警局,不免都感到这天稍嫌漫长了些。

 

  回到家,他们懒洋洋地相倚在沙发上,这回谁也没有抱怨无聊了。

 

  “小胜。”

 

  习惯性地,聋人在开口的同时望向盲人的嘴唇。

 

  “是不是……已经、要考虑搬家的事情了?”

 

  随行到警局之前,他们先到柜台把购物篮里的东西结了帐。

 

  那位一开始兴奋地直问他们难道是英雄吗、对他们充满好奇与敬佩的店员,在一场结账的时间里沉默了下去;看向两人的眼神变得小心翼翼,甚至生出了几分略带揣测的不安。

 

  不论他脑中联想到了什么,他都维持着最低限度的礼仪没有宣之于口,也未多管闲事地试图探询。

 

  然而那份前后不一的态度差,无声无息间却已经透露了很多讯息。

 

  爆豪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应了声,说:“夏天吧。”

 

  “嗯,也对。”绿谷没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换季原本就需要打包。”

 

  两人一时没再开口。

 

  那间超商位在两人通勤时会徒步路过的位置。尽管不确定今天离开后,那位店员往后是否还能认得他们,也不确知对方得出了什么结论、抱持着什么样的念头、会不会将今日所见散布出去、又或者会不会采取其他行动……然而这些原本不必在意的事情,事到如今,每一个细节却都潜藏了难以估量的风险性。

 

  ──这段关系必须保密。

 

  他们必须保密,是因为事务所提出要求。

 

  事务所方面则说,是因为顾虑社会大众。

 

  “大众”到底是谁?有时候绿谷会疑惑。

 

  人活在世上,怎么可能有办法顾虑到其他每一个人是怎么想的呢?

 

  他就是他,不论身着制服与否,要做的事情与需采取的行动都不会改变。

 

  他相信“大众”能明白并接受这点。既然如此,为什么单凭他身旁陪伴着另一个人,这份信任就可能轻易地产生动摇?

 

  绿谷静静望着桌上的购物袋,脑中像被打碎的拼图般散落了许多念头,他知道当中必定存有连缀一切的脉络,只是此刻的他还未能想通。

 

  他又回想了一遍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明明每个环节都没有问题,然而一旦拼接,却像他们曾经犯下什么失误,因此必须付出额外代价来弥补。

 

  绿谷伸直了手,在购物袋里摸索一阵,最后挑出那盒薄荷。

 

  “捉迷藏。”他突然说。

 

  留意到他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听不见回答,爆豪碰了一下他的手臂。“捉迷藏怎么?”

 

  “搬到新家之后……再来玩一次捉迷藏吧。”

 

  绿谷拆去外部封膜,打开纸盒包装。

 

  “下一次,换我当鬼。”

 

  他拿出当中一枚,放到了爆豪手里。

 

   “……”

 

  爆豪五指收拢,连同绿谷的指尖一同握入掌中。

 

    “喔。”

 

 

  ◆◇◆◇◇

 

 

  哗啦──

 

  哗啦──

 

  哗啦──……

 

  微凉水幕自淋浴间花洒倾泻而下。

 

  打在身上的水温比体表略低,两人却一点也没感觉到冷。

 

  任凭奔流冲刷溅洒,绿谷双手环住对方腰际,把脸抵靠在爆豪肩膀上,感受到对方只手扶住自己腰后,另一只手则摸索着臀间替他仔细清理。

 

  随着指尖深入,绿谷不觉把脸埋得更紧,喉间溢出一丝战栗的余音。

 

  听觉被剥夺带给他的影响远比预期更深,到了床上尤甚。

 

  明明临受着摩擦间带来的撼动与官能快感,却听不见进出时的响声。直到今天之前他不知道自己原来已经习惯了做爱时耳边盈满竹马的喘息,以及原来他清楚地记得低狺之外爆豪有时会隐忍。

 

  以前他不懂为什么要忍,直到对方有回耐不住地冲口而出绿谷才生平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那略带侮辱性的绰号能被发音得那么令人情欲高涨,还有、原来爆豪胜己会骂那么脏的脏话。

 

  “……小胜。”绿谷出声。

 

  与世隔绝的静默间无从得知对方回应与否他仍然说出了要求:“想听你。”

 

  沿循身体弧度,按在他后腰附近的指尖顺行着脊椎,途经肩胛、犹如滑弦拂过侧颈探向耳骨,终于取下置于耳中的隔绝物。

 

  奔腾湍涌哗啦啦啦啦地盈满耳际──

 

  嘈杂水声错纵围袭全面倾迫,绿谷恍惚了几秒,一时有些头昏目眩。

 

  “废久。”替对方卸去两边隔绝物,爆豪回以毫不客气的命令句:

 

  “拿下来。”

 

  微凉瀑流间,盲者只感觉对面那人一手端起自己的脸,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凑近,食指指尖隔着眼罩轻划,抚过他眼睑,而后才将那层黑巾一把揭去。

 

  ──明亮光线瞬时侵夺视野。

 

  锆石红眸反射性瞇起,还回感官初时几秒什么也看不见。

 

  直到过曝般的残芒减灭褪却,一眼对上是那双湖水绿,正用某种说不清楚的表情深深地望着自己。

 

  还复知觉尽数归回,剎那之际他们却忘了该怎么呼吸。

 

  “────……”

 

  分不清是谁先起头夺取对方气息。

 

  哗啦不绝的沥沥水声里渐渐掺和进其他杂音,间或了越发急促高亢的呻吟与喘息频率,直至水声骤止亦未歇停。

 

  跌撞推搡出冷硬浴间,他们迫切得甚至顾不上沥去满身湿漉水痕。

 

  掠索体温亟欲侵取吐息,狠狠将床单与彼此都给蹂躏凌乱,放任需索急不可待地要教对方和自己一样失控难耐,并且同样潮溽不堪。

 

 

 

  ……下雨了。

 

  春夏之交的不稳转换自云层间倾泼下来,满室雨声。恍惚迷离间绿谷出久几乎分不清他们身在窗里窗外,似乎哪里都下着雨,潮声一片,他舔向对方舌尖,在爆豪胜己嘴里尝到了自己的眼泪。

 

  淅沥雨幕中有远方云深处闷雷鸣动,耳畔那略带哭腔的喘息里,爆豪胜己试图细数对方发音自己名字的节拍,找不到的时候,他就试着制造一点,或者开口呼唤,总能得来绿谷出久模模糊糊的回应。一遍又一遍,喊的全是他。

 

  倾室水声时缓时骤。

 

  春时至末,不可捉摸。

 

  夏天就要来了吗?他们不甚确定,却也不真的在意。

 

  只是,可以的话,如果这场雨能够下久一点,那就好了。

 

 

 

 

 

 

 

 

 

 

 -〈聋与盲〉 -

 

--

其实我也不知道爆豪能骂出多脏的脏话,印象中日文的脏话都还好

可能和大家或许预想过的火热场景有点出入,另一种意义上的凉感薄荷

 

写的时候Youtube自动播放到一首少女满点的口水歌,有句歌词原本情境里不是如此,但仍忍不住觉得撷出来很适合床上的他们 

Maybe cause he looks so innocent

I just wanna mess him up a bit 

-《Something About Him》

 

评论(43)
热度(374)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