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聋与盲 IV

 ✁ I。 II。 III


  “便利商店的话……去拉面店旁边那一家吧?”

 

  离家近、人潮少、还能顺道吃上午餐,这项提议立刻被采纳。

 

  简便换装,聋人牵着盲人走在原先熟悉的街道上,登时都感到有些新鲜。

 

  被遮蔽的感官体验不说,平时即使一起外出他们也鲜少直接表现得这么亲密;尽管取得执照成为正式英雄的时间还说不上长,出于实绩,两人也算小有名气。

 

  尤其是出道第一年就冲上“看起来像敌人的英雄排行榜”前十名的爆豪胜己,华丽强大的个性和鲜明张扬的性格颇受媒体青睐,尽管风向毁誉与社会大众对他的评价一样两极。

 

  每年雄英运动会的盛大赛事总能替这群预备英雄们打响名号,有利求职和快速积累人气之余,踏入社会后他们渐渐意识到这桩事实的一体两面:学生时代他们的个人资料在运动会上被相当程度地公开,其中就包含了本名与长相。

 

  于是相较他校英雄科,雄英毕业生们打从起点上已先失去了隐私保障,不像一般英雄仍握有公布与否的选择权。

 

  而公众人物的生活远比他们真正成为之前预想的要复杂得多。

 

  绿谷出久的英雄形象倒是相当正面,与他本人相去不远:初时乍看毫不起眼,到底不掩真金火炼,随着时间推移总能令人瞧出亮点。

 

  然而一个英雄不论实力如何坚强可靠、形象再怎么光明向上,终究敌不过一个与专业素养丝毫无涉的标签──

 

  社会大众可以接受英雄分拨时间给厂商业配,却不能接受他们的英雄是个同性恋。

 

  “老子私事关那帮垃圾杂鱼屁事!”

 

  “……”

 

  被各自事务所约谈告诫保密这段关系时,一扬一抑两人反应看似歧异,眼底却显出了同样叛逆的不甘心。

 

  成为英雄是他们的目标。

 

  全凭努力实践了梦想,然后这个社会却要教他们妥协。

 

  要他们光明磊落竖立典范,接着又要他们遮遮掩掩、不许承认自己是谁。

 

  明明痛恨这点,终究清楚有时大众远比敌人更加严峻苛刻──面对敌人他们从未不自量力地以为自己强悍到无坚不摧,面对现实他们只有更具自觉。

 

  那天夜里,躺在床上,两人什么也没做,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一语不发。

 

  只在无边黑暗中悄悄握住对方的手,安静地十指交扣。

 

  “每次──”

 

  后来是绿谷率先打破沉默,语带自嘲地笑了一下,有些感慨。

 

  “每次真正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好像……都会稍微有点、碰上阻碍。”

 

  “喔。”枕边那人应了声,论述起事实语调平平:“反正就算叫你放弃,你也从来不听。”

 

  “嗯。”黑暗中,绿眸少年睁着双眼,认真地点了下头:“不会听的。”

 

  他把指间微微收拢。“不会放弃。”

 

  那端没再说些什么,只是冷不防伸来只手,粗鲁地抹了一把他的脸颊。

 

  “诶?”突然被吃了口豆腐,绿谷有些不明所以。“干嘛突然……?”

 

  “嘁。”温暖的手掌收了回去。“难得没哭啊,废久。”

 

  “什么啊……没有什么好哭的吧,这种事情。”

 

  “知道就好,爱哭鬼。”

 

 

  ◆◇◆◇◇

 

 

  在拉面店填饱一早捉迷藏下来的饥肠辘辘,两人走进隔壁便利超商,闲逛间往购物篮里填了些零食,一路来到摆放日常用品的货架前。

 

  “进了新的系列。”先补货两盒他们都觉得用户体验不赖的品牌,聋人告诉盲人:“上面说是──呃,夏天的口味。”

 

  “有什么?”

 

  “清凉薄荷、热感辣椒,还有蓝莓和哈密瓜口味。”翻看了一会儿,绿谷提醒:“那个、就算是辣椒……是不能放进嘴里那种。”包装上面提醒了沾附热感润滑液。

 

  “废话,想也知道。”对这系列推出的两种水果不感兴趣,爆豪问他冷的热的挑哪一个。

 

  读他唇语看得太过专心,绿谷不慎分神,一句“小胜原本就很热”脱口而出。

 

  两人霎时愣在原地。

 

  相对着安静了一会儿,赶在那个“原本就很热”的某人发表任何感言之前,绿谷满脸通红地推着他离开事发地点,又在对方要求下折回去拿了盒凉感薄荷。

 

  这间超商位于巷道深处,即使周末午后客流量仍不算大,不过排在他们前面的客人其中一位取货时遇上了问题,另一个则在咖啡机旁等候店员补充耗材。唯二两名店员忙得团团转,一时抽不出空来。

 

  “我去看看有没有进新一期的杂志。”

 

  “喔。”购物篮躺在脚边,爆豪习惯性想拿出手机打发时间,随后又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盲人,也就只剩接听电话的份。

 

  正在这时,伴随着超商自动门打开的声响,职业英雄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周遭客人泛起骚动,紧接一声凶神恶煞的喝斥从门口传来──

 

  “通通不许动!抢劫!!”

 

  “……”墨镜后头,帽沿下那对浅金的眉毛挑了起来。

 

  任他一脸平淡,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对超商抢案习以为常,加上抢匪应是高举了什么武器,立刻在商店里掀起一阵恐慌。

 

  “说了不要动!听不懂吗?!”

 

  只听抢匪又一记大喝,不知做了什么动作,引发周遭溢出恐惧的惊呼。

 

  “老子手上这是真枪,扣一下要你脑袋开花!听见没有!”抢匪音量一扬,语气顿时从威胁恫吓上升到了恼羞成怒。

 

  “──我说你听见没有?少瞧不起人了,臭小子!!”

 

  在接连的惊叫与抢匪的怒吼声中,金发的英雄心头泛起了不祥预感。

 

  果然,彼方一阵气急败坏的脚步声后,他听见了男友那浑然状况外的茫然嗓音:“怎么回──咳……”

 

  那一声发自内心的疑问显然被当成了挑衅,绿谷霎时遭人勒得出不了气。

 

  “臭小子!敢小看我?”高大抢匪气急败坏,环起肌肉贲张的手臂将个子不高的少年锢在手里,另一只手中紧握的枪管已然抵上了他的鸭舌帽。

 

  “……”绿谷出久很茫然。

 

  才挑着杂志,忽然感觉一旁有人来势汹汹地朝自己大步逼近──不是毫无警觉,只是假日午后、于住家附近的超商里,爆豪又站在不远处,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居然是碰上持枪歹徒。

 

  刚才一度顾虑着贸然反应会误伤路人,此刻被人拿在手里其实也没太多紧张感,只是希望能尽快弄明白状况。

 

  这是超商抢劫吗?还是任何抱持诉求的攻击行动?

 

  听不见外界声音的绿谷完全想不出对方有什么必要抓住自己当成人质。枪管抵着脑门,又逢听觉封锁,混乱间他暂时难以判断里头到底有没有子弹。

 

  不过也多亏了对方主动近身,绿谷总算察觉这人顶多是力气大点的街头混混,他的脚步手法里并没有被系统训练过的痕迹。

 

  要现在动手吗……但他们对面还有其他顾客,现行角度绿谷看不清对方使用的枪械类型,还手的话他没有把握被击落的枪枝会否因落地而走火击发,反倒造成流弹误伤。

 

  短短几秒内脑中闪现过种种思考,尚未理出对策,只见一道身影走来,一把将他们对面吓得不敢轻举妄动的两名顾客推到一边。

 

  “喂。”

 

  小胜……是来和抢匪交涉吗?还是──

 

  听不着声音,颈部被勒紧也令绿谷难以辨读对方唇语,只是睁睁看着爆豪胜己走到他们面前,却未闻那远比抢劫犯更加杀气十足的怒吼爆裂般炸起:

 

  “他是聋子!你个白痴!”

 

  “……咳呃!”

 

  没能看清,但从颈间赫然收紧的手臂,绿谷毫无悬念地得出了正确答案。

 

  ──是挑衅。

 

  “……”人质还在犯人手里啊!混账!

 

  歹徒似乎也被激怒,原先抵在绿谷脑门的枪枝一下朝前指去。

 

  ──磅!

 

  抢在枪口转正之前,绿谷举臂由下往对方腕间一击,施力精准得令歹徒虎口一麻、一时无法弯曲,枪枝便沿那不及收拢的指间松脱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左肘一顶,狠狠凿向歹徒胸腔,造成气息不稳之余抓紧对方因疼痛佝偻的剎那,一举肘击砸中了抢劫犯下巴──去力之猛,带起对方短暂腾空,绿谷反手抓住敌方手臂作为杠杆,弯身借力把人抡过肩膀、朝前一砸!

 

  伴随磅的那声巨响,高大歹徒被七荤八素地摔在了坚硬的超商地板上。

 

  轻微一声啪搭,少年头上的帽子随着他弯腰势头、掉到了那张昏厥的脸上,露出底下一头蓬软的海藻绿头发。

 

  而后,获救民众只见那人有些慌张地捞回帽子重新戴好,推了一把脸上的粗框眼镜小心摆正,这才抬起头,对着众人笑了一下:

 

  “已经没事了……麻烦打给警察。”

 

  语调平和,与方才骤然爆发出高涨气势撂倒歹徒的彷佛不是同一个人。

 

  他们面前那个盲人一语不发,手中握着不知何时牢牢接稳的枪枝;而后只闻数声细响,他随手几下卸出弹匣,将空枪扔到了陷入昏厥的歹徒脚边。

 

  “联络警察了没有?”他回过头,不耐烦地开口。

 

  柜台后的店员腿肚子一抖,连忙点头,下意识地向对方报告距离警方抵达大约还有五分钟。

 

 

 

 

 

 

 

 

 

 

 -TBC.-

 

--

尝试着描写比较现实的面向

私心很喜欢牵着手的他们

评论(35)
热度(263)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