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聋与盲 III

 ✁ I。 II


  整理过厨房,两人待在客厅“看”了会儿电视。

 

  住在一起后他们不知不觉发展出一套坐姿。爆豪仍然惯坐沙发,绿谷有时则在沙发前摆上枕头,窝靠在对方小腿与枕头地毯组成的空间里。这样天冷的时候他们都会相当温暖,也不影响看电视。

 

  原本就习惯稍微收敛肢体的姿势,这个特别角落给了绿谷某种程度上的安心感,只有少数几次他曾抗议过,例如爆豪不打一声招呼就把冷冰冰的脚放到他肚子上、还试图伸进衣襬里的时候。

 

  电视本是设计来为感官俱全的大众服务,加上这坐姿看不见对方的脸、无法像平常闲聊,他们安静了一阵子,各自都感到这项日常消遣变得有些乏味。

 

  察觉脚边那个聋人手部微动,大约是捧着手机在操作些什么,没法用同样方式打发时间的盲人不爽地将身体前倾,虎口反手一捞、准准捏起对方两颊,拧得被勾住下巴的绿谷仰起脸,后颈贴合上了柔软的椅面前沿。

 

  “诶?”竹马那上下颠倒的轮廓映入眼底,绿谷一愣。“小胜现在……看得见我吗?”

 

  “废话,当然不行。”

 

  亏是个听惯的句子,即使倒过一百八十度,他仍读懂了他的唇语。

 

  “果然……因为伸过来的动作太精准了,吓了一跳。”

 

  爆豪没好气地揭露谜底:“你会呼吸。”

 

  绿谷连忙回过头,追问:“可以再说一次吗?刚才没看懂。”

 

  “呼吸声。”他耐着性子告诉他。“还有气流方向。”

 

  呼吸声?明明还开着电视,这样也分辨得清吗……绿谷想了想,试着提议:“如果把范围扩大,在这整个屋子里的话──”

 

  听出他的意思,那对浅金眉毛一挑,爆豪胜己扬起了抹轻蔑的弧度。“你捉迷藏从来没赢过,废久!”

 

  近距离目睹那志在必得的表情,明知对方看不见,绿谷出久仍撑起了身体,持平视线直视那双被黑巾蒙隔的眼睛,发下十足认真的战帖:“那是以前了,小胜。”

 

 

 

  租屋内整体空间不大,不利于躲藏方,因此他们的规则加入变体:十分钟一局,由一组一加九的闹铃作为基准,前一分钟自由躲藏,第一声铃响后鬼方才得以走出作为起点的浴室隔间;只要能在第二声铃响前的九分钟内碰到躲藏者,即为鬼方获胜。

 

  基于现状,鬼方自是由盲眼侧担当。

 

  走出接连关起淋浴间与外门的浴室,绿谷戴上具秒表功能的电子腕表,校准手机闹铃、同时按下启动。

 

  像只潜行的狼,绿谷蹲身蛰伏于餐桌下,找准相对开放的视野维持十足警戒。作为开局第一场,比起全面躲藏他更倾向观察鬼方动态;爆豪对盲行还未完全习惯,绿谷留意过,尽管对方已不需要倚赖手扶墙体走动,偶尔仍需藉由触碰确认当前位置。

 

  于是他舍弃了墙根,并远离沙发这类容易作为基准物被触碰的标志物范围;餐桌桌面宽阔得足以容纳他整个人藏身其下,并有椅子作为掩体,即使爆豪来到附近、只要他藏住气息,一时之间也不易被发现或触及。

 

  最重要的是战略位置,从此地看出去,对方起始动态一览无疑。

 

  ──外头第一声铃响,绿谷腕上的表面同时闪烁。

 

  闪烁后不出五秒,浴室门被人打开。

 

  绿谷立刻垂下视线,仅以眼角余光盯梢。作为职业英雄,他们早已磨练出近乎反射性的本能警觉;任何未经收敛的眼神、都是明目张胆的暴露。

 

  与绿谷预想稍有不同,踏出浴室后,鬼方并未即刻起动搜索。

 

  爆豪走进客厅,静立在由落地窗洒入的光影边缘。

 

  就那样一动也不动,原地驻足了几乎整整四分钟。

 

  ──接着他伸出手臂,脚步迈开。

 

  从他行走姿态与触向墙体的方式,绿谷能看出他对当前空间的把握。那种触碰比起辅助行进,更近似于无声间探测感知着什么。

 

  沿墙来到卧室外,爆豪打开了房门。

 

  没有入内执行搜查,他只是站在房门口;今回停留的时长缩短,将近四十秒后,爆豪转身离开卧室范围,像是看穿了猎物并不在里头。

 

  “……?”不认为这能归类为巧合,直至此刻却仍看不出他所用的门道技巧,绿谷持稳呼吸趴伏原地;捕捉那双赤足行经视野边缘,重新回到客厅。

 

  ──落地窗。

 

  绿谷注意到,爆豪并非随意一站,客厅那扇落地窗前似乎能提供他某种特别的线索;日光于地面投落出框形延伸的光块,他没有踏进里面,而是站在距离阳光边缘约一臂之外。

 

  约略停留了三十秒,鬼方再度迈开脚步。

 

  这一次他走得极慢,先是脚掌初抵、稳稳贴合地面,接着才审慎跨出下一步;此后将近一分半的时间里,爆豪所做的只是从落地窗前移动到开放式厨房的范围,站了一会儿。又切回平时的走路方式来到落地窗前,继而再度返程。

 

  回到厨房,他沿循餐桌缓步绕行,未经任何扶碰,彷佛整体厨房轮廓早已了然于胸。

 

  走完一圈,如同他在落地窗前先慢后快的徘徊,爆豪又回归原本的方式,以平常速度走了一遍。

 

  那平稳脚步行经半途,即将就此迈出厨房前一刻、霍然弯身出手。

 

  “!”

 

  冷不防被握住了脚踝,绿谷一时之间有些震撼。

 

  他仔细环顾躲入后精心归位、确实抹消过移动迹象的椅子,想不透藏身破绽究竟从何泄露。“怎么会……!”

 

  即使瞧不着表情,爆豪仍能从他声音里听出溢满震惊的不可置信。

 

  他的惊诧这回并没有得到解答,只换来一抹似笑非笑的挑衅神色。

 

  “──猜啊,废久。”

 

 

  ◆◇◆◇◇

 

 

  那之后他们又开了四局,随着游戏行进,胜负揭晓越发提前。

 

  绿谷在规则之内做出了提升鬼方搜索难度的应变,打从第二局开始,每当爆豪走出起点,都能察觉对方微调了环境物件。

 

  拦在过道上的椅子,被拉起的窗帘,调整开合程度的窗户……有回爆豪伸手一碰,在墙壁上摸到了被毛巾擦抹后留下的水渍,一分钟的躲藏时间自然不够绿谷抹湿整面墙壁,于是那片水痕仅只遍布于固定高度范围。

 

  “啐。书呆子。”

 

  察觉这些捣乱背后的意图比起干扰行动,更近似调整变因、逐步观察:表面上由鬼方占尽主导优势,实际上却一次次踏入了躲藏者安排的迷宫。尽管几场下来逮到绿谷所需的时长缩短,胜利方反倒被逼得越发紧绷。

 

  及至第六局开场,一跨出起点,爆豪已对结局有了隐约预感。

 

  ──令人不爽的预感。

 

  所有物件都被整齐归回原位,纱帘与窗户大敞,微风带起帘摆、轻巧地扬动,那片洒落客厅地面的光框则随时间推移、往落地窗的方向回缩不少。

 

  屋里一片静默空荡。

 

  爆豪仔细巡了一趟。所凭判断未改,这回却没能捕捉到屋檐下另一个人的移动痕迹;几经斟酌,最后他来到全屋唯一的落地窗前,首度踏入那面光框,推开纱门走进阳台。

 

  ──空的。

 

  这项事实与第二道铃声一同闯入了认知。

 

  爆豪循声关掉闹铃,站在原地思索几秒,脑中浮现出另一个可能性。

 

  他启步走向卧房。

 

  几场捉迷藏下来,历时虽短,实践却扎实;整个屋子在爆豪脑中已然形塑出视觉之外另一幅轮廓,现在他能不费吹灰之力地穿梭其中,与先前视力如常时毫无二致。

 

  踏进卧室,右手边是两面环墙的双人床及床边柜,左前方则矗立着系统式衣橱──第三场捉迷藏时他找到绿谷的地方──与门斜对的窗户敞开,日光斜映,透入和风。

 

  他走近地上那道不过半臂宽的光框。

 

  本局初始不久爆豪曾从此处路过,却也只是路过罢了。

 

  于斜光与窗下壁板组成的那块几何地带,他找到了绿谷出久。

 

  倚着冰凉墙面,终于拿下一回胜场的躲藏者姿态放松地盘腿而坐。

 

  一立一坐,两人一时都没有出声。

 

  打从这局起始就未变换过位置,当爆豪走经他面前不过半公尺却未发现他那一刻,绿谷知道,自己找到了答案。

 

  “声音,温度,和气流。”他开口。

 

  “为了准确体感一路远离窗户光照的室温变化,必须避开被阳光直射的区域,否则会被骤然升高的温度打乱感官──一旦掌握室温变化,突兀的人体体温在感知里就变得相对明显了。

 

  也考虑了很久,一开始在客厅为什么会用那种近乎静止的方式走动,再恢复原本的行进──是为了比较气流吧?在无风干扰的地带,以行走间带动的气流碰撞周遭物体,从这么细微的地方去操作……果然很厉害啊,小胜。”接着像担心对方忘记似的,又补上一句:

 

  “不过,是我赢了。”郑重语气间不无自豪。

 

  “真敢说啊。”爆豪蹲下身,切了一声。“花了五局才发现,废久。”

 

  “诶……”刚有些雀跃的嗓音里顿时染进了几分尴尬。用去五局的时间才找出对方不到一局之内发掘并实践的方法,这段落差绿谷并非毫无自知之明。

 

  尽管早已明白爆豪胜己拥有敏锐的直觉与绝佳天分,每当切身认知当中差距,要说绿谷出久心里没有一丝波澜,绝对是骗人的。

 

  一个是进取不懈的天才,一个是专注投入实践的理论派,他们当了太久的竞争对手,时至今日仍是,没有任何一方会否认对彼此的较劲心态。

 

  “不过、还是稍微……有点疏忽了吧?”

 

  沉默半晌,绿谷的声音再次响起。比起消沉或挑刺,倒是提醒多了些,越过情绪直跳检讨环节:

 

  “因为小胜几乎不考虑输的事情,一时之间才会没有发现,明明这里是屋内少数的不利地带──只要反过来思考,应该很容易反向推测出我会选择躲到这里才对。”

 

  “考虑过。”爆豪啧了一声,承认:“最后二十秒的时候选了阳台。”

 

  “阳台?”绿谷面露古怪,语气也是。“该说不愧是小胜吗…‥说是有考虑,结果选了最极端的选项。”整个屋檐下最“不利”的地带。

 

  “吵死了,臭书呆子。”顺着当下位置,爆豪身体前倾,只手压在绿谷腿上,另一边推向他肩膀,在斜光构成的微暖几何间将人按到荫凉的壁板上,不良架式十足地恫吓寻衅。

 

  原以为那个书呆子在还手前会先回嘴,然而一片黑暗的视野中,爆豪只感觉绿谷空出的那只手伸向他颈后,接着猛地发力反击将人带倒在地。

 

  混乱间那浅金色的脑袋隔着绿谷手掌磕了一下地板。仗着视力带来的些微优势,绿谷有短短几秒骑跨压制到对方身上,正打算说点什么,却又在紧接而来的扭打中反被爆豪掀了下来。

 

  对于这次结果他们各自心有不甘。缺乏甩开差距的全面性辗压,根本连胜负都说不上──与此同时,却没有任何人比他们自己更清楚,依照眼下情势与彼此的进步速度,想要完全摆脱对方的追击与纠缠根本毫无可能。

 

  ──于是瞬时之间,他们在另一种意义层面较上了劲,谁也不服谁。

 

  一开始只是角力,然而或许是知觉被封以致感官变得过份敏锐,也可能略带发泄的初衷原就容易擦枪走火,一次胯间相抵后两人倏然从缠斗中清醒过来,同时顿住了动作。

 

  才把人按在底下的爆豪抬起膝盖,顶向对方腿间,总算确认了刚才感受到的异样不是错觉。

 

  正想伸手去摸,却在触及那轻微隆起的帐棚前一刻被人慌张拦住:“等、等一下!”

 

  “废久,你敢说这是不想要?”某人此刻脸上的表情,彻底体现了当初拿到执照第一年就冲上“看起来像敌人的英雄排行榜”前十名,完全实至名归。

 

  “等等、不要故意……小胜!”

 

  “嘁。”

 

  “不、不是不想──是现在不行。”

 

  “哈?”

 

  “那个……昨、昨天用完了。”握着对方的手腕,面对一脸爆发边缘的男友,绿谷吞了口口水,只能硬着头皮提醒:

 

  “保险套。”

 

  “……”

 

 

  BOOOOOOOM──!

 

 

 

 

 

 

 

 

 

 

  -TBC.-

 

--

由学霸情侣为大家演示一遍模范生式翻车

后来两人花了一点时间冷静下来(各方面


下一节盲人和聋人要出门了(对就是为了那个东西所以要出门

|・ω・`)若有想在超商货架上推荐陈列的类型欢迎留言底下ry


评论(38)
热度(277)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