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不可触碰(上)

⋄ 说明:对敌战斗间遭受重创的绿谷。受尽折磨狼狈不堪的两人。

⋄ 警告:本篇包含推动剧情用原创NPC反派角色。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分级:R

⋄ Author:RiAN日安

 

 

  晚间六点。

 

  爆豪胜己最后确认了一次事务所未接获新的通报,这才拎起自己的包,在今晚值班前辈的幽怨眼神与怨声载道中,踩着故意气人的悠哉步子走了出去。

 

  离开事务所,他拿起私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新进讯息或未接来电。

 

  绿谷出久近期参与进一个由警署策画的合作专案,出于保密协议与两人的职业素养,内容未多透露,只知道他忙。即使不去探问,从绿谷近日越来越紧绷的精神状态及拖迟的下班时间,爆豪也能估出这桩案子离收网不远。

 

  交往一年多,他们同居了将近一年,然而因为英雄的职业特殊性,有时各自忙起来,接连两三天都没机会当面说上一句。

 

  这阵子爆豪倒是难得的清闲,没有特别的专案或委托上门,除去例行巡逻,就端了一窝因进价谈不拢大打出手的禁药贩子中下游。

 

  正想给绿谷发个讯息,手机却先震动起来。

 

  他瞥了眼来电显示,随手接起。

 

  ‘爆豪,你下班了吗?’那端传来切岛锐儿郎的声音。

 

  察觉他语调间的谨慎,爆豪有预感,这通电话不会是什么邀约或家常。

 

  “刚走,怎么了?”

 

  ‘来一趟市警第一分局,我们在监控医护室。绿谷他现在……’

 

  随着线路那端声音至此,语句间分明没有停顿,爆豪却感觉自己的心跳微乎其微地缓了一拍。

 

  ‘……很不好。’

 

 

  ◆◇◆◇◇

 

 

  正处通勤的尖峰时段,路上人多嘴杂,切岛只得先匆匆告知绿谷被敌人个性击中、和目前暂无生命危险两项重点,其他细节留待当面解释。

 

  爆豪抵达的时候,发现除了切岛,在场还有另外两张熟面孔。

 

  他扫了一眼同专案的人选,猜出此次的案子应当带有地域性,这才符合这几人所处事务所的区位逻辑。

 

  目睹蛙吹梅雨脸上不忍心的表情、和丽日御茶子泛红的眼圈与糟糕透顶的憔悴,即使三人一语未发,那盘旋笼罩的低气压表露无遗。

 

  打从他们交往不久,在场几人就是第一批知情,爆豪没打算招呼寒暄,单刀直入:“废久呢?”

 

  “在监控医护室。”蛙吹回答。

 

  “为什么送到这里?医院没办法立刻让他接受治疗或手术?”

 

  英雄因公受伤,更合理的安排该是医院,监控医护室通常用于治疗收押期间受伤的罪犯才对。

 

  “我从头说吧,这样比较好。”切岛开口。“今天的攻坚围捕行动,我和绿谷是第一线战斗人员……也可以说是现场战斗指挥。

 

  这次的目标是本地一派禁药走私团伙、还有约在今日和他们交货的外国卖家。事前警方曾在通讯线路截获片段对话,因为讯号限制、内容断断续续的,但听清了买家曾提到‘强力武器’。我们针对这点考虑过各种可能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武器,因应做出人员配置安排。

 

  前来交货的只有两个外国人,一名是卖家、另一位是他的保镳。攻坚行动开始后,和预料的一样,那两名外国人没有和买家同进退的打算,趁着初始混乱期间,由保镳掩护着卖家、从包围网相对薄弱的一环强行破出漏洞逃亡。

 

  交易前他们带着两个箱子,离开的时候只拿走了买方装货款的手提箱。所以我们认为,那个‘强力武器’应该是买方准备、用来避免对方拒绝交货的手段,或者放在被留下的箱子里、也属于交易的一部份。

 

  不管怎么说,我的个性更适合用于防范这类武器。当下立刻做出判断、分成了两边作战,我与个性适应的英雄们留下来和警方一同镇压清场,由绿谷带着机动小组前去追击那两个外国人。”

 

  “我们三人是机动小组。”蛙吹举起手掌,接着说下去:“一开始不确定目标的个性,加上对方对地形不够熟悉、又是狭窄的巷战,我们维持包围的队形稳定逼近,准备伺机牵制进行束缚。后来、”她停顿了一下。

 

  “我不想找借口,但确实是我们对人实战经验不足……如果观察得更仔细的话,应该可以做出相应预判才对。小绿谷当下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但他大喊后退的时候,卖家已经扯破上衣发动出个性──是和午夜相似的类型。

 

  他释放出一种吸入后会令人短暂失去行动力的麻痹性毒素,感染范围扩散得异常快,我们刚想做出反应就已经中招了。”

 

  “除了废久。”爆豪开口,像是当下就站在现场目击一切。“他的面罩。”

 

  他对绿谷每一次的装备改良知之甚详。现今绿谷的面罩除了防毒滤嘴、增设有启用后能立即阻隔外部并行供氧的隔绝功能,虽说碍于面具本身体积与重量限制、时效短得不值一提,既然蛙吹提到绿谷预先看出敌方可能使用的个性,肯定会立即启用。在不清楚单凭滤嘴能否过滤敌人个性的情况下,势必多出了额外的时间压力。

 

  “嗯,小绿谷追了上去,想要速战速决。但敌方毒雾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视觉遮蔽,即将近身的时候,那名保镳突然窜出、挡在卖家前面……从我的角度看不清楚细节,只知道对方抓住空隙往小绿谷脸上抽中了一巴掌,同时发出一串音节。

 

  下一刻,趁着空档从街边抄起一只水桶的卖家立刻动手配合,把里面盛满的清水泼到了小绿谷身上。”

 

  “……我从来没有听过小久发出那种声音。”丽日轻轻开口。直到此刻,爆豪才听见她的鼻音多么浓重。“像被浓酸迎面泼中,或者扔进火堆……那种感觉。”她咬住嘴唇,忍住又一次涌上的哭意。

 

  和甜美柔软外表带来的第一印象不同,如今的轻灵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杰出英雄,她的个性特别适用于自然灾害等救护援助,也因此目睹过无数次原始大地的力量与恐怖,弥足少年时候的浮动、磨练出了越发强韧的沉着和冷静。

 

  然而此刻目睹她流露的悔恨与痛苦,却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蛙吹按住她的肩膀,一声宽慰也没有出口。

 

  要说有谁最为自责和不甘心,莫过于当时在场目睹一切的两人。

 

  她继续说下去:“虽然小绿谷硬撑着追了上去,但是……几乎已经称不上战斗,只是打算单方面地挨打拖住对方而已。支援人手很快赶了过来,为了掩护卖家逃亡,保镳没有时间下狠手,只匆匆扯下小绿谷的面罩,把手按到了他的脸上……那之后,小绿谷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支援小组也失去了目标的踪迹。”

 

  “事后才从被收押的走私贩那里得知,他们说的‘强力武器’,指的不是任何实质的武器,而是那名保镳本人──警方攻坚的时间点太巧、对方又卷款而逃,走私贩记恨在心,把所有知道的讯息都说了出来。”切岛接口。

 

  “警方整合供词比对数据库、再向走私贩核实,目前确认了荷籍卖家的身份、已经发出通缉令;至于保镳的真实身份仍然在查,但初步比对外貌特征和他特殊的个性……应该是这个人没错。”

 

  撑着最后一点耐性,爆豪接过了对方递来的平板。

 

  听见绿谷出事,他心急火燎地赶来;目睹几人彷佛筹办丧事的表情后,他们不直接让他去见人,反而隐约有些拦阻、拖迟着不让他进去。

 

  一般来说,这些说明等他亲眼确认过绿谷的情况再进行也可以,他们偏偏给出信息要求他先行接收──他也是个职业英雄,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对家属进行这样的处理他再清楚不过。

 

  光是现在爆豪仍站在原地,不提那与少年时期相比有所见长的心性,对眼前几人交付的信任已经不言可喻。

 

  “这是最后的了。”

 

  察觉出这点,蛙吹补充了句。

 

  “读完之后……小绿谷就在那里面。”她比向二号监护间的门。

 

  平板上是一页不长的个人信息,这份归档格式和警署惯用的不同,应是从其他数据库里特地调出来的。

 

  照片上的男人金发偏浅、肤色略深,眼罩遮挡了部分轮廓,仍能看出西方人长相。姓名栏上没有本名,只标示了“T19”的代号,是名佣兵──难怪警方一时探不到底。这种满世界窜的私人佣兵在专业技能上丝毫不输职业英雄,然而不掺道德判断的接案方式除了树敌更触犯法律底线,因此对个人身家保密至极。

 

  关于他的个性,资料上扼要地写了四个字:

 

  “不可触碰”。

 

  藉由无间隔碰触目标碰颈部之上施予个性,作用于脑部。自触发起,一切外在物体将对中招者造成剧烈痛楚;依据物体质性不同、对应引发不同类型与程度的疼痛形式。罗列当前已知的等级评比,给目标带来最大影响的为人体触碰,其次是液体。

 

  关于作用持续时长,档案上却没有留下明确纪录,只在最后标注了已知的最大时长约为七十二小时。

 

  将平板拍回切岛手上,爆豪走向二号监护间。

 

  没有人拦他。

 

  手往门边一碰,感应式门板识读出指纹,无声滑开。

 

  “──────……”

 

  眼前画面冲击了爆豪胜己的神经。

 

  伫立在原地,突然之间一步也迈不开。

 

  直至被撼摇到几乎分崩离析的意识与理智终于归复,机械式的脚步跨进监护间控制室,隔着透明的隔绝玻璃、终于看清了里头景象。

 

  ──绿谷出久,在业界以亮眼实绩逐渐崭露头角的英雄人偶,如今却像个残破不堪的朽坏木偶,赤身裸体地被一根缠缚手腕的吊索悬吊于空。

 

  金属吊索缚捆着绿谷左腕,拉起了左臂,使他整个人以一种扭曲的倾斜弧度悬在空中。他的脸部低垂、歪向右肩,略为蜷缩的身体伤痕累累,渗出了无数细密的汗珠,仔细观察,能发现那紧绷的体态不时泛过阵阵痉挛。

 

  他的右脚踮起,仅以脚趾部份着地,与被吊索拴住的左腕一同支撑了整副身体的重量;左脚则微屈朝后、前腕勾在右脚的后脚跟上,最大限度地避免碰触到地板。

 

  他脚下的金属板上淌着一圈湿渍,从范围与色泽来看、是集中后滴落的汗液,同时令人注意到,他身上某些并未被汗水浸透的肌肤浮泛出了隐约的白色结晶。

 

  观察室里的间接照明调得极暗,尽量不对他施予光照、同时维持能自控制室确认状态。

 

  “……他脱水了。”双手死死按在坚固的隔绝玻璃上,爆豪从咬紧的齿缝间挤出字句。

 

  “因为没办法补充水份。”蛙吹的声音来到一旁,那种不忍的情绪蔓延在低低的声色里。“之前试过让小绿谷喝水,但他……吐出来了,连同胃里原本的东西,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从触发那一刻起,‘不可触碰’的作用范围影响了整个身体,液体如果进入小绿谷体内,对他造成的危害和之前被水泼到是一样的,据说是如火焚烧的疼痛。虽然不是实质的伤害,可是……真的没有办法。”

 

  当初能硬生生扛住与O‧F‧A磨合期间肌肉神经骨头一并被揉碎的痛苦,绿谷出久对肉体痛楚的抗性已比大多数职业英雄更加深刻──饶是这样的他,在“不可触碰”的作用下,却连一片衣料或一滴水都承受不了。敌人个性的威力远比数据上寥寥数句的描述更具侵略性。

 

  “我们都明白这样下去不行,但是,就连点滴也不能派上用场,要是把外物直接打进他身体里的话,小绿谷恐怕……”

 

  如同将浓酸直接注射进体内,顺沿血管游走、向外渗透。即使打算在生理上给予抢救,这种痛楚与错觉造成的精神负担恐怕无法负荷。

 

  “试过使用气体让小绿谷失去意识,但痛苦感太过强烈、个性也对他脑部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没有办法顺利进入睡眠状态。

 

  小茶子很努力了,一直尽可能让他保持漂浮于空的状态。那段时间小绿谷稍微能和缓下来,可是出于个性特性的限制,毕竟没有办法长时间维持……”

 

  所以她一脸憔悴。先前爆豪曾留意,只是当下没有心思探询。从描述中判断、稍早的战斗她们并未实质卷入,她的状态不该如此狼狈。

 

  那是后来这段时间里,过份勉强地强行发动个性所致。

 

  FROPPY是个出色的救灾英雄。除了专业救助技巧与临机反应,最重要的特质是,她拥有让因遭逢灾变情绪失控的人们冷静下来的能力。

 

  “……多久了?”视线一刻也不曾从悬吊的人体移开,爆豪的呼吸频率仍显紊乱嘈杂,声音里几近撕裂的危险起伏却静灭了几分。“从他中招以后。”

 

  “七小时十三分钟四十七秒……从送到这里安置开始计算。”

 

  ──“磅”!

 

  一记重拳砸上了透明墙体,亏是特制的隔绝玻璃,否则此刻早已粉碎。

 

  “为什么直到现在才通知我?”

 

  “是小绿谷要求的。”蛙吹静静地看着玻璃另一端。

 

  “因为你是职业英雄啊,小爆豪。”

 

  ──“磅”!

 

  “说穿了,即使来到这里,也对案情起不了实质作用。你能做的事情,警方和同专案的英雄们都已经在进行了;小绿谷的情况确实很糟,但并不是撑不到你现在过来的状态──既然这样,有什么理由让一个英雄离开他的岗位呢?

 

  ……小绿谷是这么说的。”

 

  “磅”!“磅”!“砰”!“乓”──

 

  远比泪水浊重的液体绽裂而开。

 

  沾染了透明墙体,流淌下一道溢出铁腥的鲜红污痕。

 

 

 

 

 

 

 

 

 

 

 

  -TBC.- 

 


评论(32)
热度(463)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背景為西班牙攝影師Ángela Burón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