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Candy Crush

⋄ 说明:告白过后热恋初期,理智智商下降的甜度。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分级:PG

⋄ Author:RiAN日安

  

 

  以前在家被老妈逼着陪看电视的时候,爆豪胜己总对她热追的偶像剧不屑一顾。除了情节恶俗狗血,还常把情侣桥段拍得像恐怖片:一谈恋爱就开始掉智商。更别提过程忠实还原任何一部烂大街的恐怖片,老梗套路呼之欲出。

 

  直到今天他拿起手机,才发觉短短一个月,自己在无意识间、集点般把过去曾嗤之以鼻的行为几乎过了一遍。

 

  锁屏密码里悄悄藏匿进属于另一个人的重要日子;桌布是那人熟睡时、垂在枕上略微蜷起的指尖。以前从不在意的相簿如今上了锁,里面装满太多他不乐意被世上第三人看见的照片。

 

  而现在他点开屏幕,只为发送一条毫无实质意义的短句:

 

  【在干嘛你?】

 

  不到几分钟,对话框里收到一张照片,是枚手提袋倚在当地吉祥物旁边,背景是座车站内部。接着才传来一行行文字讯息:

 

  【买了特产!】

 

  【正要搭车回去,得搭三个半小时左右】

 

  【到的时候有点晚了】

 

  【大约十一点多】

 

  那端打字的节奏陷入沉寂,像在犹豫。

 

  相隔数十秒,终于按下了送出:

 

  【想见你】

 

  聊天软件里的文字讯息理所当然没有字型分别。

 

  看着这句话,却能想象对面那人声音变小的样子。

 

  其实他们明天有约,早在这趟出发离开之前就订了。

 

  然而除去智商下降,似乎还连带另一种副作用,把人变得像缺乏训练也未被教会耐心的孩子,每多一点点的等待、都成太过漫长的天方夜谭。

 

  ──幸好这些副作用症状,从来不只体现于单方一面。

 

  【过来】

 

 

  ◆◇◆◇◇

 

 

  绿谷出久背着背包爬上楼。

 

  楼里附电梯,但他精神有些疲倦,怕自己站在安静的小空间里不慎睡着,干脆一路走上去提振精神。

 

  过去三天的进修课程比想象中充实,实作训练时接触到几位以往只慕其名的英雄,也在合宿期间认识了些外校毕业的同届或前后期,这居然还能报出差和外地加给──尽管是政府政策的一环,绿谷仍对进修培训的福利印象深刻。

 

  也正因花了不少时间密集交流,尽管互动当下确实开心,过份透支专注与集中力的疲累也在和大伙道别后渐渐追债而来。

 

  来到大门前,他站在原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才伸手揿下门铃。

 

  虽不是自己的租屋,其实他有钥匙,甚至现在就带在身上;但出于某种说不上来的原因与默契,他还是按响了门铃。

 

  不出几秒,显然并未经过从客厅移动到玄关的距离,门被人打开。

 

  光线从门内洒泼倾泻,映在湖水绿的眼底,伴随他无比熟悉的浅金。

 

  沉默就此舒开在将近午夜的空气里。

 

  有那么几秒,除了锁在对方脸上的视线,他们之间一句话的交流也没有。

 

  直到手臂被人扯了一把,绿谷略带踉跄地跨入门内,几乎跌进对方胸前。

 

  他抬起头,却遇上爆豪低下来的脸,两人原想出口的问候顿时被对方的气息给迷惑。以致早于任何一个字句之前,他们先尝到了对方的唇与舌尖。

 

  回过神的剎那绿谷僵在原地,雀斑底下脸颊噌地红起,这才发觉自己双手不知什么时候攀上了对方肩颈,突然之间收回也不是、搁着又感到别扭,最后一动也不敢动;从爆豪环在他腰间的手突然顿住来看,他也相去不远。

 

  来不及思考就亲上了,他们像两个课程还没学全的航训员,不小心拔地腾空,接着才想起他们根本还没学会该怎么降落。

 

  舌头动不了了,但出于近乎大眼瞪小眼的微妙,谁也没有先把唇移开。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后来是脸皮更薄的那个先撑不住,鸵鸟一样把头朝下埋。只是他立刻就后悔了,两人靠得太近,一低头他抵到对方锁骨,总感觉脸上热度也熨了过去。

 

  爆豪也没动,就这样抱着他站在玄关灯光下。简直像座可以直接搬到美术馆展出的现代艺术,题名“两个傻瓜”。

 

  “我……我回来了,小胜。”终于是绿谷下足决心,回头捡起被他们掉在半路的问候。

 

  只是他这决心下得不够坚定,直到说完也没好意思抬起头。

 

  “嗯。”

 

  “进修很有趣!认识了不少人,课程安排又扎实──等等给你看笔记。”

 

  “喔。”

 

  “伴手礼在背包里,怕下车忘记带先塞进去了。应该没有压坏……”绿谷忽然有些不确定,“……吧?”说得自己紧张了起来,“虽然在车上抱着背包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一下……我应该没抱太──”

 

  “喂,废久。”爆豪打断他,语气里又掺进了莫名的浮躁。

 

  “诶?”

 

  “抬头。”

 

  不容置疑的祈使句令绿谷下意识照做,结果是──他以为──他们又重蹈了一次覆辙。

 

  “唔……!”这次的吻结束在突来的重心变换。

 

  绿谷身上一轻,他的背包转眼被卸下来搁在玄关,他自己则像米袋一样被人扛到了肩上。

 

  他在竹马肩臂上挣扎了一下,念念不忘他的背包。“伴、伴手礼要冰起来!”

 

  “晚点行了吧。”不走心的嗓音听起来有些敷衍,明显不太在意伴手礼的安危。

 

  绿谷纠结。

 

  他被爆豪扛了一路,最后一把扔进浴室里。“满身烟味臭死了,洗干净点!”

 

  “哈?”绿谷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可能的来源。“刚刚穿过了一群喝完酒出来抽烟聊天的大叔旁边,还有等车的时候……味道有那么重吗?”

 

  得到的答案是砰地一声关上的浴室门。

 

  刚才穿行的时候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绿谷硬着头皮屏气走进那丛白雾,直到现在一闻肩袖才发现确实沾染上了,连忙脱下来扔进洗衣篮里。

 

  这么说起来,头发一定也……他恍然大悟。

 

  弯腰刚拉下内裤,浴室门冷不防又被打开。

 

  “……”

 

  “……!”

 

  一红一绿两双眼睛怔愣对视不到五秒,绿谷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砸到脸上的浴巾打得整个人歪了一下。“唔呜!”

 

  洗衣篮被拖动的声音响起,等他好不容易摆脱浴巾,浴室门已经重新又“磅!”地一声关上了。

 

 

 

  绿谷洗好澡出来时,屋里大灯已经熄了。

 

  他围着浴巾走回玄关,发现背包已经被打理过了,伴手礼好好地放进了冰箱,换洗衣物连同刚才脱下来的衣服正在洗衣机里打转,还有十分钟洗程。

 

  ……除了内裤。

 

  没来得及放进洗衣篮的四角裤最后以手洗作结。

 

  他蹑手蹑脚走进房间,房内只开了床头灯,从绿谷的角度看不清爆豪睡了没,只知道对方躺着。

 

  绿谷从衣柜拿出之前留下的衣物穿上。柔软的睡衣料子及宁静柔和的卧房氛围勾起了方才被热水冲走些许的困意,他打了个呵欠,揉着眼睛走回去蹲在洗衣机前。

 

  关灯爬上床的时候,被窝已经相当暖和了。

 

  想着不能吵醒对方,指尖却仍忍不住探了出去,触及爆豪的手臂,顺着臂肌线条悄悄下移,最后穿入对方指际。掌心对着掌心,十指相扣。

 

  那一刻,所有疲倦伴随着真正的松懈席卷上来,绿谷几乎睡了过去。

 

  “晚安,废久。”

 

  沉入梦境岸沿时,耳边隐约有道声音说。

 

  他以为自己有开口,实际上只是嘴唇动了动,伴随一道浅浅的气流。

 

  不过,爆豪还是听见了。

 

  “……晚安,小胜。”

 

 

 

 

 

 

 

 

 

 

 

 

--

把人扔去洗澡的爆豪少年……其实只是很需要冷静一会ﺕ

 

初期什么都会显得好,等相处的时间拉长,性格本质上的摩擦才慢慢体现

总之趁现在先让以前一心扑在训练上的纯情少年们热恋一下(〃◡〃)


关于crush

crush。如果查字典,它会告诉你,这是“压碎、碾碎、压垮”的意思。后来我到了美国,才知道它作为名词,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短暂地、热烈地但又是羞涩地爱恋”。比如,“I had a crush on him”,就是“我曾经短暂地、热烈地、但又羞涩地喜欢过他”。

评论(25)
热度(465)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背景為西班牙攝影師Ángela Burón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