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Chilly Chili

⋄ 说明:19岁的爆豪与绿谷,从陌路走到一路的告白日。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分级:G 

⋄ Author:RiAN日安

 

 

 

  如果在两年或更早之前,有人对绿谷出久说:将来他会和他高中同班的竹马交往。绿谷百分之一百二十会认为对方是输了什么赌注只好硬着头皮大冒险,而那个大冒险的题目百分之两百是“一句话内激怒爆豪胜己”。

 

  ……之类的。

 

  一年级深夜那一战之后,他们彼此的芥蒂与歧见确实有所消弭,但这并不代表两人就此走上握手言和甚或志同道合的康庄大道。

 

  从稍有别扭到不尴不尬,渐渐地偶尔会就任务或战斗上的事实进行交流;直到三年级,绿谷才终于隐约感觉能和对方站在对等地位沟通。

 

  那段时期他们的关系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那份关系叫“同班同学”。

 

  并在不久之后转为了“同期校友”。

 

  毕业后,A班同期各奔东西,投入职业英雄第一线的战场。就职于不同事务所、他们也不是亲近到会私下联络的交情,对于对方近况的理解还是来自于媒体报导或英雄网络,不远不近,称不上好、说不上坏。

 

  ──直到他在医院里意外碰见他。

 

  若说深夜那一战让爆豪知悉并保有了绿谷的秘密,医院那段日子,则让绿谷目睹并保有了爆豪的。

 

  当一个人此生最大的弱点被握在另一个人手中,其后却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安稳过活,那么,他们之间再怎么说、也不会是形同陌路了。

 

  绿谷还记得,当初是自己的提议。

 

  离开医院的他们一身轻松,他随口问:“要去吃饭吗?”

 

  只是饿得狠了,他没有多想,甚至没想过爆豪会答应。

 

  以致踏进料理店之前,绿谷全程都有点忐忑。

 

  从来没有和对方单独同席的经验,绿谷原本以为气氛会有些古怪,然而托了店里电视的福,一面看着新闻下饭,餐桌上的交流竟然还不算太冷清。

 

  那之后,他们算是拾起了联络。没再断过。

 

  来年初春某个空气凛冽的上班日,绿谷收到爆豪的短信,问他二月十四号那天有没有空。那阵子有部号称真人事件改编、广告宣传强势主打,引发了万众期待瞩目的传奇英雄电影正要上映。

 

  短信上说,事务所发放福利给了两张试映会的票,问他看不看电影。

 

  ‘谢谢!我要看!’

 

  回完短信,绿谷转过头,满脸不好意思地把自己刚从前辈那里拿到的厂商赞助票还了回去。

 

  那天看完电影,直到走回车站,他们一路上都在争论不休,两方都认为自己的战术能帮主角在大决战里取得更好的实战效果。

 

  最后他们得到了共识:不管采取哪个方案都比导演版本实用,便当起码可以少发三个,但剧情八成也会因此减少十二分钟。

 

  他们在地铁站前道别。绿谷搭的是地铁,爆豪还得往前一段走到公车站。

 

  目送对方的背影,绿谷站在原地,纠结又纠结,犹豫又犹豫,花了整整五秒才终于鼓足勇气,喊出一声:“……小胜!”

 

  “?”

 

  那对锆石红的眼眸回头望来,爆豪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等候下文。

 

  “我……”绿谷吞了口口水,走近过去,手往提了一整晚的纸袋里摸。“我有东西想给你。”

 

  他递出一个掌心大的精致硬盒,深棕盒身外以浓金偏橙的缎带裹束,在中央开出一枚大小适中的蝴蝶结。

 

  “是辣椒巧克力。”绿谷比划着烫银线条勾勒的品牌LOGO,解释。“一开始我也觉得听起来有点奇怪……不过柜台小姐极力推荐。确实很好吃,我想是小胜也会喜欢的口味。”

 

  爆豪盯着那枚纸盒,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想法,也没有伸手接。

 

  绿谷站在原地,觉得自己指尖随着每一秒钟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冰凉,然而那和寒冷的天气并不相干。

 

  “喂,废久。”终于爆豪开口,总是透出压迫感的视线逼向绿谷的脸。

 

  “嗯?”

 

  “送出了多少像这样的东西,你今天?”

 

  “……”绿谷眨眨眼,感到一股热意从毛衣底下沿着围巾向上蒸腾,氲红了他的耳根。

 

  他撇开视线,半边脸埋在围巾里,咕哝出答案:

 

  “一个。”

 

  “哦──”某种情绪掺和进爆豪声嗓,听上去像是不怀好意,带起了上扬的尾音:“送了本命巧克力啊,废久!”

 

  “……”被戏弄了。而且被笑了!

 

  “要想我收下的话,少了句什么吧──哈?”那端微弯下腰,凑近围巾用额头把那团海藻绿顶出水面,剎那间简直志得意满过了头的脸近距离抵着绿谷不服气的表情,弯起张扬弧度的嘴角支出了命令句:“快说,废久!”

 

  “要说什么?”回瞪那双太过意气风发的锆石红,绿谷突然觉得几十秒前自己内心奔腾过的所有紧张和少年情怀都很傻。对方可是那个小胜,冒什么少年情怀?自己一定是最近任务太少,想得多。

 

  爆豪一语封杀了他所有含糊带过的可能:“求本大爷接受你的告白,说你喜欢我。”

 

  “嗯。”绿谷开口:“‘你喜欢我’。”

 

  “谁让你说这句!”他的竹马立刻就被激怒了。“谁喜欢你了,白痴!”

 

  “星期天就星期天,简讯里还特意说了二月十四的不就是小胜你吗!”

 

  “老子这叫描述明确,一年至少五十二个星期天!”

 

  “你写了两次!”绿谷气极,戳破他那点小心眼。“还说当天节日街上人潮特别多,要我早点出门不准迟到──都暗示到这种地步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打出‘情人节’算了,小胜一点都不坦率!”

 

  “你就坦率了?”爆豪反唇相讥,“巧克力捏在手里捏了一整个晚上,差点就没递出来了吧。”

 

  “这不是给你了吗,到底要收不收!”绿谷把包装盒尖角戳在对方胸口。

 

  “诚意呢?那句话到底要说不说!”爆豪虎口抵住他下巴,一掌握住绿谷两边脸颊。

 

  即便被人像揉包子一样拧住脸,英雄人偶仍梗着脖子表达绝不向恶势力屈服的坚定立场:“说几次都可以。你喜欢我,你喜欢我,你喜──……”

 

  ……

 

  绿谷有点恍惚。

 

  大约初中时他想象过所谓的初吻场景。但那个场景里并不包含自己被捏成章鱼嘴的脸,当然也没有把他的竹马放在正对面。

 

  直到脸被放开,绿谷仍然没有缓过神来,只是呆呆看着那张距离不到几公分的熟悉轮廓。故作镇定、上头却略微泛起他从未见过的红晕,一点都不“小胜”的表情。

 

  “──我喜欢你。”或许是那个吻,也可能是此刻对方脸上的表情,绿谷觉得自己像被某种无法防范的个性蛊惑,明明上一秒还想着不能这么轻易地如这得意忘形的家伙所愿,下一刻他的心情却已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

 

  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直直望进对方眼睛,控制不了脸上的热度攀升,冲击比吻更甚。

 

  “……”

 

  经过几乎有一整个世纪那么长的凝滞,是绿谷先回过神。

 

  他深吸一口气,敲门似的用巧克力叩了叩对方心口。“你呢?”

 

  爆豪握紧他手背,打住来自包装盒尖角的物理攻击。“我怎么?”

 

  “小胜也要说啊……”绿谷嘟囔。“好狡猾。”

 

  逼他开口,自己却在装傻,太不讲道理了。他有些悻悻地垂下头。

 

  下一刻,他冷不防被人单手按进了怀里。互抵的胸腔被那结实包装盒的尖角戳着,硌得生疼。

 

  “喜欢。”

 

  有力的手掌按着他脑袋不让抬头,绿谷的脸被迫埋在爆豪大衣帽沿那圈镶毛边。耳边传来对方的声嗓,平平板板,说不上情愿,却也不是不情愿。

 

  “爆豪胜己,喜欢绿谷出久。

 

  ──满意了吧。”

 

  “……”

 

  绿谷瞠大双眼。

 

  在任何情感意识反应过来之前,眼泪已经抢先夺眶而出,浸湿了周围柔软的毛料。

 

  “呜……”错纵交集的情绪太过澎湃,无以描述的激动来到尽头,最终一个音节也没能好好地发出来,只得把脸埋在对方肩膀,使劲点了点头。

 

  “有什么好哭的?”

 

  他的新晋男友语带不耐,为这段方才底定的关系所付出的最大努力与诚意,似乎体现于不在交往的第一分钟内行使暴力。

 

  “──爱哭鬼。”

 

 

 

 

 

 

 

 

 

 

  -Chilly Chili -

 

 

--

总觉得出久当时要是胆敢说他送了超过“一”的数字,下一秒巧克力会被打到地上(可能人也会)

因为咖酱是个小气鬼('▽'〃)

 

 

找了一阵子终于找到喜欢的虹膜描述方式(´∀`ʃ♥ƪ)

之前想着宝石红、又觉得有些直白;

关于红锆石的色泽概念,推荐参考一搜Red Zircon。

 

关于医院那段日子是拟设的虚构段落,剧情已经建好了大致架构,细部还在斟酌,之后有时间有机会写。那段日子没什么CP成份,只是脑中理想能使两个陌路人走上一路的过程。

评论(71)
热度(680)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