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三B方程式(下)

 防雷:任务Paro,轻快全员向。微轰出微胜出。

 ✁上篇中篇

 ──────────────

 

  节奏加快的欢腾背景乐下,蓄势待发的拍卖品们依循右进左出的动线一一上台,有人用上了那根钢管,有人纯以舞步和地板动作挥洒费洛蒙;要说有什么共通点,当然就是“脱”。

 

  或许经过主办单位事先要求,不论个别发挥的短节目如何安排,一到台上,男性拍卖品们首先会脱下外套再开始自由发挥。

 

  男性们身上一色穿着复古间混搭前卫风格的正装,外套一脱,主办单位的设计巧思展露于下,主彩不同的纯色衬衫提高了个别拍卖品的记忆点,佐以类型迥异的单品点缀。

 

  衣物材质应该经过特殊准备,或者在接缝处预先动了手脚,否则──目睹那位三号拍卖品结尾前一把撕破自己身上衬衫连同外头的马甲背心,爆豪质疑地往对方瘦弱的身板扫了一眼──单凭这些富二代的身体素质,大概很难达到主办单位期望的舞台效果。

 

  当主持人的声音终于喊出十六号,底下鼓噪声浪已经只剩礼貌性质了;比起男士脱衣卖肉的较劲,不可否认、观众们还是更期待肚皮舞娘的展示环节。

 

  而十六号走进舞台的样子也不负众望地充满了过场感。

 

  缺乏新奇感或互动性,简洁的步伐甚至没有踩到拍点;他站在舞台中央时的表现就像在裸考一科考题叫“外套脱掉”的期末测验,现场交出没指望及格的苍白答卷。

 

  不过,脱去外套倒是替他刷回了一点关注:不论男女,人的注意力容易受符合美学比例的身段所吸引。显然主办单位深明此道,才为他准备了这身。

 

  纯色墨绿的衬衣下沿甚至收得比仅及肘间反折的袖口更短,展示出精实柔韧的少年体魄;蕴藏着爆发力的身体线条上找不出丝毫曾到健身房琢磨的刻意,每一道利落的雕凿都透露了对实用性的专注追求,经年累月,应运而生。

 

  隐约露出的人鱼线收于皮质吊带短裤,留一截空隙裸出膝头。膝下那圈吊袜带营造了束缚感,坠夹拎住底下描出腿部轮廓的黑袜上缘,掌间手套则与短裤同质同色相互呼应。

 

  两名队友站在台下,对气氛的转变感受得格外清晰:这一刻,观众们几乎原谅了他出场时的乏善可陈,甚至生出几分期待。

 

  ──对个下一科也打算裸考的倒霉卧底来说,这可称不上喜闻乐见。

 

  ‘绿谷,你打算怎么做?’

 

  台上那人拎着外套往左走去时,通讯器里响起了轰谨慎的询问。

 

  只见表演者的嘴唇几不可察地动了一下,那端传来含糊的回答:

 

  ‘单杠……和起立蹲下。’

 

 

 

  ──时间倒回到稍早。

 

  随着开幕式逼近,周遭纷纷站起来进行热身准备和练习的拍卖品们、终于让绿谷认知到17号所说的不是玩笑。

 

  “你该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16号?”发现他整个人变得无比僵硬,17号搭住他肩膀。

 

  “主办单位没告诉我有这种环节……”这是真话。

 

  “漏掉了?嘛、其实也没关系,那就上去随意摆动一下吧。”

 

  “就算这么说,”从学龄前就立志成为英雄、从未分心过一丝半点的少年焦虑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你该不会是那种──‘理论派’之类的吧?”17号露出若有所悟的感兴趣眼神,“做任何事情前都要先做功课,直到觉得自己准备好为止?”

 

  绿谷下意识想反驳。然而嘴巴张开了一会,又吶吶闭上了。

 

  “我来帮你吧。”同情地拍了拍预备英雄彻底垮下的肩膀。17号食指比向自己,毛遂自荐:“让我教的话,你只要会两个基本动作就够了。”

 

  “是?”

 

  一晃手指,大师开示:“先蹲下,再站起来!”

 

  “……诶?”

 

 

 

  ──回想结束。

 

  绿谷站在杆子前,维持侧对观众的角度悄悄做了个深呼吸。

 

  17号说是教,其实就只是指定了几个锻练伸展和肌耐力时常做的动作,拿着表读他动作到位的秒数,临时凑出个大约三十秒的组合。热身后他在等候室练习过一次,握住钢管的感觉还不差,就和17号告诉他的一样:只是转了九十度的单杠罢了。

 

  右手握上比额顶略高的地方,皮鞋迈开,绕着钢管走了一圈略作掂量。

 

  忖度后,只见少年右手拇指朝下改以反握,一前一后的双脚微屈蓄劲,略为倾下左手以相同方向抓住膝侧附近的管身,接着,他两脚踏空踮起、头下脚上,单靠着双手的掌撑,撑起身体完成前翻,右脚如羚羊奔蹄半屈,左腿伸直、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违逆重力的宁静圆弧。

 

  像日轮。

 

  随着翻转,背后裸出的腰身弧度优美,散发纯粹而直率的力量气息。

 

  左脚微弯迎回地表的同时,继之拉直的右腿在空中画出了第二道圆,同样俐索地安然落地。

 

  顺着触地的去力方向,他放低自己、顺势演变成蹲姿。而后左膝朝外一翻,带去力道由侧对观众转为背对,维持双膝劈开的止势,略微翘起的臀间抵着钢管,双脚撑起重心、以接近马步蹲跨的取巧施力缓缓站起。

 

  “……────!”

 

  底下观众静默不到一秒,随即爆出了热烈的掌声与欢呼。突来的浩大声势吓得背台离开的表演者踉跄了一下,有些发窘地回过头,朝台下挥了挥手致意才走。

 

  ‘……’

 

  “……”

 

  ‘爆豪,那是你们小学体操?’受到文化冲击的焦冻少年似乎可想打听两人当初念的哪间小学。

 

  “那个──废──久──!”被眼前耳边这俩混帐接二连三地激怒,酒红正装的预备英雄掌中火光一闪,视线左右逡巡,前所未有地指望起那名炸弹客当真在场,而且最好马上现身。

 

  ──他现在迫切地亟需爆破些什么。立刻。

 

 

  ◆◇◆◇◇

 

 

  走下台后,虽然听得见通讯器里队友的反应,但碍于身旁有其他拍卖品在,绿谷一个字也没办法回答。先前没搭理过他的女声此刻招呼了一声,似乎是透过投映的转播看完表演后对他有些许改观。

 

  “想不到你还锻炼得挺结实的,16号。”

 

  “就是呢,那种动作也能做得那么轻松。”

 

  绿谷道了谢,尴尬地避开对方伸过来想摸一把自己腰间的手,“12号小姐……和8号小姐,妳们怎么了?”他留意到8号正以纸巾按着指头,12号亦然,区别只在她是按住臂肘处。

 

  “不知道是哪个工作人员不小心,大头针留在衣服里了。”8号抱怨。“穿上的时候没注意,直到刚刚被扎了一下。”

 

  12号稍微掀开纸巾,让绿谷看她手上的伤口,小小一个点,但似乎扎得挺深。“真倒霉。还好衣服没弄脏,不影响上台。”

 

  正说着,一名工作人员拿着医疗箱走了进来,尽快替两人伤口消毒敷药,贴上隐形OK绷。完成简易护理后,她们跨开色泽灿丽的裤脚,往后台匆匆赶去。

 

  见工作人员收拾起医疗箱要走,绿谷追上去确认了对方当时正好全程在场,进一步询问:“请问、扎到人的那两根针呢?”

 

  “你这么一说……”工作人员露出有些迷茫的神色,看了一眼四周与地板上,一无所获。“我也不清楚。她们被扎到当时喊得很响,场面有些混乱。”

 

  “‘衣服上的大头针’,一开始是她们自己说的吗?”

 

  “我想想、”等候室里没有摄像头,工作人员只能尽力回忆先前没曾留心的细节。“那时候她们喊了起来,马上有人问是怎么回事……”他皱紧眉头。“……对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大头针落在衣服上了吧’,还抱怨‘主办单位真不小心,之前漏掉通知有表演环节,现在还出这么一出’。”

 

  ──!

 

  绿谷立刻抬起头,仔仔细细环顾了一遭。

 

  然而一如预感,他在等候室里并没有捕捉到那个人的身影。

 

  “可恶……!”绿发的预备英雄离开等候室,发动个性疾奔过饭店走廊。饭店顶楼是不连通的两个部分,只能从底下楼层穿过再朝上走;一侧是客房区,另一边则是宴厅与厨房,等候室、预备品间、杂物间、及整装间。

 

  他冲回原点,一把扭开了整装间门板。

 

  “──啊啦、来了。”窗台上,17号拎了个背包坐在上头,冲着他笑。“比想象中的慢了一点呢。”

 

  他背对着大面敞开的窗户、其外不见本该存在的安全围栏。

 

  高处的风吹了进来,扬起鸟喙面具两旁的发丝。

 

  “你到底是谁!”质问出口,绿谷脚下没停、刻不容缓地冲向对方。

 

  从一见面他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对方似乎认识自己。

 

  然而17号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嘻嘻,下次再一起玩吧♡”

 

  身体径直朝后一仰,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抛进了几近失速的坠落之中。

 

  “英──雄!”

 

  “……!!”

 

  抢在最后关头、绿谷拚了命朝前一跃,伸手攫取对方的脚踝──

 

  “痛……!”

 

  指尖隐约擦过对方鞋面,然而先前硬是起跳的时机过早,舍命一搏的英雄未能如自己预料跃出窗外,反倒被框棂绊住、髋骨一带狠狠撞上了窗台。

 

  就这么一秒的耽搁,待绿谷忍着疼痛重新探头,对方已经凭空消失,完全不见了踪影。

 

 

  ◆◇◆◇◇

 

 

  尽管意外衍生出案外案,这次的委托总算不过不失地落幕了。

 

  就在绿谷试图追捕17号的同时,负责外场维安的两名队友揪出了那名恐吓犯。据他们说法,整体过程既不惊险、也毫无悬念。

 

  趁主持人炒热气氛把主题从男性拍卖品转场到女性拍卖品身上时,那名青少年鬼鬼祟祟地凑近舞台左侧,在台边放下了自己的手包。

 

  没等他站直,便被两道充满压迫感的人影一左一右兜头笼罩。

 

  “站住。”

 

  右侧一寒,严霜沿着裤脚窜入,以旁人难以察觉的幅度冻住了他的动作。

 

  “我倒是、想看你轻举妄动──”

 

  左边肩膀则被人按住,劈哩啪啦爆出一阵恫吓性十足的纷飞火星,有些甚至烧焦了他的鬓发。“──只要动一下。”而接在那之后的下场不言可喻。

 

  还没出道就遇上真正的不良,那名初中年纪的恐吓犯一个哆嗦,怂了。

 

  那枚手包里装有一枚简易的自制炸弹,当场成了铁铮铮的物证。由于台上拍卖品正进行表演、加上两人弄出的动静不大,竟没在现场引起丝毫注意或骚动。主办方很快派人过来,将少年犯连同炸弹一起不着痕迹地移出了会场。

 

  当日稍晚,几人回到雄英会合并进行任务汇报。

 

  根据午夜的后续联络及转述,那名少年恐吓犯的动机和他所做出的炸弹一样幼稚,即使真的被引爆,除了惊慌以外、不至于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绿谷问。

 

  “说是不想要喜欢的青梅竹马大姊姊上台,而且零用钱不够,没办法竞标、但又不甘心对方和别人约会──之类的。”

 

  “就为了这种理由……搞出这么大动静,一点分寸也没有啊。”

 

  “妈的,从头到尾,都跟闹剧没两样的垃圾任务!”

 

  轰没有表示什么,但从他脸上的表情看来,干出这种事似乎称不上是富二代间的常识。

 

  “话说回来,”比起点评,午夜似乎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你还穿着拍卖品的衣服啊,绿谷?就这么喜欢新风格吗?”

 

  遭受队友一左一右包抄而来的侧目,被夹在中间的倒霉卧底慌张地摆手否认,连忙解释:“因、因为背包被17号拿走了,连同原本衣服也……”

 

  “说到那个17号。”始终在旁安静聆听的相泽看了眼手机,转述最新的后续消息:“半小时前,主办方在S饭店房间里找到了原本作为17号拍卖品的长谷川,从被发现直到现在仍然昏迷未醒,不过已送医确认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但从他的身体数据,医生研判长谷川至少昏迷了超过八个小时。

 

  以此推断,绿谷碰上的那名‘17号’,并非长谷川本人。”

 

  “果然……!”直面过对方的少年凝起眉。

 

  “这名‘17号’在展示环节并未上台,全程不曾在监控录像里留下踪迹。

 

  虽然不清楚对方意图,不过根据绿谷及等候室工作人员的证词,两名女性拍卖品会受伤,应该与那名17号脱不了关系。或许另有目的,但目前除了通知警方及当事人注意这点,没有办法采取其他措施。”

 

  “……嗯。”尽管疑云重重,心底也满是不甘,然而瞬时间别无他法了。

 

  案子本身像桩闹剧,衍生出的支线又没有下文,搞得三名预备英雄或郁闷或窝火,脸上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别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你们几个今天刚完成了一桩委托啊!”午夜两手拍了拍,“拖监控录像的福,绿谷人生第一次的即兴钢管演出可是被全程录下来了。帮你寄一份回家、让绿谷妈妈欣赏下英雄工作时的帅气姿态怎么样?”

 

  “拜、拜托不要!”

 

  “喂,寄一份给我。”不管标准再怎么放宽,眸色鲜红的预备英雄脸上此刻的表情绝对都能归类为“不怀好意”。“回头放给臭老太婆看──当然是看本大爷从事英雄活动的英姿,闭嘴废久。异议驳回。”

 

  轰跟着对午夜扬起手掌,“那么,我也……”

 

  “你们的打扮和现在没有差别吧!别留着别人出糗的样子啊──”

 

  “这不是很好吗?毕竟所有顶级英雄,从学生时代开始,都会留下一些轶闻为人所知!”

 

  “老师──!!”

 

 

  

  ◆◇◆◇◇

  【尾声】

  

  “发生了什么好事吗,小被身子?”

 

  “心情变得很好嘛?早上被治崎使唤出门的时候明明一脸不情愿。”

 

  “最棒的事情──我今天啊,和喜欢的人约会,还一起跳了舞喔♡”

 

 

 

 

 

  -〈三B方程式〉 -

 

 

 

--

感谢阅读到这里,如果这篇全员搞事向的衍生能为你带来一些阅读乐趣就太好了

一如既往,任何想法、心情或抓bug都欢迎和我分享(❁´ω`❁)

 

小久的表演形式反复修改琢磨了一阵子,希望有传达到那种氛围。

 

上一篇评论有人猜到了17号是谁,太厉害了!

因为仿冒对象的性别和被身子本人不同,虽然有给线索但一度以为不会往那里猜;怕爆雷就没有在那里回复了,想留予完整的阅读体验:D

评论(27)
热度(298)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背景為西班牙攝影師Ángela Burón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