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三B方程式(中)

 ✁防雷:任务Paro,轻快全员向。微轰出胜出

 ✁上篇

 ──────────────

  

  午夜嘴角一勾。“身为英雄,有对求助的人说‘不’的道理吗?”

 

  相泽不为所动。“对于可避免的非必要风险,早已知悉却不去规避,反倒要求英雄赌上性命担保他们的娱乐安全──这也称作‘合理’吗?”

 

  场面一时有些凝结。

 

  尽管对那种场合充满吐槽,一听说是任务委托,三人早已预作过接下的心理准备;但信赖的导师从头到尾持反对意见,此刻又听见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使他们一时难以判断当中的对错优劣。

 

  “……所以我说‘过度保护’了,橡皮头。”午夜出了口气,表情严肃。

 

  “听好了:‘英雄’是一个信念,但‘职业英雄’是一份工作。你们都明白英雄职业背后的产业链。除了委托报酬,主要脱离不了明星化的趋势。

 

  吸引厂商及广告商注资、打造个人品牌形象,进而为厂商吸引作为消费者的一般民众,才让‘英雄’这个行业有了今天的规模和能见度。

 

  在成为职业的之前,培养英雄的各校英雄科也是投资重点,过去训练课程中你们多少也感受到了吧?想要培养一流的人才,除了师资,相应的场地、设施、耗材也必须提供最高效能的质量,光凭学费和政府补助不可能供应得上。

 

  校长扛下了所有压力保障教学自由,但资金是非常现实的课题。

 

  这次发出委托的主办方、和底下参与宾客,就属厂商的一环。找上雄英当然是冲着名气来的,也多亏过去雄英毕业生擦亮了招牌。

 

  如果可以的话,稍微圆滑一点、试着考虑过学校的立场吧。

 

  这也是另一种‘必要的虚伪’,不是吗?”

 

  “……”少年预备英雄们垂下视线,盯着桌面,陷入了各自的思考。

 

  相泽坐在一旁,没有出声反驳。变相默认了午夜所说的资金现实。

 

  他是讨厌和媒体及厂商打交道的低调英雄,对于职业有自己沉默而执着的坚持,但这不代表他就能跳脱出这个已经偶泛检讨声浪的病态产业链。情势所逼,他也曾经妥协。

 

  然而眼下,在英雄之前,现在他是一名导师。

 

  只要这些学生还在他门下,替他们撑起一片保有最后任性的空间,这种事情还做得到。

 

  午夜说得没错,这个社会拒绝接受英雄说“不”,但那又如何?他们都还只是预备英雄而已。两名教师都没有提及,倘若三人拒绝,他们将得扛起在明天前想出应对之策的压力。

 

  除了作为教师的体贴,更重要的是──

 

  他们可是“英雄”,职业的。

 

  “我加入。”率先打破沉默的,不出午夜预料,是半红半白发色的少年。“昨天通电话的时候,听说了原本这个‘角色’想找八百万的事情。”

 

  经他一提,邻座二人跟着意识到,考虑到个性应用与身家背景,八百万百确实是另一个适当人选。

 

  “没错。”午夜证实。“轰负责的角色涉及本人的身分限制和前提。一开始虽然考虑过八百万,不过在征询她本人意愿之前,八百万家就先回绝了。理由是场合太过轻浮,有损家族形象。

 

  虽然安德瓦对此没有意见,不过作为那个圈子的一员,如果你想为自己的形象考虑,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种事情无所谓。”收回下意识往左飘去的目光,轰专注回应午夜的视线。“他们打算怎么看,都不影响我原本是什么样的人。”

 

  “不错、不错!”午夜赞许,“相当有觉悟嘛。”

 

  “我也……”一出口才察觉声音不够坚毅,会议桌最左侧的预备英雄稍作停顿,深吸了一口气:“我也加入。”尽管在抬眸触及投影幕上的示意图时,那口气还是没能憋住地泄了出去。

 

  虽说英雄就是要突破极限,但在今天之前,绿谷从未想过那还包括了突破羞耻心的下限。

 

  “要是回绝的话,老师们那里、也会承受压力吧。”

 

  “关于这点,不必你来考虑。”相泽打住这种思路。“依照自己的意愿做出独立判断,绿谷。”

 

  “嗯,我知道。”少年回以自知有些不自量力的赧然神色,“明明知道,却仍然忍不住去想,然后也列入成了考虑条件……因此,这就是我的‘独立判断’:

 

  我要去。”

 

  虽然老一副嫌麻烦的样子,这不是、和学生相处得很不错吗?望着神情有些阴沉不定的同事,午夜脸上的笑意加深。

 

  “绿谷是我挑出的人选。综合考虑了场地大小和封闭性、个性机动性及远近程攻防的广泛应用,还有你的个人观察力、临场反应与判断力所做出的决定。”看见少年因着这种变相称赞而噌噌胀红的脸,十八禁英雄对他眨了下眼睛。

 

  “嘁。”手掌往桌面一推,爆豪把背朝后一靠。“先说了:我可不管战斗会不会冲击到那些渣二代的脆弱身心。”

 

  “这次行动当然是以避免扩大冲突场面为前提。不过,要是‘不可避免’的话,给那群闲得发慌的富二代来场震撼教育,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桌前老师漫不经心的语气,勾起了底下三名学生的嘴角,不着痕迹地振奋了士气。

 

  “既然全体通过,那么──”

 

  皮鞭抽响,投影幕上的画面切入了下一页。

 

  “现在开始,进入正式的行前说明!”

 

 

  ◆◇◆◇◇

 

 

  时隔不到二十四小时,任务当日。

 

  由于宾客方与拍卖品方的入场地点和时程安排截然不同,绿谷第一时间面临了近乎单独行动的考验。

 

  出发前,午夜递给他一个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透明锥状体,让他塞到耳朵里。说是支援科提供的通讯器,利用震动原理,只需悄悄话的音量就能彼此沟通。

 

  抵达整装间,工作人员交给他一副覆盖鼻尖以上的半脸面具,和一枚标志着“16”的金饰胸针,花体数字的边缘朝斜上延伸成了鹿角式样。说是为了增加趣味性和神秘感,拍卖品须全程配戴,只有得标者才能亲手揭开。

 

  为确保风格一致,服装一律由主办方置办提供。昨天午夜才替他量了身材尺码回传,绿谷暗自祈祷过主办方会不会因为时间紧迫整不出来,然而事实证明:他太小看有钱人搞事情的决心了。

 

  尽管如此,打开防尘袋时,他还是稍微松了口气。

 

  虽然满满恶趣味、简直是舞台剧般的东西,可一旦对比起昨天的示意图,他几乎要对主办单位心生感激。

 

  ‘绿谷。’

 

  刚提上裤子,耳边冷不防传来熟悉的嗓音,吓得绿谷手一抖,原本抱在怀里的衣裤顿时掉了一地。“轰、轰轰轰轰轰同学?”

 

  察觉他声音不对,轰追问:‘那边情况怎么样?’

 

  “还、还算顺利。”慌忙的视线在狭窄更衣间里转过一圈,这才反应过来声音来自耳中通讯器。“只是……只是第一次使用通讯器,正在适应──轰同学那边呢?”

 

  ‘老师和爆豪正在进行最终盘点,十分钟后出发。’

 

  “明白了。”抱起换下的衣物走出更衣间,绿谷扶正脸上的面具,“对了、轰同学,主办单位给的套装里,提供了像是皮带的东西。

 

  有两个,呈环状,侧边垂坠了短带连接着夹子。你知道这是什……”

 

  询问的语句戛然而止。

 

  整装间的门突兀地被人打开,走进一道陌生人影。配戴着鼻尖延伸出鸟喙的半面具,胸针上头别了“17”。

 

  ‘绿谷?’

 

  “抱、抱歉,我是不是占用整装间太久了?”绿谷连忙将东西一个劲往标有自己编号的置物柜塞去,用对话向队友示意外人的存在。“我现在就……”

 

  “少了。”那个人开口,露出的下半脸和他的声音同样透出笑意。

 

  “咦……?”

 

  “刚才塞进去的那个,明明是要穿上的吧?”17号径自走到绿谷身旁,伸手拿起那个他还没弄懂是什么的物件,在他脚边蹲了下来。“没穿过吗?”

 

  这个人、怎么回事……?

 

  察觉对方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打算握住自己的脚,绿谷立刻倒退一步避开。即使从对方身上感觉不到恶意或杀气,但世上毕竟存在如死柄木弔那种光被触碰就有危险的个性,他不得不谨慎以待。

 

  “哦呀,原来你自己会啊?”陌生人喉头冒出了个感到有趣的音节,蹲在原地没起身,反手把那个东西摊在掌心朝上一递。“那穿吧。”

 

  “诶?……嗯。”他接过那两枚环状物,有些纠结该不该开口请教对方;他不知道怎么穿戴是事实,又担心这会成为暴露身份的疑点。

 

  ‘──绿谷,那是吊袜带。’就在这时,轰实时顿悟的嗓音解救了他。‘环在膝盖下方的位置固定,夹住上缘防止袜子滑落。’

 

  ……谢了,轰同学!长了见识的朴素宅男满怀感激。

 

  因为紧张稍微变得僵硬的冰凉手指照着队友的提示穿上吊袜带,总算没出差错;只是那名17号从头到尾都蹲在原地、近距离盯着他的动作,态度简直理所当然过了头。

 

  努力不让对方带给自己的压迫感显露在脸上,绿谷扯开嘴角,礼貌地朝对方笑了一下。“那么、我先去集合了。”

 

  17号挥了挥手,面具下的笑容爽朗晴灿:“那就待会见啦,16号!”

 

 

  ◆◇◆◇◇

 

 

  开头波折,后面倒是顺利许多。提供给“拍卖品”们等候的空间出乎绿谷想象的宽敞舒适,主办方甚至准备了一面墙宽的投影屏幕,实时转播外头会场的画面供他们品头论足。

 

  这配置正好方便从制高视角监控,绿谷甚至捕捉到了轰和爆豪走进会场那一刻,两人一身正装,纯白与酒红的对比抢眼,身在人群中也能一眼辨别。

 

  注意到两人的不只绿谷。他听见人们谈论起了轰,交流内容大致是没见过他出现在这种场合,不过也只是几句话间的闲聊,倒没有太过关注这点反常。相较之下,爆豪的存在似乎带给他们更多好奇和新鲜感,只不过──绿谷默默地想──要是知道小胜想爆破这地方的欲望不下于那封恐吓信,那位戴了12号胸章的小姐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大声嚷嚷要和他“来一发”。

 

  随着其他宾客到场,投注在两名卧底身上的不必要关注终于转移,让第一次从事这类任务而有些提心吊胆的预备英雄松了口气。

 

  虽然戴起半面具,“拍卖品”中有不少人明显互相认识,一团一簇凑在一起、偶尔彼此交流,游刃有余间隐隐排外的气场令绿谷从外围感受到了富二代的派头。

 

  环境称不上友善,免于交际倒是有利于专注任务。二十分钟内,绿谷已经记住了每一名“拍卖品”、对上各自编号。换装顺序由主办单位依循序号安排,房中包含自己已有十六名拍卖品在,那个奇怪的17号似乎还在整装。

 

  房内配置简单,投影墙前摆了对应人数的椅子,正好十七张。靠墙长桌上备有点心轻食与饮品,绿谷用了点技巧察看被垂坠桌巾遮掩的视觉死角,证实净空,刚才在整装间里他也确认过没有任何可疑物品。

 

  只不过,主办方或许是出于尺度考虑,男女拍卖品是两种服装风格,男性如绿谷这身,女性则是肚皮舞娘打扮。绿谷总忍不住去盯她们宽松的裤脚,疑虑着底下能藏进多少爆裂物。

 

  做完第一轮确认,绿谷走到长桌尾端,装作喝了点水,抽起纸巾掩住自己下半脸、快速汇报:“拍卖品侧初步确认净空。等候间有场内全景转播,可以支援观察。”

 

  ‘我去巡查A、B区,爆豪到E、F,中间C、D区块交给绿谷。’

 

  “了解。”

 

  ‘别对我发号施令,阴阳脸。’

 

  轰没答腔,直接把这句当成了爆豪版本的“收到”。

 

  口头不合,据绿谷在监控上看见的实时画面,两人分别转身走向各自区域的动作倒是默契又利落。

 

  “嗨──嗨。”左边肩膀蓦地一沉,伴随着靠近过头的声音。“在看什么啊,16号?”

 

  “!!!”绿谷浑身一震。幸亏纸巾仍掩在嘴边,勉强遮住了脸上流露出的震惊与警戒。

 

  这个人……刚才隐藏了气息吗?什么时候过来的?这种神出鬼没程度令绿谷脑中立刻跑马灯般联想起以前那个留给自己深刻印象的士杰女学生,一幕幕回放,最终定格在她说,秘诀和难点是“停止思考”。

 

  对方却像没意识到自己多么吓人,伸出双手径自由上往下摸了一遍他的背肌,笑道:“你的身体好僵硬啊,16号,这样等一下跳得了舞吗?”

 

  “跳、跳舞?”退开了两步,绿谷一脸莫名地看向对方。

 

  “都穿成这样了,你不会以为站上去就没事了吧?”那个举止怪异的17号并未持续逼近,只将双手一摊,脸上笑容跟着往左右拉开。

 

  “男士们的主题可是‘脱衣舞’啊!”

 

 

  ◆◇◆◇◇

 

 

  ‘爆豪,绿谷那边可能被人绊住了。’

 

  “那种事情听也知道。”拿起玻璃杯抵在嘴边掩饰,抿了一口才发现是香槟,原本紧盯着会场的视线瞪了眼手中的液体,在服务生经过时嫌恶地搭进了托盘里丢弃。“我C你D。”

 

  ‘知道了。’

 

  会场不算太大,宾客数约七十几人,他们提前考虑过犯人使用个性达成爆破的可能,但根据主办方提供的全员名单,当中仅有两名客人的个性与此相关,威力最多不过一架烤肉炉。

 

  真要算起来,爆豪和轰倒成了最有可能单凭个性捣毁全场的存在。

 

  外场两人才汇报过初步勘查暂无异状,就见会场的照明渐暗,留下前方稍高的舞台聚光成了焦点。

 

  主持人走上台,搭着舞台左侧临时安上的钢管转了一圈,用轻快俏皮的语调开场,说明慈善拍卖会的规则,介绍每位拍卖品将为在场竞标者们带来各自一段三十秒的solo短节目,男先女后。

 

  轰突然意识到事态要糟。

 

  ‘绿谷……会跳舞吗?’

  

  “别开玩笑了,那个废久。”

 

  盯着舞台,从小没缺席过对方成长经历的竹马一撇嘴角。

 

  “跳过的只有小学体操。”

 

 

 

 

 

  -TBC.-

篇幅不小心爆开来了

感谢阅读到这里,下篇完结!

 

关于17号:

不是原创角色,不过是超出了一般猜测范围的角色XD 写他意外的愉快

 
外场组的衣着参照一周年贺图,当时看到就觉得太帅气了,没想到有天真的写上了(*'v`*)゜+ (开心)

评论(24)
热度(229)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