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轰出】实习指引

⋄ 说明:11年后角色拟设假想。洸汰出发。

    英雄焦冻的实习指导与人生相谈。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轰焦冻/绿谷出久倾向

⋄ 分级:G

⋄ Author:RiAN日安


 

  坐在事务所接待桌旁,直到这一刻,出水洸汰才察觉自己比想象中紧绷。

 

  对于“英雄”这份职业的意义与存在本身,从懵懂、质疑、抵触、到被救赎,接踵而来更多庞杂错纵的耳闻眼见──摆荡在难以认同的荒谬与无可否认的受吸引间,终于他还是选择报考英雄科,一脚踏进了这个他生命中所有重要对象都奋不顾身投入的领域。

 

  必须亲身去看,才不沦为妄加评判。

 

  今年的雄英运动会他比去年晋升了一个名次,这回第一次站上颁奖台,会后老师转告的事务所指名申请数量也翻倍上涨。

 

  一眼瞥见表格中新出现那个人的事务所,剎那间,整份名单是五六页或十五六页、对洸汰而言都变得无关紧要。

 

  这份非关私交的认可,像他的憧憬与追逐一步跃进,转眼来到了伸手可及的距离。

 

  他立刻联络那个人表达实习意愿,翌日来到这里,包里装着校方规制的实习合同。

 

  接待间是半开放式,一听见脚步声走近,洸汰原本就挺直的腰杆更加正襟危坐了。

 

  对方来到接待桌对面落座,随手放下一本文件夹,朝他颔首:“出水洸汰。”

 

  洸汰点下头,有些意外、仍礼节性地回以招呼:“……焦冻。”

 

  作为少数以本名当作英雄名的职业英雄,轰焦冻本人对于名字被直呼,显得比洸汰更习惯得多。

 

  洸汰坐在原地,安静等待对方开口。昨天联络出久哥时就听说了他不在事务所,接到一个重案委托,要在外地待上至少两周。但他告诉洸汰,如果想尽早敲定实习的事情可以直接过来,他会授权事务所里的人事部门替洸汰核章。

 

  抱着和HR见面的预期,没想到会是事务所里另一名职业英雄出面接待。

 

  以及──

 

  洸汰注意到,轰并没有带来任何像是打算替他签章的办公用品。

 

  他有些防备。眼神不至于僭越,却也称不上礼貌。

 

  他清楚自己应该表现得更成熟或圆滑一些,然而多年来的假想敌毫无预警出现在面前,一时之间,他无法装作完全不在意。

 

  “每次联络之后,Deku都会提起你的近况。”轰导入话题的起手式出乎洸汰意料的私人。“他很关注你,这次运动会的录像重复回放了好几遍。虽然你的个性被对手完克,准决赛还是打得很精彩。”

 

  洸汰望着对方,没有应声。

 

  “他确实说了让你过来实习的打算。不过经过考虑,出于个人的立场,我想给你一个建议。”职业英雄的语气冷静得几乎有丝冷酷的味道:

 

  “如果想作为英雄走得更远,我建议你换一间事务所实习。”

 

  ……果然。洸汰桌面下的双手握紧成拳,“为什么?”

 

  “我看过你写的英雄Deku分析。”轰回答。

 

  少年的脸色变了一下。

 

  那是一份从来没有公开的分析报告。两年前洸汰听绿谷随口提到以前曾做过“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笔记后,出于致敬效仿、和某种程度上的私心所做出来的报告。耗费数个月的时间搜集和整理,里面包含了英雄人偶就职以来每桩大案件的汇整和分析,还有对敌策略以及敌人个性的剖析。

 

  收到电子文件那天,除了吃惊于他的用功,绿谷神色间藏不住激动和腼腆,随后又正色告诉洸汰,如果还有对其他英雄的分析可以再寄给自己,他愿意以前辈的身份指点一二。

 

  “好。”即使隔着视讯屏幕,洸汰还是清楚看见了曾经需要特意蹲下来才能持平视线的大哥哥、如今突然意识到自己成长,那种溢于言表的动容。

 

  “分析里如果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出久哥再告诉我吧。”

 

  ‘嗯!我仔细看过之后回信给你。’

 

  当天通话结束不到两个小时,洸汰就收到了回信。

 

  信里称赞了他对情资的掌握与透析能力,并针对个别几桩案件里、一些没有公诸于众但不触犯保密约定的内情又进行了说明与补充。

 

  洸汰想起,当时在信末,出久哥确实提过一句,为了避免自身盲点、他请了位同事一起看分析。

 

  ──那个“同事”,毫无疑问,如今就坐在洸汰面前。

 

  他早该想到的,有哪名“同事”会愿意在深夜十一点半读完那份长达四十多页的分析报告?除了和出久哥住在一起的那个。

 

  “那份报告里,用的是Deku常用的汇整和分析模式,惯用策略的核心方针也掌握了精髓。”

 

  没有挑剔他带刺的叛逆眼神,轰的嗓音沉稳平静。

 

  “虽然没有‘实习’的名义,但这些年来,你们的联络、和你对他的关注,都已经达成了实习能教给你的理论基础,只剩实务经验与临场应变。

 

  “我并不排斥认准特定对象以提升积极性这种心态,只不过、”

 

  职业英雄停顿了一下。目光穿透过眼前的少年,落在似远又近的彼方。

 

  “我很清楚,当人只顾追逐另一个人的时候,视野会变得多么狭窄。”

 

  收回片刻游离的思绪,轰重新正视向面前立志成为英雄的少年。

 

  “不论是崇拜跟随或全盘否定,直到最后,终将走不出那个人的影子。画地自限,固困成牢。”

 

  他说出最后的总结。继之而来,是一阵深远的沉默。

 

  盯着那张若有所思的年轻脸庞,不期然地,轰想起了欧尔麦特。

 

  雄英一年级时的运动会,原本认定的信念轨迹骤然转折那天,欧尔麦特对自己说:“你的表情完全不同了”。

 

  那时欧尔麦特拥抱了自己一下。

 

  坚毅、宽慰,传递出包容与无声的信任。继绿谷带给自己的震撼之后,那个拥抱带给了他难以言喻的力量与温暖。

 

  他不是欧尔麦特,也没有起身给对面少年来一下的念头;然而横跨超过十年的时间,角色易换,仍然有种当日景象再现的错觉。

 

  而这种感觉并不坏。

 

  只有多年前见过一面,轰对出水洸汰说不上留心,但他知道绿谷在意。

 

  远在绿谷拿到正式英雄执照以前,就全心将他视为“英雄”的孩子。

 

  ……现在都快要长得比绿谷还高了。但绿谷肯定没有意识到这点,始终把对方当成年幼的弟弟和后辈看待。

 

  瞄了眼时间,想在今天处理好去向,轰不得不略提行程。“和水相关的领域,同期的蛙吹是个出色的英雄。”他将桌上活页夹翻开,推置到洸汰面前。“有意愿的话,我能替你推荐到FROPPY那里。”

 

  ……什么啊。

 

  听见对方早已替自己做过后续去向的考虑,洸汰低下了头,视线落在资料上,思维却控制不住地发散。

 

  心思缜密,考虑全面,又体贴。

 

  这不是……完全追不上吗。

 

  “相反的──”在意识到之前,脑海里浮现的字词已经擅自脱口而出。

 

  “和你们类型完全相反的英雄……有吗?行事风格和战斗方式完全不同,跟在他身边能学习不一样思维和立场的、强大的英雄。”说着,洸汰忽然意识到这句话听起来有多么任性狂妄,立刻解释:“不是想得寸进尺,不用推荐也没有关系……只是想听听焦冻你的建议。”脑海里虽能条列出一些名单,但他仍想征询对方见解。

 

  “有。”洸汰一说,轰的脑中立刻浮现出某个人选。“不过他不一定接受新人,得先确认一下。”他拿起手机,往后辈投去征询的眼神。

 

  洸汰点下头,弯下始终打直的腰杆,朝对方慎重行了个礼。

 

  “──给您添麻烦了。”

 

  指尖滑动,电话拨通。

 

  洸汰注意到,轰没有把电话拿到耳边的打算,只见他熟练地切换成免持模式,还将音量降低了两格。

 

  一声、

 

  两声、

 

  三声──

 

  通话接起。

 

  远在招呼之前,迭声爆破的炸响强势当先、撼动冲击了两人的耳膜。

 

  BOOOOOOOOOM────

 

  “爆豪,”似乎毫不意外这阵仗,职业英雄甚至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也没有提高音量。“正忙着的话,我晚点再打。”

 

  ‘忙?’电话那端一声狞笑。

 

  不论当场目睹那个笑容的人是谁,洸汰都有预感对方将要倒上大楣。

 

  紧接‘砰、砰、磅、磅、嘣’几声巨噪,他确信自己听见拳拳扎实砸击人体直嵌地表,间或骨头碎裂的声音。

 

  其后伴随衣料摩擦与迈开脚步的细响,终归硝尘飘落的宁静。

 

  ‘忙完了,说吧。’

 

 

  ◆◇◆◇◇

 

 

  历经一番解说、回绝、讨价还价与“放手开打他能灭火”的诱析。雄英高中英雄科二年级,出水洸汰,总算得到了一份需先行两周试用期的实习应允。

 

  直到从接待间离开,对于即将前往那位超高人气同时兼具超高争议性的英雄身边试用实习,洸汰仍然没什么实感。

 

  “爆豪会随行协助警方把那名越狱犯押送回去,你们可以在那里会合。”

 

  最后的时间里,轰告诉他:“那名连续杀人犯越狱时重创了三名狱方人员,一人生命垂危、两人仍在急诊抢救──虽然看上去不像,但爆豪对分寸的拿捏超乎寻常地精准和冷静。认识他越久,你会越深刻体认到这点。”

 

  洸汰点了点头,在事务所门口又一次郑重地道了谢。

 

  轰收下了他的道谢,还有他在事务所咖啡机前亲手接的咖啡。

 

  看着轰几乎把那杯咖啡一饮而尽,洸汰才想到,这个早上他对自己说过的话,恐怕超过了过去几个月来英雄焦冻在公开场合发言量的总和。

 

  轰放下咖啡杯。

 

  “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这样了。”

 

  “其实──”如果错过这次,未来要像这样和对方交谈,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还有一件事。”念头一定,洸汰决定托出盘桓他心底多时的疑问。“不过和英雄职业没什么关系,有点私人……不方便回答的话也没有关系。”

 

  轰示意他说下去。

 

  “不会矛盾吗?你和出久哥。”洸汰问了出口。“既是竞争对手,又是交往关系。”

 

  “两个信念不冲突,所以不会有矛盾。”甚至不需一隙思考,轰的回应和今天给予他实习建议的语气相去无几,就事论事地平铺直叙:“我想赢,和我喜欢他。”

 

  “……”

 

  明知对方没有其他意思,但在这一刻,前所未有地、洸汰发自内心认为轰焦冻这个人着实不可理喻。

 

  ……太犯规了。

 

  带着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古怪表情,洸汰心情复杂地道了谢。

 

  他戴上自己的帽子,手扶帽沿朝轰略一致意,转身走出了事务所。

 

 

 

 

 

 

  -〈实习指引〉 -

 

 

--

尽可能地去试着揣摩了11年后的他们,可能的模样。

希望能够传达出那种更为稳练和成熟的帅气形象、和属于青春期的少年心思,憧憬与向慕。

 

本篇的背景时空里,两人为交往状态,公开关系。

挂着轰出也确实是轰出向,这篇里却没有机会同框…尽可能地处处藏狗粮

 

少年洸汰,稍微有点桀敖不驯。

小胜真的是个饱满而多面向的迷人角色,我很喜欢他,但也很难揣摩他。(゚うェ´。)゚。 尽可能地表达了我心中的咖酱

--

05/04: 

弥补这篇两人没有同框的衍生小段子:书呆子实作指南

评论(8)
热度(333)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背景為西班牙攝影師Ángela Burón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