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轰出】夺还演习

⋄ 说明:试着把轰和出久塞进更衣柜里(❁´ω`❁)

    少年向,原作向,包含对校外活动的私设想像。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轰焦冻/绿谷出久倾向,本篇中无明显CP描写。

⋄ 分级:G

⋄ Author:RiAN日安


  

  “替将来的临时英雄执照考试进行热身,也为了回馈社会和招生考虑,校方在明天筹划了一次实地演习。”讲台上,相泽消太手掌撑着签筒,讲解起这次的校外活动。

 

  “这次演习中,我们募集了本市几所释出意愿配合活动的初等中学,随机将‘遗失物’落在教室、办公室、体育馆等校内某处,除了校长及联络窗口外,校内师生都毫不知情。

 

  “目前你们只会得知目标学校的地址,以便明日一早抵达外围做准备。演习的任务内容是:从第一堂课的预备铃起、到放学之前这段时间,你们必须想办法在‘不被目击’的前提下,完整回收这件遗失物并缴回我这里。”

 

  “老师,”饭田立刻举起了手,确认:“请问关于‘遗失物’的外观,是否会给予任何提示或标记?”

 

  “明天一早会连同位置细节发进你们手机里。从收到目标信息的那一刻起,你们才被准许潜入校园。”相泽解释。“在此稍作预告:任何会出现在校园的东西,粉笔、课本、扫帚、班牌……都有可能成为目标,上头会印有校徽以便区别。

 

  “随时间拖得越久,‘遗失物’越有可能从原处被挪动甚至毁损。除了无法回收,一旦物品毁损、暴露自身行踪、或者未将折返路程列入考虑以致逾时,此次任务即以失败判定,还请注意这点。”

 

  活动和讲解像枚石子,投入班上激起了阵阵骚动。

 

  “回到初中啊……想想有点怀念呢!”

 

  “除了‘不被目击’这个条件以外,任务本身似乎难度不高。”

 

  “对小叶隐简直太──有利了!”

 

  “嘿嘿✧”

 

  “啊啊是校园诱惑……校队更衣室、女学生的体育服或泳──”啪!

 

  “放这家伙进去真的没问题吗……”

 

  从讨论间确认他们没有进一步疑问,相泽举起手中的签筒,全班立刻识相地安静下来。

 

  “最后一项说明:本次演习是双人合作项目。

 

  “和遗失物的细节一样,直到最后一刻你们才会知晓自己的合作搭档人选。”相泽的视线往班上极个别对象身上扫过。“记住,‘团队合作’也包含在这次的任务要求里,校方专门人员会全程追踪你们的行动。”

 

  “……嘁。”

 

  不同于某人撇开的视线,饭田投注在导师身上的目光显得蓄势待发,他一推眼镜:“原来如此!包含了‘已知的情报’、‘实时的跟进’、‘未知的状况’和‘合作要素’吗……不愧是雄英,作为第一次实地对人演习,规划得相当全面!”

 

  “总结得不错。”

 

  褒扬了一下总能令教学变得容易的班长,相泽放下签筒。

 

  “今天回去准备一下,养足精神在明天演习中好好展现──下课。”

 

 

  ◆◇◆◇◇

 

 

  隔日一早,绿谷出久紧握着手机和一口纸袋站在目标学校围墙外,聚精会神地等待第一堂课预备铃响起。

 

  不知道搭档是谁……不过话说回来,历经上学期期末考之后,即使对象是小胜,“合作”似乎也显得没那么遥不可及──至于其他同学,绿谷自认对同班的团结及个性熟悉度还有些信心。

 

  正在思忖,一道熟悉的身影比通告邮件及预备铃更快踏入了他的视野。

 

  “绿谷。”显然早一步发现他的对方打了声招呼。

 

  他露出笑容,挥了挥手,“轰同学!”

 

  来不及多谈,一旁学校的上课铃及新邮件送达的震动同时响起,两人拿起手机,从邮件第一行确认了彼此的搭档身份。

 

  往下一滑,通告邮件里附了两张目标“遗失物”的正反面照片。他们的目标是一枚印有雄英校徽的USB,邮件里同时给出一句简单的文字说明,提示这个USB被藏置于某名教师的办公桌。

 

  盯着教师的名字,绿谷念了出来:“山下老师……”

 

  “是体育老师吧?”轰接口。

 

  “嗯,办公室就在体育馆建筑里。”不意外对方和自己一样趁昨晚对这所学校预作过基础调查,两人在第一时间取得了共识。

 

  往轰身上的便服看了一眼,绿谷带点提议性质地递出手中纸袋:“不介意的话,轰同学要不要换上这个?昨天晚上请八百万同学帮忙做的,我想多少能避免引起注意。”

 

  轰接过纸袋,留意到绿谷身上已预先换上了这所中学的制服。

 

  他打开纸袋检视,一掏却拿出了一件水手服短裙。

 

  “……”绿谷出久。

 

  “……”轰焦冻。

 

  “不、不是这件,底下还有裤装!”一秒将短裙塞回纸袋以免被路人当成偷制服的变态,绿谷面红耳赤,连忙解释:“因、因为八百万同学说不确定搭档性别,男生女生的都各做了一件!才……”

 

  翻看后确认下面还有件长裤,轰点了点头,看来并未怀疑他的人格和人品。“刚才过来的车站有公厕,我去换上就回来会合。”

 

  “嗯……嗯!”

 

  轰的动作迅速而确实,在十五分钟内完成了往返和换装,随手将换下的衣物存进车站寄物柜,一身轻便回到了碰面地点。

 

  趁这段时间调整回备战状态,绿谷拿起手机,展示出校园平面图。

 

  “我们的位置在这里,”他比向校园东南角,“正好在体育馆背面。只要不碰上体育课,应该能在不被目击的前提下顺利潜入校园。

 

  “昨天我确认了每个班级和每位老师的课表、校队的练习时间、特殊教室的登记预借状态,还有近期的校内公告……如果公告无误的话,四十分钟后,非升学学科的老师们有一场校务会议要开,会议预计进行一个小时。是个好机会!”

 

  “知道了。”盯着平面图思索了一会,轰开口:“昨天晚上我到校园里面走了一遍,体育馆周围分布了高大的荫树和一些灌木,我们可以找到一处看得见老师办公室内部的隐蔽地点,随时掌握目标动态。”

 

  “嗯。”绿谷看了一眼时间,“今天第一节没有体育课,校队的晨练也正好结束。”

 

  听他说完,轰右手往围墙外围一拂,造出了坚冰凿就的梯状落脚点。

 

  “我看看……”绿谷一步步踩上冰锥,猫着腰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左右环视了一圈确认内部状况,朝搭档点了下头:

 

  “确认净空。”

 

 

  ◆◇◆◇◇

 

 

  多亏场勘和先前协作过的默契,整体过程相当顺利。他们很快找到了目标的个人办公室,就在体育馆一进门左手边,类似管理员室的存在。

 

  只可惜办公室窗户外头加装了防盗铁窗──防范像他们这样的小偷。绿谷赫然意识到──两人不得不采取正面突破。

 

  一切按计划行进。校务会议前五分钟,他们目送山下老师锁上办公室离开体育馆。两人从外围巡视了一遭、确认整座体育馆都是净空状态,才从前门堂堂正正地走了进去。

 

  来到上锁的办公室前,轰正考虑着是否负担破坏门锁的风险,就看见绿谷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细长的铁制发夹,钻进钥匙孔里试探性地摸索了一下。

 

  “咔”地一声,办公室门应声而开。

 

  注意到轰有些意外的视线,绿谷回以腼腆的笑容。“峯田同学昨天教我的,目前只开得了简单的锁,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办公室不大,被一组桌椅、摆满档案夹的书架、铁制更衣柜和一面挂满钥匙的小壁柜给填得扎扎实实。

 

  绿谷反手锁上门避免闯入意外,两人来到办公桌前仔细搜索起来。

 

  办公桌上堆了大量杂物和文件,绿谷费神地在能够确实还原的前提下小心翻找那枚USB,轰则拉开抽屉,以同样的谨慎搜寻着照片里的目标。

 

  默默忙碌了一会儿,东西还没找到,外头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路跑进体育馆来到了办公室前,接着传来掏钥匙的声音。

 

  ……山下老师回来了?

 

  比起预估时间整整早了四十分钟!

 

  两人吃惊地交换了一眼,尽可能降低分贝的敏捷脚步同时奔向房内唯一的隐匿处。

 

  咿呀──

 

  几乎是更衣柜门一关上,外头的办公室门同时被推了开来。

 

  “……”

 

  “……”

 

  虽然及时挤进暗处藏身,但单人更衣柜对两个青春期少年而言不论长宽高都太过局促,反应时间又短到来不及思考空间分配,绿谷只能以类似空中椅子的半蹲姿将自己卡在两面柜壁间、双手僵硬地紧贴着身体,把衣柜上半空间尽可能留给体型较高大的搭档;轰则不得不屈膝并佝偻着腰、将双手撑在绿谷身体两侧的壁板上才勉强保住平衡。

 

  堪堪脱险的两人呼吸急促,只能小心调整频率,极力避免发出噪音。

 

  面对面再加上高低差,两人口鼻呼出的温热气息一遍遍拂过对方额顶与锁骨肩颈,狭窄的空间内顿时有种升温的错觉。

 

  幸好他们动作还算利落,刚才的搜找也足够小心,外头的目标浑然不觉自己的办公室曾遭人闯入。

 

  不行。重心……太低了……

 

  进来时来不及调整平衡,动作虽像、这种勉强的施力方式却和以往空中椅子练习截然不同,不出几分钟,绿谷半屈的双腿已经打起了颤。

 

  为减轻腿部负担增长耐久,他小心地用收拢在身体两旁的手掌推向身后柜壁,蓄势将紧贴后头的腰臀与身形整体上挪,摆正成空中椅子的姿势。

 

  调整必须一次到位才行,否则反而会危害到当前勉强保持的平衡。

 

  黑暗中在脑内模拟了衣柜的大小及自己现在的重心位置,绿谷屏息,指尖略一施力、一口气将自己身体朝上抬起。

 

  ──!

 

  然而他没记错衣柜容量,却错估了两人的相对位置。

 

  以致朝上抬起那瞬间,他几乎是用头顶狠狠砸了一下轰的鼻子。

 

  “……!”

 

  慌乱间,反射性的道歉就要冲口而出,被轰早一步捂上的掌心给压了回去。

 

  绿谷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害两人暴露,冷汗唰地一下冒了出来。

 

  半边偏温半边微凉的肌肤低下来,抵靠上他刚才闯祸的地方、左右轻微地摇了摇,无声示意自己没事。

 

  绿谷稍微松了口气。

 

  一惊一乍,多亏重心确实调整到位,才让轰脸上那一下不算白挨。

 

  ……

 

  不确定憋在衣柜里窝了多久,总之不算很长。山下老师似乎只是忘了带资料,回来后坐在电脑前敲了会儿键盘,打印出一份文件之后拿了就走。

 

  “呼──”

 

  全程精神高度紧张之下,当轰和绿谷从衣柜里跨出来的时候,各自都有种筋疲力竭的感觉,背上制服也湿了一半。

 

  “……抱歉,轰同学。”瞥见轰用右手捏提鼻梁冷敷,绿谷尴尬一笑。

 

  “没什么。”轰倒不在意,确认肿热的感觉消褪后松开了指尖。

 

  “不过,多亏山下老师回来那一趟,稍微……有了点头绪。”不再去理满桌的杂物,绿谷钻进办公桌底下、趴近检视平时被塞在物主脚边、上头还印了不少脚印的电脑主机。

 

  “唔……”

 

  绿谷稍微搬动了一下主机,果然如方才冒出的猜想,在主机背面的插孔发现了目标。他拔起那枚小物件、击掌般反手一把交到了搭档手上。

 

  掌心交拍的瞬间,两人心底都扬起一阵振奋。

 

  “──回收完成!”

 

 

  ◆◇◆◇◇

 

 

  当天稍晚,看着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班上,最早完成回收的绿谷和轰才发现他们简直该感激天赐的签运。

 

  “完成得很快呢,小绿谷。”

 

  “蛙……梅雨也是,你们那组的目标是什么?”

 

  “是班牌。”蛙吹解释,“和原本的班牌紧密挂在一起,稍微花了点功夫辨认,确定是哪一个之后、回收的步骤就相对容易了。”

 

  “啊啊啊──我也想要班牌或USB这种正常的目标啊──”

 

  “再也不想踏进去了,挤满饥饿初中生的合作社……”

 

  听见二人的哀鸣,绿谷投以慰问关切:“上鸣同学和耳郎同学那边情况怎么样?”

 

  “诶绿谷,你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吗?”上鸣满脸崩溃,“是炒面面包!炒面面包喔!一大早进货的两百五十个炒面面包里,只有一个底部烤上了雄英的烙印……简直像恶作剧一样的目标,还差点被一群初中生践踏过去!”

 

  “哈哈……还真是辛苦了……”

 

  吵吵嚷嚷的交流间,抽上好签的几人心底的庆幸感,在目睹叶隐和丽日运回一座喷水池后升到了最高点。

 

  “绿谷同学,后来制服有派上用场吗?”

 

  “八百万同学!”闻声回头,绿谷朝对方又道了一次谢。“很实用,轰同学和我都换上了。”

 

  “诶,你的搭档是轰同学吗?那裙子……”

 

  “虽然没有用上,不过好好地带回来了。”

 

  “吶我说绿谷,那条水手服短裙你们用不上的话,不如交给我用吧──唔噗……!”

 

 

 

 

 

 

  -〈夺还演习〉-

 

 

--

最喜欢少年向那种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读者却已经dokidoki的心情

希望透过这篇能传达出来那种若有似无的心跳加速(//´/◒/`//)

 

一年A班每个人都好可爱喔……有机会写到非常开心!

 

评论(18)
热度(365)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