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赴光逆行 08

✁ 原作向。英雄很忙,要解决案件,还要去追他的竹马。

✁ 01 02 03 04 05 06 07

 

  爆豪来到渗血的废弃变电箱前。

 

  殷红由内向外渗淌,汇流成约巴掌宽的血漥,乍看怵目,血量却远远不及致命的程度。

 

  雨一路下到行动前夕,伤者躲藏入内并留下这行清晰血迹的时间点显然晚于他们展开攻讦、又早在爆豪来防侧巷之前。

 

  血迹过于完整,周遭不见抹痕或丝毫溅迹。除非箱中戏剧性地藏着一座秘密通道入口,伤者应该仍未动身离开。

 

  从攻讦行动不难猜估警察与英雄已在外围拉出一圈严密封锁线,爆豪更在侧巷守了一个多钟头;如果里头那家伙的是奉公守法的无罪市民,不会耽搁到现在还不敢出面求援。

 

  单掌蕴蓄着细响爆裂的四溅火星,不给负伤的逃亡者任何应变机会,爆豪猛地揭开了变电箱门。

 

  “────……”

 

  一道看似非此即彼的二选一,却给出了第三种谜底。

 

  变电箱里,蜷卧了一具仍维持生前姿态的苍白尸体。

 

  箱中的黑发少年背倚箱面,抱膝缩坐在狭窄的空间里,白衬衫,黑长裤,看上去不过初中年纪。毫无血色的轮廓精致得像瓷偶,双目如安息瞑拢,生前他尽量将自己缩在角落,防卫的姿态显示出一种下意识想往更深处躲藏的戒慎恐惧;倾斜的脸和左半边身子贴靠于内侧箱面,近门的右手则失去力道撑持,于身侧无力地垂落。

 

  铐痕犹存的右手淌满了血,前臂外翻出割伤特有的肿胀裂缝,曾经淋漓的鲜血已然凝固成殷暗的斑驳,像头被屠宰到一半的羔羊,好不容易逃出屠夫刀口、却在下一刻落入猎人的陷阱之中。

 

  僵硬多时的尸身麻木冰凉,像忘记除霜的冰箱角落一块放坏的肉。

 

  爆豪皱起眉,保留破坏现场不便移动尸首,他忍住扑鼻而来的浓厚血腥味,控制着掌中的火光跃动,在幽暗的狭窄箱体中尽可能检视细节。他摘去一边手套四处按了按,又探向少年的脸,手指仔细探过尸身耳下、颊侧、一路来到颈边。

 

  就算不是验尸官,爆豪胜己也能得出一样的结论:这家伙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但不对劲。

 

  并未松懈警戒,爆豪启动耳侧通讯器,如先前逮住那些逃窜的罪犯,回报后方来人协助收押,要求他们将其他专业人手一同带到。

 

  ‘鉴识人员?为什么?’

 

  爆豪扼要地将发现尸体的过程及现场状况描述了一遍。

 

  那端语气一凛,从爆豪叙述中听出了端倪:‘尸体状态和死亡时间对不上?’

 

  “嗯。”

 

  这场行动持续不过半夜,尸僵状态却透露了死亡时间超过十二个钟头,少年手臂伤势并不致命,身上各处亦初步巡不出其他外伤,即使春日夜晚气温偏低,尸身余温仍旧下降得太快了。

 

  变电箱中的渗血确实来自少年右臂被扯裂的割伤,但从色泽、凝固状态、综合考量昨夜的雨势,留下那滩巴掌大血迹的时间点应符合爆豪最初的判断:晚于他们行动开始之后。

 

  最不合理的就是这具疑点重重的尸体。

 

  仿佛上头的时间单独脱离于周遭景物,被人凭空向后拨动。

 

  爆豪的视线落到少年看似自然垂落的右臂,正是那上头的伤口在箱体底部流成血泊,溢出箱门底缝。

 

  他为什么把手放在那里?

 

  白衬衫上不见大范围晕染的湿渍,只有泥水和点点殷痕,少年特地躲藏进这座变电箱,明明不想被人发现,却没把流血的右臂捂进怀中,反倒放在近门那一侧?

 

  爆豪检查过他右臂的伤势,伤口不深,常理来说应该不至于血流不止,而且……

 

  不知何时漫淌出来的鲜血流到了爆豪胜己脚边。

 

  “……!”

 

  余光瞥见血色蔓延,爆豪胜己警觉地起身避退,或许是动作太急,起身的瞬间他的脑中天旋地转,牵动了一阵近似贫血的晕眩。

 

  但当爆豪顿住脚步定睛一看,地上哪有什么血?

 

  况且尸身死去多时,少了心脏搏动,没被人搬动的尸体怎么可能突然开始向外冒血?

 

  却在这瞬间,尸体似是遭人从变电箱内猛推了一把,僵直地摔跌出箱体,往地面那滩血泊砸去。

 

  ……地上什么时候流了那么多血?

 

  察觉事态有异,这一回,爆豪胜己不闪不避。他赫然意识到,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像一部粗制滥造的低级电影,上下镜头间错置了不连戏的场景衔接,在他眼前上演的画面不知何时被人一点一滴偷换了细节。

 

  尸体直直摔进了柏油路面的血泊。

 

  水花竟足足激起一人高,猝不及防地喷了爆豪一身,短短一瞬间剥夺了视力,触感,嗅觉,劈头盖脸,一部份甚至溅进了口中,腥气四溢,好像那具人体从高高的跳水台失足坠入一汪血池,喷溅得四面八方全是血。

 

  爆豪抹去满脸血污,世界却在他眼前消失了──除了那方不知深浅的血漥,视野中只剩过曝般的白茫一片,两种相互衬映的鲜色重彩刺得他双眸一眯,于视网膜烧灼出闪烁飘忽的光斑影点。

 

  尸体似乎就此沉进了池底,竟没有再度浮现。

 

  “……!”闭上双眼,爆豪倏然伸手向记忆中变电箱内的位置攫去。

 

  他的眼里出现幻觉,但现实只有一个。

 

  指尖在虚空中触及布料边角,一溜而过。

 

  爆豪摊掌甩出一记爆破,早已和肢体同等熟悉的爆裂却在这一刻侵夺了他的知觉,他不用双眼而由双耳“看”见了声音,不该存在的符象奔腾辗轧,生身为人感受这世界的方式打从根本被粉碎,使一切外物突然之间变得不可理喻更无从理解。

 

  但从反馈成圆波的干净炸响他仍认知到,这一击并未命中任何目标。

 

  身形摇晃了一下,知觉被错接使他连迈开双腿都需要思考两遍。

 

  血腥味越来越浓,如今爆豪已分不清口鼻间的腥气是幻是真,浓厚得压迫了胸腔肺腑,带来缺氧般的窒息。

 

  ‘────……’

 

  某种高频率的响声蓦地贯穿了耳膜。

 

  仿佛挨进一枪又一枪,持续不断的响动一遍遍凿向大脑深处,困陷其中摆荡交错,回绕成似有形貌却无实体的波纹,又过几秒,爆豪意识到,那是耳边通讯器传来的“声音”。

 

  不知何时中招被个性捣乱的大脑出现了不实的联觉,听见的同时“看见”了声音,两者却同样无法解析为可供辨认的信息,他张开眼睛,分不清是实是虚的强光交替闪现,刺激得脑门阵阵胀痛晕眩,又猛又快地一抽一缩,连带牵扯出了一阵难以遏抑的反胃。

 

  这时背后传来一阵匆促脚步,明明闭上了眼睛,那变调般异常尖锐的脚步声却凿出道道锥形,爆豪反射性回身朝声音来向出手,又在下一刻顿住了动作。

 

  一只温暖的手搭上了他肩臂。

 

  爆豪知道有人靠近,同时觉出对方身上并无敌意,随着那人体温一同传来的声色柔和沉稳,稍微缓解了通讯器带来的痛苦与损害。

 

  那道嗓音一遍遍地重复着两个单调的音节,纯粹的音节画出了纯粹的圆,周而复始,回还返初,使得这道日轮般的圆弧从陌生逐渐变得熟悉,慢慢与认知修复连结,成为能容辨认的起点。

 

  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涣散视野里那道模糊的阴影竟为他捎带来气味,极淡却驱开了满腔令人作呕的血腥。

 

  如原野的风,叶尖的露,黎明之前将散未散的薄雾。

 

  像松梢消融的雪,坠落到湖面,涟漪漾出一圈又一圈,化开成圆。

 

  终于他认出了那道“圆”,与其背后的意义作出了正确连结。

 

  ──“  ”。

 

  辨认出的瞬间,混乱极端得直能将人生生逼疯的虚妄幻觉剎那瓦解。

 

  褪灭的白茫中,逐渐清晰的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张开的双唇一遍遍吐出那串反复音节。

 

  像个遭逢灭顶好不容易被拉上岸的幸存者,爆豪胜己大口大口地往肺里抢进干净的新鲜空气,急于调整紊乱的吐息与心律。

 

  喘息间,失焦的视线终渐归拢,落进了一双湖水绿眸。

 

  那看上去是真的,比尸体与血泊更无疑问、比光影与波纹还要真实。

 

  在四周一片惊慌的鼓噪间,爆豪胜己猛地伸手探向了对方心口。那端没有闪躲,只是直直地望进他的眼睛,忧虑神色里满是关切。

 

  掌下传来有力的心拍搏动,撼开宁静的实感,温热而鲜活。

 

  那个重复的音节又一次响起。往残存的认知画出了一道圆。

 

  ──“小胜。”

 

  像个校准的中心,将他定位,与失联的世界重新桥接。

 

  爆豪胜己一瞬间感到头痛欲裂,但那份痛楚干脆而直接,像将错位的断骨接回,不带丝毫暧昧的晕眩。

 

  模糊的熟悉聚焦成清晰的概念,使他先找回自己,而后真正认出了眼前人是谁。

 

  “……废久?”

 

  ……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TBC.-  

 

  劫后余生就袭胸的爆豪同学

 

  这章感谢Illian @il_li_aN 帮忙试阅! 最后决定让观众和小胜一起体验一把那种混乱感

  觉得这部分剧情要是电影形式,3D版可能会害一些观众吐在电影院(很晕

 

评论 ( 38 )
热度 ( 516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