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赴光逆行 07

✁ 原作向。英雄很忙,要解决案件,还要去追他的竹马。

✁ 01 02 03 04 05 06 

 

  咖啡厅暖黄的灯色洒下,往绿谷出久发梢镀上了薄薄的光,衬出他眼底的焕采,看上去神采奕奕又无比真诚。

 

  要是年龄差上二十岁、当下台词改成“伯父请您把女儿交给我”,没准爆豪胜己一恍神都可能点头的那种真诚。

 

  爆豪不得不承认,分别将近一年,废久比以前长进了不少,以前一想到就觉得烦,这家伙偏像溅进眼底的草屑,硌得人怎么也没法忽略或视而不见;或许是社会历练,现在的绿谷稍微圆融了些,某些行事细节甚至令爆豪感到一丝陌生与意外。

 

  那点变化太过细微,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发现。

 

  废久对修复这段关系似乎有股忐忑的殷切,或许是出于童年的念旧、少时的补偿、也可能只是那种认真向学到老追着目标不放的怪癖发作;而他从来不吝于承认爆豪在他眼里多么出色耀眼,即便当初那个原始的句子中间夹杂了一句“讨人厌”。

 

  ──现在的话,还是讨厌吗?

 

  重逢至今爆豪留意到,只要绿谷的注意力被当前情境转移,不再那么清晰地意识到对象是“爆豪胜己”,他的表现远比后者要更自然得多。

 

  不过就算是这家伙,也不至于把休闲时间耗在完全不想亲近的对象身上,他们今天的行程可半点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地方。

 

  他不确定绿谷是怎么想的,或许就连绿谷自己也不知道,反之亦然。在这方面他们接触得太少,像两个陡然被抛进猛兽观察区的研究员,本身也是对方眼中的祸患根源;研究对象的行为习性他们了如指掌,亲身相处上却缺乏实际概念与好印象。

 

  但就算以前曾扭打撕扯甚至咬上过那么几口,进来之后还没有。

 

  而且今天过得不算无聊。

 

  “随便你。”爆豪回答。

 

  那双湖水色剎那漾开粼粼清亮的波光。绿谷悄悄吐出一口气,泄露了刚才不自觉的屏息。

 

  两人毕竟是普通青少年,不是少女漫画或晨间剧主角,稍一回神立刻被这种直白过头的对话搞得彼此都有些尴尬。

 

  幸亏绿谷很快垂下目光。

 

  想啜一口捧到嘴边的咖啡故作镇定,却忘记先前亲手洒了层肉桂粉,猛一凑近,咖啡没喝着,倒对自己杯子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仿佛赢得一场压根没说好的瞪眼比赛,一股奇异的熟悉与胜利感突然湮灭了所有不自在,爆豪哼笑一声,近乎洋洋自得地拿起了自己的马克杯。

 

 

  有些关系像孩童手上的肥皂泡,嘻笑间随口一吹,飘忽扬起一大把,绽耀出炫目的七彩虹光,未及落地便破灭成一滩滑腻湿泞的水渍。

 

  有些则像风滚草种子,藏裹于一丛扎手的棘刺,滚过荒凉漠野、越经严酷砾地,终在一处恰当的沃壤向下扎根,破土生长,迎风抽桠。

 

  在这股略带别扭的善意中,两头围绕着对方打转的戒备小兽终于松动心防,逐渐放下了爪子与竖起的刺。

 

 

 

  两人正商量着晚餐怎么解决,不料咖啡还没喝完,爆豪胜己就接获了事务所示下一趟紧急调派。

 

  过去一个月,事务所对他的遭遇体谅到底,然而满大街罪犯可不理这些,先前多亏老板动用人脉从异地借调了两名英雄过来支援,这才堪堪顶下爆豪的缺,情分暂且不论,个人能力倒在这时呈出淋漓尽致的体现。

 

  现在那边来讨人情,老板自是二话不说将爆豪打包了送过去,只差没系上缎带附赠人手一份伴手礼。

 

  依照简报,G市检警掌握了一处人口贩卖据点,循线竟掘出一条发展已趋成熟的产业链。一批批遭绑架或拐卖而来的受害者成了一匹匹打上烙印的牲口,在黑帮辖下经营出规模不小的会员制私人俱乐部,标榜绝密隐私,官能刺激不吝溅血,专供光怪陆离的享乐。

 

  检方无从确估受害者人数,只能初步确认此地同时挂勾黑市器官的流通。

 

  检警并未错失情报,却杠不过市场背后的供需之手,政商势力盘根错节,以致警方虎视眈眈了整整四个月,竟苦苦等不来行动许可。

 

  近日检方谈成了几笔交易,内部心照不宣,许可下达在即,筹备多时的专案小组摩拳擦掌,当下尽可能联络了更多菁英协防黑帮火力,打算趁此一役一网打尽。

 

  展场正位于火车站附近,爆豪还在接听,萤幕上仍是简报资讯,绿谷从只字片语听出端倪,滑动手机一查,不到四十分钟后将有班直达G市的班次。

 

  爆豪扫了眼递到面前的车次表,应允了这项突如其来的指派。

 

  只是结束通话之前,他仍然实事求是地问:“为什么找我?”

 

  爆豪没打算推托,但这天他休假,行踪下落完全不如事务所内当职的英雄稳妥,那方又有几分迫在眉睫的急切,这头油得滑不溜手的老狐狸却特意将任务塞过来,除了偿人情债,肯定自有一套考量。

 

  ‘你不是休了一个月,是憋了一个月,爆心地。’

 

  电话那端的笑意温润和煦。

 

  ‘踹门开干,别给我留面子。’

 

  “……?”隔着段距离与咖啡厅的背景音,绿谷出久其实听不清线路另一端的人说了什么。

 

  但那一刻,瞥见爆豪胜己脸上的表情,他不由坐直了身体,脊梢跟着窜过了一丝源于本能的危险兴奋。

 

  那双锐利红眸被烽火点亮,战意昂扬。

 

  ≯

 

  兴许是老板那句“踹门开干”,也可能是临行前绿谷出久在火车站那句“武运昌隆”,这趟指派任务果真顺遂得酣畅淋漓。

 

  许可下达当日连绵阴雨,行动小组不得不在风雨斜飞的夜幕中集结整顿。及至行动前一刻,蓦地云破月来,仿佛天上有只眼睛骤然睁开,全程见证那衣香鬓影下掩不住浓浓尸臭的鼠窝覆灭倒台。

 

  外援英雄在整起行动居处外围,碰触不到核心情报,只需倾力支援行动小组。本回行动目标分为地上俱乐部与地下关押层,行动小组在攻入后三管齐下:逮捕、搜证、救援不相耽误,明确分工,顺势合作。

 

  专案小组筹措周全,指令一下,由各出入口无声无息推进战线,抢占先机,迎面打得一干帮派份子措手不及。

 

  黑帮毕竟不是乌合之众,起初猝不及防,却在极短时间内作出反应,掌握形势,分拨调度,竟在遭受突袭不到十分钟内完成了相应分工,部分忙着掩护贵宾转移、部分急于销毁物证、个别战斗能力较强的成员则与职业英雄正面交火,争取时间掩护同伙撤退。

 

  爆豪胜己被分配入逮捕组先锋队伍,他们是精锐主战力,对那些衣衫不整、嘴上叫嚣却只能发着抖束手就擒的顾客不屑一顾,犹如烧红的利刃划开奶油,先锋队伍长驱直入,势如破竹。

 

  帮派份子能迅速应变,除却占尽地利与平日训练有素,全赖监控室指挥调度。专案小组早已推估出此地应有干部坐镇,却刺探不出身分与详细人数,直捣监控室遂成先锋队伍的优先要务,擒获首脑,以利将群龙无首的一盘散沙彻底击破。

 

  “爆破”原不利于室内施展,偏偏这座俱乐部为夸耀排场豪奢,不仅大厅,一楼天花板全面挑高──爆豪胜己一进门,嘴角扯开一抹狞笑,反手那记爆破甩到背后偷袭的杂鱼膝上,乘着鬼哭神号的背景乐与后座力轻松飞越大半长廊,所到之处监控尽毁,短时间内便令监控室失去了对一楼的控制基础。

 

  此举打乱了敌方阵脚,挫下一记迎头痛击,张扬霸道的高昂士气更激励了整个专案小组。尽管因个性考量没被派往建筑地下部分,未能参与亲剿这一整道罪恶产业链的命脉核心,事后爆心地仍得到了足以让下达人事指令的老板满面春风的专案考绩。

 

  及至后半夜,即便帮派干部在监控失能后毅然切断电闸,黑暗中引发了一场敌我难分的混乱恶斗,所幸初始安排得当,场内各处不乏个性附带照明效果的英雄,历经一番激战,局势由专案小组全面掌控,整座据点一锅端翻。

 

  雨转多云,缺月时遭所掩,而人间灯火不坠。终在警消鲜红闪烁的灯色与救护车疾驶来去的呼啸声里,尘埃落定。

 

  局面一倾圮,爆豪便由一楼内部被转派往室外巡狩脱逃罪犯。有他坐镇,平日灰败破落的侧巷火光此起彼落,纵成一场不屑旁人欣赏的狂妄烟火。

 

  窜出的老鼠少了,爆豪知道大势底定。外围人员职责至此,待现场清空,他的任务就算宣告结束。

 

  无边夜色不知不觉泛染钴蓝,爆豪已经将近四十分钟没再目击任何潜逃份子,他活络下关节,舒出了一口气。

 

  这条侧巷未安装任何直接照明设施,全凭外头警用灯的折映与自身个性执行任务,逮人是足够了,然而直到天色足以视辨周遭,爆豪胜己才有机会将守了半夜的地方仔细环顾一遍。

  

  “……”视线陡然停落于墙角异状。

 

  金发的英雄红眸一凛,蹙起眉尖,神色间尽是加强的警戒。

 

  他迈开脚步,走向了那座底缝下沿渗出一行血迹的变电箱。

  

  


 

  -TBC.-

  

  会是什么呢?

 

评论 ( 29 )
热度 ( 489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