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赴光逆行 06

✁ 原作向。英雄很忙,要解决案件,还要去追他的竹马。

✁ 01 02 03 04 05 

 

  星期四一早,门铃在十点准时响起。

 

  绿谷出久正在举哑铃,锻炼到一半没打算中断,就着空出的一手去开门接包裹。

 

  不料门一打开,外头的“快递员”令绿谷当场楞在原地,哑铃差点掉下来砸到自己脚上。

 

  “小胜?”

 

  爆豪胜己没应声,上下打量了一眼他的家居服和满脸反应不过来的表情。

 

  “……”两造定定对望了几秒,在越发尴尬的沉默中双双意识到,事情恐怕和自己想象得不太一样。

 

  “我……我以为──”脑中飞快运转,把整个经过回放一遍,绿谷终于完全反应过来,思路顿时卡了一下,连忙道歉:“对不起!我……”

 

  他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完全没想过爆豪会邀请他一起去,尽管脑中混乱一片,却本能地感到说出这种话似乎有伤感情,虽然事实上他们之间或许根本没什么感情可伤的。

 

  “我、我睡过头了……还没换衣服。”磕磕绊绊扯来一个理由,可话一出口绿谷就后悔了,哑铃仍拿在手上,哪个正常人会握着这种东西睡觉还若无其事带来开门?哪怕说是锻炼到忘记时间也好啊……绿谷欲哭无泪,只能心虚地将哑铃悄悄往背后藏。

 

  前后一想,爆豪也明白了症结所在,他确实没说清楚,但现在绿谷不打算承认这层误会,还随便搪塞来一个蹩脚的借口指望他买单──脸色一下沉了下去,爆豪从口袋掏出一只信封,随手塞进了门口信箱里,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便走。

 

  “……小胜!”心中一急,绿谷伸出手,一把握住了爆豪手腕。

 

  尽管发自内心想挽留对方并好好地道歉,然而那一瞬间,绿谷心头确实涌生出一股无力与无助感。

 

  总是这样。

 

  比起医院那段日子,这才是他们旧有的相处常态。

 

  他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惹怒对方,越想弥补越反倒容易把事情搞砸,但是──绿谷心中有道小小的声音微弱地为自己分辩──但是小胜对他的耐性和容忍度也的确比对谁都低。今天如果换作是其他朋友,他相信小胜不会像对待自己那样粗暴地甩开对方,至少会愿意多停留上几秒,给人一个解释的……

 

  那双红眸冷不防回过头来,气势汹汹地瞪向绿谷出久。

 

  ……机会。

 

  绿谷一怔。

 

  ──就像现在一样。

 

  那只手腕仍教自己握在手里,没有被甩开、也没有挨揍或迎面一记爆破。

 

  张开的嘴一时间忘了语言,甚至忘了要道歉,绿谷出久傻楞楞地看着回过头的爆豪胜己,好像看见了前所未见的全新物种──

 

  “小胜。”他脱口而出。

 

  仿佛发现者拥有命名权,拥有了一次重新定义的机会。

 

  “我……没有想到小胜会过来。”他吞了口口水,小声地承认。“电话里约定的时候,我搞错了……一直以为是寄快递。”

 

  他望着爆豪胜己的眼睛,脸上的表情混杂了忐忑、害怕被拒绝的谨慎、又有几分期盼的诚恳和彻底豁出去的坦然面对。

 

  “小胜……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他错过了他的邀请,但那份邀请如同一枚打好缎带的礼物盒,静静地摆在原处,还未过期或沦为报废品,只等待着被人拾起,小心翼翼递送出去。

 

  爆豪胜己盯着他,眼神称不上和善,可总算不再写满怒意与攻击性。

 

  “嗯。”

 

  欢欣的雀跃剎那从眼角绽开到脸上,绿谷出久松开抓着他的手,颊边忽而染上一抹红晕,他拉了一下自己汗湿的前襟,尴尬地补充:“那个,虽然可能要等我一下,我先洗澡换件衣服……大概二十分钟?”

 

  好不容易把人请进门,绿谷放下哑铃,转眼忙成了一只团团转的蜜蜂。

 

  他对住处没什么要求,又是一个人住,当初租的是最简单的1R户型,一进玄关,整座房间一目了然,别说厨房,连个象样的瓦斯炉也没有,碗橱下电磁炉和电饭锅整齐地收在一起,明显不常下厨做饭。

 

  房内空间宽敞,除了基本装潢,整体摆设简单到透出一股单身男子无望脱单的不讲究感:一套书桌椅,一张茶几,电视对面是一组双人沙发床,整个屋里最值钱的要属电视旁的玻璃立柜,展示着形形色色的英雄周边。

 

  没有接待客人的准备,沙发床还维持在随时能躺下的偷懒状态,他们没有熟到能自在地坐到对方床上,绿谷让爆豪稍待一会,连忙回头折迭收拾去了。

 

  整出了沙发,将茶几拖回原处,倒也是个像模象样的客厅。

 

  “小胜要喝点什么吗?”想招待客人,绿谷才发现自己不太确定对方嗜辣之外的口味。“有红茶和牛奶,还有之前收到的咖啡礼盒,虽然一直没拆过……蛋糕呢?昨天买了──”

 

  爆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什么也没要,赶羊似的把人赶进浴室去洗澡。

 

  这是他第一次踏进绿谷的房间,倒有印象以前刚搬入雄英宿舍的时候班上曾举办过互相参观那种无聊的评选活动,后来忘了是切岛或上鸣提过,这家伙的宿舍房间满满都是欧尔麦特──和那一比,现在这住处普通得多,虽然电视旁的玻璃柜仍摆满了英雄相关收藏,各时期的欧尔麦特模型也大大方方地独踞了一整层,却不再像粉丝建神坛那样夸张地摆得铺天盖地。

 

  但爆豪胜己清楚,这一切无关淡弱或遗忘,只是信仰的内化:少了几分盲目的狂热崇拜,真正去触碰偶像的精神核心价值所在。

 

  目光扫向玻璃柜的其他格层,在众多英雄各展英姿的五颜六色模型里一眼瞥见一张阴阳脸,整个A班最早被厂商找上推出周边的英雄──爆豪嘁了一声,内心对竹马的摆设品味进行了严峻批判。

 

  绿谷的动作俐落,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连头都洗过,刚吹干的头发透出了柔软发亮的蓬松感,像刚送洗回来的绒毛玩偶,让人生出一股想将那头卷毛揉乱的冲动。

 

  换上一身清爽的白色连帽卫衣,让热水澡氲红的雀斑娃娃脸露出了笑容。

 

  “我准备好了。”

 

 

 

  去到现场,绿谷出久总算搞懂了这份招待票的特别之处──展览正式开幕订在星期六,策展者则在展前两天邀了些业内友人及媒体和自媒体前来;省去排队和人挤人的功夫,稍微体会了一把VIP的观展体验。

 

  这次的展出主题是材质结构与解构,将科技与特殊个性者结合,改写各种材质的既定印象。

 

  绿谷出久最喜欢的展品叫“分海”:仿佛没有玻璃的水族箱、平地矗起三公尺高一整面几乎覆盖了整个房间的水方块;里头辟出通道造就简易的迷宫,穿行时偶然驻足,举目所见谧蓝一片,上方水色荡漾下波光,迷离幽凉。试探性伸手,轻易便穿透。

 

  迷宫尽头由一只水雕象镇守,鼓励参观者穿水而过。

 

  那是现场少数开放自由触摸甚至自由穿行其中的展品,由名为“砌水”的个性者悉心打造,据设计者表示,他原本希望能将展品造得更宏伟,还想在水里放些热带鱼丰富自己的作品,可惜未能执行。

 

  惊艳于那一片水光潋滟的纯粹感与视觉震撼,绿谷忍不住追问:“为什么?”

 

  “游着游着,鱼会掉出来。”设计师笑道,“走在里面的时候感觉不出来吧?为了安全起见,单一水方块的厚度不超过一米宽,要是小孩不慎走进水里,伸手就能捞出来。”他比向场边穿着救生衣的搭档。“我这里大概是全场唯一配备救生员的展区了。”

 

  三人顿时都笑了。

 

  还有一系列展品,命名为“国王的衣橱”:一眼望去,展示的似乎是那座异常华丽的衣柜与一副副黑铁雕构的人形展示架。

 

  这里的展品同样开放触摸,却同时有张告示牌顽皮地表示,请不要触碰到展品之外的摆设──例如衣柜及展示架。每座展示架前的地面上贴有一双鞋印,示意游客站在那距离上进行体验。

 

  在设计师的鼓励下,他们各挑了一座展示架,伸手去摸。

 

  一伸手,指尖立刻触及意料之外的手感,两人有些吃惊地对望了一眼,忍不住各自摸索下去,想知道衣服的全貌是什么样子。

 

  衣柜两侧各放着一座立镜,两人摸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设计师谐谑的幽默感──从镜子里看来,他们就和抱着人形展示架毛手毛脚没两样。

 

  又过十几秒,设计师喊停,问他们摸出答案没有?

 

  绿谷还在犹豫,爆豪先答了出来,他面前的那件是连帽毛衣外套,延伸出的帽带上各缀有两道流苏,流苏和帽带及毛衣本身材质面料截然不同。

 

  “我不太确定……这件上半部分材质很薄,底下蓬蓬的好几层,应该是纱或蕾丝,更底下又是那种薄薄的感觉……有两条。”绿谷尽力比划着,由他比出的尺寸看来,这件衣服并不像成人该有的尺寸。

 

  “是舞衣吧。”爆豪竟然楞是从这点叙述里听出了线索。“小孩穿的。”

 

  设计师露出笑容,让他们翻看一旁的电子素描本,答案全在里头。包含初始的设计稿、以及用可见材质裁缝出来以后穿在展示模特身上的模样;最关键的答案则在最末页──这位设计师的个性是“空气织物”。

 

  “好厉害!这么多不同的材质都能做出来。”绿谷赞叹。

 

  “噱头而已。”设计师面露感慨,“除了参加这类展览,看不见的衣服可卖不出去,全是手工订制,价格压不下来,但寄出之后客人通常找不到衣服穿上第二次。”

 

  “防弹背心呢?”爆豪问。“像那样的东西也做得出来?”

 

  听见这提问,绿谷精神一振,思路跟着活络了起来──看不见的衣服当然没什么可穿性,看不见的装备就不同了,战略价值上直接飞越了一个档次;还有同届的叶隐,有了同样目不可视的衣物,往后在战斗条件上也将弹性许多。

 

  “我的个性原理是把空气转换成各种纤维造物,防弹背心的话……软式的还行吧。”

 

  二人立刻和设计师要了名片。

 

  尽管开了个别扭的起头,一整天下来,他们却出乎意料地玩得意犹未尽。两人感兴趣的类项差不多,还同样是一旦专注下来不太搭理旁人的类型,有了相近的观览步调及交流节奏,整趟走下来格外流畅。

 

  此次展会一大赞助商是知名连锁咖啡店,从展场出来,外头正对着一间分店,展出期间凭票根可享特殊折扣。他们不太抗拒这类商业操作,像被饵食诱引的鱼群,随波逐流地乖乖游进了咖啡厅里。

 

  绿谷高高兴兴地发了则朋友限定动态,放上在“分海”尽头、爆豪替他拍下穿越过水雕象的瞬间,极力推荐朋友们去看这个展览。另外私敲了叶隐,把“空气织物”的名片发送过去。

 

  爆豪看见了那则动态,连带读到了底下亲友团的回复。“你还没约人去看?”他问。

 

  绿谷楞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意识到,对方会这么问,是因为当初他以为爆豪要直接给自己两张票。

 

  “因为不确定大家对这主题有没有兴趣,时间上也不太好安排,原本想等展出一段时间后看看风评和反馈。”踌躇了一会,他鼓起勇气开口:“以后……”

 

  “什么?”

 

  对上那双读不出情绪的红眸,绿谷几乎反射性有些退缩──但立刻地,他又制止了自己这种念头。

 

  隐隐约约地,他在这段原本已经不抱奢想的差劲关系里摸索到了某种转机,像那份差点错过的邀请,又像今天只能以指尖辨认却不可视见的空气织物;他不确定全貌是什么,但他希望有机会能再多触碰一些。

 

  “以后如果看到类似的活动……我还可以邀小胜一起去吗?”

 

  

 

 

  -TBC.-


  稍微拿掉偏见,或许会发现对方其实没那么讨厌或不可理喻

  顺着对的纹理摸,总有一天或许能摸索出答案

  写着写着好想去看那个展啊(=´ω`=)


评论 ( 48 )
热度 ( 662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