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赴光逆行 05

✁ 毕业后一年,绿谷出久在医院偶遇舆论缠身的爆豪胜己,与他伤痕累累的秘密。

  原作向。英雄很忙,要解决案件,还要去追他的竹马。

✁ 01 02 03 04 

 

  三月像薄薄的透光历纸,一不留神被风吹开。

 

  四月忽然就来了。

 

  随着爆豪光己术后复原良好、转往住处附近医院进行后续疗程,绿谷出久的生活重回常轨,英雄爆心地也在暂停活动一个月后如期回归。

 

  不像爆豪胜己切断过对外通联整整半个月,这段时间绿谷出久持续追踪着话题及舆论走向。

 

  事件过去一个月,舆论及公众关注度大幅下降。血腥味淡了,鲨鱼般的媒体也跟着散了,只剩网路上几则仍有余热的零星讨论与一些不上不下的谈话节目紧追不舍。

 

  绿谷出久知道爆豪胜己绝不会公开案发当日的一切,即便那无疑能为他换回超过七成的大众理解与同情;不仅出于个人自尊,一旦那么做,爆豪光己会在一夕间失去案件受害者及英雄家属这两道隐私条例的双重保护,曝光于大众面前,成为非自愿性公众人物。

 

  于是绿谷出久成了案件关联者之外,唯一知晓所有真相的人。

 

  就像深夜那一战让爆豪知悉并保有了绿谷的秘密,医院那段日子,则让绿谷目睹并保有了爆豪的──爆豪胜己一次也没有告诫过他不许泄露出去,但绿谷出久明白,某些秘密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毋须提起的秘密。

 

  当一个人此生最大的弱点被握在另一个人手中,其后却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安稳过活,那么,他们之间再怎么说、也不会是形同陌路了。

 

  抽去医院这道交集,两人的连络并未跟着断线。无论出于习惯、在意、或说不清的执念,某天一旦有机会抛开根深蒂固的成见,才发现一直留心的对象突然熟悉得令人措手不及,像狡猾的四月挟持着绿意一夜间扑进窗台,想都没想过要亲近的竹马一瞬间扑到眼前,gao清wu码,新鲜之余陡然生出了几分微妙的尴尬。

 

  幸亏别扭没能持续太久,很快被来自绿谷的讯息打破。

 

  他认真地建议在恢复英雄活动前,爆豪或许可以考虑拯救一个人。

 

  ‘谁?’

 

  ‘记者小姐。’

 

  换成其他人胆敢把这答案甩到爆豪面前早就点着了炸|药引信,但发来讯息的是绿谷,世上最不可能对这件事落井下石的对象。于是爆豪皱着眉头,不算抵触地点开了对方随即传来的键接。

 

  键接转入当日跌倒那名记者的个人主页,只见评论区涌动着大量留言──

 

  ‘去死’

 

  ‘去死’

 

  ‘挖不到新闻就自己炒作,以为所有版面都是娱乐版吗?恶心!’

 

  ‘新闻业都沦丧到变成制造业了www’

 

  ‘平常不怎么看新闻,这才知道原来记者都是这副德性,还好我不怎么看新闻w’

 

  ‘走位烂,演技差,丑八怪也敢蹭热度抢镜头,想红想疯了吧?垃圾!’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不是爆黑就是爆黑买通的卧底吧?现在爆心地被事务所停职你们满意了吗?’

 

  ‘爆心地会回来吗?快一个月了吧……’

 

  ‘莫名其妙被黑了一把,受害人反倒遭受停职处分。呵呵。’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去死吧,丑女!以死谢罪!!’

 

  ‘去死!去死!去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去年八月的贴文有惊喜w这张是自宅拍出去的照片对吧w’

 

  ……

 

  留言中不乏力挽狂澜的呼吁和制止,掺杂着指责爆心地粉丝网路霸凌、与驳斥不知真面目是粉是黑的反唇相讥,然而全敌不过页面上祭典似的狂热气氛,营造出了一种喧嚣的闹腾,仿佛发言中往记者身上多踩一脚,就又往正义更近了一步。

 

  那不是记者的私人帐号,而是新闻台要求旗下记者各自开设以吸引用户点阅追踪的经营性主页,贴文内容多半涉及工作日常,以及自己的报导在新闻台官方帐号刊载的键接。八月的那则贴文在爆豪浏览时已经删除,但更激发了网友喜孜孜地分享备份,截图中的照片拍下了窗外一片狂风暴雨,原贴文里慰问着此刻在台风天里辛苦奔波的同仁,并叮嘱民众关注动向注意安全。

 

  这时绿谷又传来一份压缩档,爆豪下载了打开,里头是一个个秒数不等的视频,有些甚至手震得厉害,全是在场民众以手机或相机从各角度拍下的当日记者跌倒经过。

 

  爆豪不清楚绿谷从哪里找来的资源,但他知道这肯定经过对方的搜集和加工,毕竟这回引爆话题的根本不是记者,而是后来他对记者说的那句话──但在绿谷发来的视频里,毫无例外都结束在记者跌倒在地的画面。

 

  爆豪刷完留言,把视频看了一遍,反手打开自己的个人主页,开骂了。

 

  于是在回归前夕,爆心地又点燃了一波新闻热潮。

 

  明眼人都能从视频看出记者这一跌绝非刻意设计,当日行进路线无从预料不提,一个记者跌倒可称不上体现专业素养,若非爆心那句回应太过出乎意料,跌倒本身也没有任何新闻价值可言。要说设套,搧风点火的可是后来光顾着出声却不去扶助的另外两名不同新闻台的男记者──冒着自己在全国观众面前丢尽脸面和丢饭碗的风险去给同行垫脚当台阶?倘若记者真想趁此博取关注,事发后不会始终保持如此沉默的低调,毫不为自己辩解,也未应邀在任何节目或平台露面。

 

  爆心地一表态,风向立刻就变了。

 

  粉丝们立刻跳出来保驾护航,坚称“到记者页面生火的通通是黑子”;他们被晾了将近一个月,眼巴巴盼望爆心地有所表示,得根鸡毛都恨不得当令箭使,如今爆心地一露面就是火力十足的痛斥,简直惠赐了人手一把鸡毛撢子,气势汹汹地挽起袖子冲进记者主页打小人去了。

 

  一部份先前跑到记者页面下攻击的粉丝不服气,认为他们无非是想替爆心地讨回公道,如今却落得两面不讨好,让爆心地反手一出炸得脸黑;全被先前理智尚存却争不过他们声势浩大的粉丝接力喷得摸门不着,还有些忙着爬到安全阵地的墙头草,脱离之前抢着多踩两脚以明志自表。

 

  爆心地暂停活动的消息连一众友人都感到吃惊,更别提粉丝有多么着急,如今失踪人口一上线就开炮,熟悉的作风简直令粉丝手舞足蹈,原本担心或许不会如期回归的疑虑,也在炮火间尽数烟消云散了。

 

  粉丝之外,大众对这份声明褒贬不一,有部分声浪质疑爆心地何以在事发将近一个月后临届复出之前才发表声明?然而最初连暂停英雄活动的声明都由事务所代为发布,不少网友指出,或许就是忙于私务所致,如今才现身说法,也符合了先前告假一个月的估期。

 

  大众是善忘的,时隔一个星期的新闻就印象淡薄了,更何况是一个月后凑到自己眼前的“正义”,看别人吃得欢,连忙跟着塞进嘴里囫囵吞枣,没什么人提起爆心地对于当日发言毫无回应这茬,偶尔冒出几个,也被草草打成黑子按了下去。

 

  沉寂多时的记者终于出声,在简短的发文里提及连日的紧绷及压力,对爆心地的声|援致上谢意,并为自己当日不慎失足给对方带来的后续影响道歉,她也是粉丝,明白爆心地的英雄原则。

 

  当初舆论烧得轰轰烈烈,也就爆心地巍然不动地矗在那里,沉默与发言同样铿锵有力;换做其他英雄,倘若精神上一个扛不住,或许真要质变成无限期的休整。

 

  总体而言,舆论风向对这则贴文的立场表达了肯定,至于文中部分措辞上的粗鲁以及珍惜粉丝或否而引爆的下一波掐架,就是另一个没那么吸引社会关注的战场了。

 

  “……呼。”

 

  绿谷出久放下手机,松出悬吊许久的那口气,往枕头一倒,终于睡上整整一个月来,最安稳的一觉。

 

 

 

  过了几天,绿谷出久在事务所值夜班时瞥见爆豪胜己的来电。

 

  爆豪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他,绿谷下意识以为是长辈身上有什么新情况,他一个机灵站起身,匆匆向搭班同事知会了句,赶忙跑到外头把电话接起:“……小胜?”

 

  察觉了电话接起前的间隔和他语气里的仓促,爆豪劈头就问:‘你在上班?’

 

  “嗯,不过目前没有通报,在弄文件……”绿谷忐忑。“小胜那边,怎么了吗?”

 

  那端沉默了几秒,就在绿谷一颗心越吊越高的时候,才听那端憋出一句:‘臭老太婆……’

 

  后头的句子听不清晰,绿谷连忙追问:“光己阿姨还好吗?”

 

  ‘好得很。’爆豪应了声,‘臭老太婆一个朋友承办策展。之前和人拿了票,现在她去不了,又说不用掉不好意思,问你去不去?’又补充了句:‘设计类的,票有两张。’

 

  “诶……?”绿谷想了想,啊了声:“是关于材质结构和解构那个?之前宣传期的时候我关注过!”宣传期关注过介绍,绿谷还记得展期是从下周六开始,持续展出一个月。

 

  ‘嗯。’

 

  “真的可以吗?我记得一张票不便宜。”竟然一口气要送给他两张吗?不过想想也是,当初光己阿姨应该是打算和叔叔一起去。

 

  ‘拿的是招待票,反正不可能转卖出去。’

 

  绿谷连忙道谢,雀跃地请爆豪替他转达。

 

  ‘下礼拜四你休假吧?’

 

  前几天在班级Line群,众人抱怨着新人排休抢不到热门周末的时候绿谷附和过两句,他已经连续两个礼拜休到周四了,接下来两个礼拜还得继续休。绿谷没想到爆豪注意到了。

 

  “嗯!”

 

  ‘你现在住哪?’

 

  理所当然地想成爆豪打算寄快递把票送来,绿谷便报出了自己的住址。

 

  ‘早上十点。醒了吧?’

 

  “醒了!八点之后随时可以过来。”

 

  那端嗯了一声:‘那就十点。’

 

  “好。”现在的快递抵达时间能指定到这么精准了吗?没有多想,绿谷出久一口答应。

 

  回到办公室,绿谷一面整理剩下的归档文件,一面高高兴兴地想着,另一张票要约谁一起去看才好呢?

 

 

 

 

  -TBC.-

 

  太天真了,绿谷同学,你不知道现在收快递都要一并签收快递小哥的吗?


  补充一下,我想了很久怎么比喻(?),不太精确不过大概像是:之前恰巧帮了一直关系极差的领导一点忙,后来某天领导突然说,有两张用不上的展览票问道要不要。这时候一般人都会觉得是送自己两张票,不会认为领导是要亲自出马和自己一起去用掉那两张票吧😂😂

评论 ( 79 )
热度 ( 608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