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赴光逆行 01

⋄ 说明:毕业后一年,绿谷出久在医院偶遇舆论缠身的爆豪胜己,与他伤痕累累的秘密。

    原作向。英雄很忙,要解决案件,还要去追他的竹马。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分级:NC-17

⋄ Author:RiAN日安

 

  三月的阳光融化在窗玻璃上,暖洋洋地漫进单人病房。

 

  “绿谷,你和爆豪是老朋友吧?”放下遥控,床上伤患忽然出声。

 

  “……诶?”

 

  面对事务所前辈突如其来的问句,绿谷出久一愣,手中原本削得稳稳的苹果皮就这么断开,红彤彤地挂在尾指上,晃呀晃。

 

  他和小胜是“朋友”吗?

 

  这个问题纯属假设,还需要缜密的推导论证,在绿谷心中简直能归入数学甚至玄学范畴。

 

  所幸病床上的前辈误解了他的停顿,立刻摆了摆手:“没别的意思,最近爆豪那件事不是闹得挺大的吗──我记得你们俩是雄英同学吧?还有报导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什么的。”

 

  “只是老家住得近而已。”绿谷苦笑了一下,“说是一起长大,在学校的时候关系也称不上好,去年毕业之后就没有联络了。”知道对方想问什么,他老实交代道:“关于‘那件事’的话,确实有人在班级群组里关心过,但别说回复了,小胜连讯息也没有读,所以我也不知道细节或内情。”

 

  英雄爆心地的新闻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网友以屠板之势袭卷新闻评论不说,各大职业英雄论坛与匿名板块简直架上了营火,延烧成一片粉黑撕得敌我难分的大乱斗;这份关注随着愈演愈烈的舆论冲突上升了高度,争执起“实力资格V.S英雄品德”,一路扩散到市民责任、职业英雄商业化的反省及声讨,如火如荼冲上了数档全国性谈话节目。

 

  这场骚乱起因自上周五午间播出的一段新闻画面。

 

  当日警方与职业英雄接获线报联手出击,冲上第一线的爆心地几经缠斗、终在追逐战中制服了现行犯,宣告擒获数月来在各商业区接连策放多枚炸弹的主谋。

 

  化解了潜在的不安及公共危险,本该是大功一件,但因追捕过程中的瑕疵,据传有无辜市民遭到歹徒引爆的炸弹波及,伤重垂危。

 

  媒体被围挡在封锁线外,仅止拍摄到救护车急驶而来又匆匆离去。事后院方与警方态度低调,除了表示受伤民众已获得相应救治、并会对家属负起全责,其余详情则闭口不谈,只是一再强调这桩意外并非人为疏失,而是犯人暴起所致。

 

  事后虽未被究责,当下这个插曲显然捣毁了爆心地向来宣称的绝对胜利及彻底压制,将犯人移交给警方后,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名方才立下大功的年轻英雄身上毫无得色,反倒绷着张脸,紧抿唇线,面罩下略泛血丝的红眸锋锐而凛冽,就连简单一个拒绝采访的手势都透出一股难言的暴戾。

 

  他明确表态了拒绝采访,但记者们哪肯放过这名话题不断人气不坠的争议性英雄,冲着收视率,拦是不敢硬拦,带上摄影师与收音麦克风紧迫追击的姿态却毫不马虎,接连抛出的提问一个比一个更加尖锐:“据传刚才有无辜市民遭到波及,请问爆心地先生在任务期间曾留意到这件事吗?”、“爆心地先生,过去一直有民众质疑在市民安危与个人胜利之间您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请问对此您如何回应?”、“据现场情况判断,该位市民伤势似乎相当严重,对此您认为自己负有责任吗?爆心地先生──请回答这个问题,爆心地先生!”……

 

  记者们抛出屡屡抬高的音量与越发激烈的措词,意图刺激这名舍身犯险、方才为大众捕获一名危险分子的沉默英雄──谁都知道爆心地脾气暴烈,要是能逼出几句失控的怒吼,这名英雄也算鞠躬尽瘁对他们新闻业做出了莫大贡献──这时代的阅听人越发嗜血,为取悦看客,若不下点狠手,新闻怎么精彩得起来?

 

  紧绷着脸,爆心地脚步加快,不发一言。

 

  事务所早有安排,调派了专车泊停在街口,等待接应突围的英雄。

 

  眼见不到几米就要失去目标,后方一名急于抢新闻的新人记者下意识伸手搭向爆心地的装备笼手。爆心地并未回头,笼手却在记者触及前一刻朝前摆开。

 

  说来倒楣偏逢凑巧,记者手中落空,脚下细跟鞋不慎踩进街面绽裂的磁砖空隙而不自觉,又一心急着去追,猛然一步没能迈开,就这么扑了出去,当街跌摔在众家同业面前──鞋都掉了一只,仍卡在刚才那道狭缝里──赤着单脚,丝袜勾破长长一道,专业形象荡然无存,看上去异常狼狈。

 

  闹出这么大动静,在场几乎所有目光连同部分摄影镜头都投往她身上。

 

  只有爆心地,恍若未闻地径直向前走,一贯坚毅的背影此刻几乎显出了几分冷酷的味道。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一名记者喊了一声:“爆心地!”

 

  有人接腔:“她都摔倒了啊,爆心地!”

 

  跌倒的记者倒没有出声,撑着擦破的手肘慢慢坐起身,呆呆看向那道英雄背影,似乎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如果这时爆心地头也不回地上车离去,或许还不至于点燃后头一连串的争端。

 

  但他回头了。

 

  那道毫无温度的腥红视线投向跌倒的记者,审视数秒,爆心地终于说出了当日媒体围攻之下,唯一一句话──

 

  “自己站不起来吗?”

 

  现场哗然一片。

 

  网民集体高潮。

 

 

 

  “我──”

 

  “嗯?”

 

  “虽然不了解内情,但我想,当天任务途中一定发生了什么。”递上切好的苹果,绿谷忍不住开口:“小胜的样子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看得出来吗?”明明都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凶相。

 

  “一看就知道了吧?”绿谷不假思索,语气笃定。

 

  “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话?”

 

  “不,那句话倒是非常地‘小胜’。”

 

  对着满脸认真的后辈,伤患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前辈……?”

 

  “真好啊──”刻意拉长的语调满是揶揄,化开在苹果味的阳光里。

 

  “我也想有个‘关系称不上好’的竹马。”

 

 

 

  01.

 

  从前辈那里告辞,直到等电梯的时候,绿谷出久仍满脑子都是刚才的话题。

 

  A班班级Line群即使在毕业之后也从未冷清,这次爆豪胜己被媒体放了大火,众人摩拳擦掌,纷纷关心了几句,问起有没有公关还击,说什么也要出声力挺;何况依照媒体热衷煽动的劣习,问到昔日同级身上是迟早的操作。

 

  然而话题悬了一天一夜,眼见已读数一点一点往上跳,却生生冻在了最后一道关口前。

 

  又过一天,他们没等到爆豪的回应,却先看见爆心地所属事务所发布的通稿声明:事务所对一切舆论与质疑不做任何回应,只是轻描淡写地宣布,爆心地基于个人规划,往后将暂停英雄活动一个月。

 

  声明一出,爆豪胜己彻底从公众面前销声匿迹。

 

  群组又沸腾了。

 

  可是别说Line,根据切岛在群里回报,就连去电也直接转语音,邮件同样石沉大海;上鸣洗板贫了几句让爆豪别想不开,但谁都看得出来他插科打诨下的焦急,恨不得爆豪下一秒就踹门进来怒斥句你说谁想不开了白痴脸!起码能确定人还在。

 

  最后是濑吕托了关系去问,事务所那边给出委婉的答复,表示暂停活动一个月完全出于爆豪个人意愿,并非事务所施压,更进一步详情则涉及隐私,事务所不便代为透露。

 

  碰上执勤,绿谷两次都得知的晚,下班刷完新闻一打开群组,该说的该问的早已经有人发声,尽管担心,却说不出什么新意,盯着群聊介面犹豫了整整十分钟,最终只有慢慢敲下短短的字行,跟着附和了一句。

 

  然后一整个晚上都在刷消息。

 

  他原本就是英雄爱好者,相当清楚搜情报、找资源、盯舆论风向分别该上哪些网站与论坛;不只各家电视台的公开片段,绿谷尽可能地搜集当天在场其他围观群众手机拍下的视频,一个个下载,重复播放,比对,交互分析。

 

  小胜的样子不太对劲。

 

  有别于平常面对媒体的不耐烦,打从移交犯人当下,他脸上就绷着那股略带焦躁的不耐烦。

 

  不是为了甩开媒体纠缠。绿谷想。小胜原本就赶着离开。

 

  可是几分钟前才刚解决一桩棘手案件,什么事情能让他走得那么迫切?

 

  看见事务所公告那天,绿谷终于忍不住点开与爆豪的私聊,对话串里最后的讯息纪录还是一年多前,那时他们在校外演习任务里被分派到一组,草草联络了几句会合事宜。

 

  他们从来不是那种过从甚密的青梅竹马。

 

  一年级深夜那一战之后,彼此间的芥蒂与歧见确实有所消弭,却不代表两人就此走上握手言和甚或志同道合的康庄大道。

 

  从稍有别扭到不尴不尬,渐渐地偶尔会就任务或战斗上的事实进行交流;直到三年级,绿谷才终于隐约感觉能和对方站在对等地位沟通。

 

  那段时期他们的关系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那份关系叫“同班同学”。

 

  不熟的那种。

 

  明明有许多话想说,然而真正打开对话串,绿谷困在了那方小小的输入框,脑中翻腾着无数字句,却没能理出一个清晰的思路,手边打了又删,修了又改,找不到适当的言语。想接近对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不令爆豪反感,从过往相处的经验绿谷并非一无所获,例如:每次当他试图关心爆豪的时候,他总会搞砸。

 

  他们之间似乎横亘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偶尔也能像其他同学那样普通交谈,但只要绿谷试图往爆豪本人靠近,往往一脚摔进去跌得七荤八素,连带完美地将爆豪彻底激怒。不进反退。

 

  想得出神,掌中手机冷不防被新闻推送的提示震动,触及了指尖,还没打好的讯息就这么发送了出去──

 

  ‘小胜’

 

  这声呼唤一下孤伶伶地悬在对话窗里。

 

  干巴巴的,像绿谷出久紧张的心情。

 

  他还是没能想好怎么开口,又不敢随便撤回讯息,只好消极地安慰自己,等小胜回复了再说吧。

 

  可是讯息始终未被读取。

 

  直到接连从切岛与濑吕那里得知后续消息,尽管绿谷依旧在意,倒不那么纠结了。

 

  以线上游戏来比喻的话,切岛出面就像放大绝──在绿谷眼中,如果连切岛同学也问不出来,意味着小胜什么都不想说,谁来关切也没用──当然,在绿谷这种老实玩家的观念里,暂时没有考虑到外挂之类的东西,当然更没曾想过那与自己之间存有什么关联性。

 

  暂时收住千丝万缕的思绪,绿谷乘上了一班几乎满员的电梯。

 

 

 

  刚下一个楼层,门板滑开,外头排了名坐在轮椅上的孩子。电梯内所余空间恰好足够容纳椅身,陪同的家属却进不来。

 

  见状,绿谷出久打了声招呼,在家属的连声道谢里踏出电梯。

 

  等候下一班的空档,他习惯性环顾了眼所在楼层。正盘算着如果下一班电梯同样满员要直接走楼梯,一抹有些眼熟的浅金冷不防掠过视野边缘。

 

  “……?”

 

  脑中空白了几秒,绿谷出久睁圆了眼睛。

 

  护理站前一道与医护人员交谈的熟悉背影,赫然正是他那人间蒸发的竹马!

 

  脑中完全无法思考,脚下已经迈了出去,绿谷差点在医院走廊奔跑起来──想也没想地──他伸出手,一下抓住了对方手臂!

 

  医护人员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吓了一跳,更别提爆豪胜己,回头的时候脸上完全是能吃人的表情。

 

  不期而遇地对上那张久违的雀斑娃娃脸,爆豪胜己跟着一愣。回过神,他敛住情绪,一双红眸登时凶光毕露,瞪得绿谷出久一个激灵,总算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突兀的行为和尴尬处境。

 

  “……对、对不起。”讪讪地,绿谷出久缩回了手,又朝被打断交谈的医护人员道了歉,退开几步站到一旁安静等候。只是那对殷切的绿眼睛巴巴地盯着爆豪胜己,仿佛担心自己一移开视线,他的竹马就会从原地消失不见。

 

  恢复运转的脑袋开始留心到细节。

 

  这层楼一样是住院部,而爆豪身上未穿着病号服,也没有配戴腕带,显然并非住院患者。轻便的衣着不是特别正式,比起探病,更像是以陪床为目的做出的选择。他的气色不太好,但那份透支与压抑感并非生理疲惫的直观反映,更近似某种紧绷到极限的心理压力。

 

  还有──

 

  上下扫视了一圈将近一年未见的竹马,绿谷恍然觉出一项他想也没想过的新发现。

 

  小胜好像……又长高了……?

 

  结束与院方人员的交谈,爆豪胜己一转头就瞥见绿谷出久呆呆地看着自己,也不知道脑子里打转着什么念头,看上去比平时更傻了。

 

  “喂,”他声色不善。“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啊?废久。”

 

  “我来探望住院的前辈。等电梯的时候正好看見……所以……”犹豫了几秒,绿谷出久反问:“小胜呢?”

 

  爆豪胜己没有答腔,面无表情。

 

  眉间微蹙,锆石红眸沉着尽敛,浅色眼睫因走廊光照投下一片幽影,近距离对望之下,又一次带给了绿谷出久那种说不出的压抑。

 

  又过几秒,绿谷出久不安地察觉了对方的出神。

 

  仅止一瞬,但那从来不曾出现在他所熟悉的爆豪胜己身上。

 

  爆豪身上不复当初戾气,却被另一股负面情绪所笼郁,属于成年男性的身姿体量并未明显削减,却无端令绿谷生出一丝摇摇欲坠的错觉。

 

  不能走。顶着谈话气氛紧绷又怪异的压力,绿谷告诉自己。

 

  出于某种近乎直觉的念头,绿谷出久毅然抛开连日来惦念关心又不敢冒昧僭越的迟疑和顾虑,态度前所未有地坚定了起来。

 

  就算可能被骂多管闲事,他也绝不能在这时候丢下爆豪胜己不管。

 

 

 

 

  -TBC.-

 

  整体为原作毕业1年后开展的故事,预计篇幅是长篇。

  打从第一篇〈Chilly Chili〉就惦念着的剧情,是我心中的胜出起点。

 

  部分先前短篇中的剧情若影响主线,将在〈赴光逆行〉里穿插衔接。

  一些老朋友们读到这里或许已经隐约猜出小胜正面对着什么了。


  ⋄ 胜出汇整页

  页面写毕业2年后,因为先前的故事皆为交往后。

  〈赴光逆行〉则前推一年,毕业后原本断了联系的二人不期而遇,故事于焉展开。

 

评论 ( 46 )
热度 ( 1062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