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廻哥,你有空吗?”绿谷出久站在书房门口,神色犹豫。

 

  “不会打扰太久……五分钟左右的话,方便吗?”

 

  治崎廻看了他一眼,一语不发阖上了笔电,视线扫向办公桌对面,示意他坐。

 

  老爷子自抱恙后日渐放权,承担下大半帮务的他没空当小孩褓姆,但要是那个小孩身具AFO第九代继承者资格,看管监护理所当然也成了他这名副手的分内职责──再一回想另一名继承人死柄木弔那副破样子,绿谷出久在治崎廻眼中简直与独苗无异,堪称家族未来唯一的寄望了。

 

  只可惜这个“寄望”目前不仅没甚自觉,毫无觉悟,甚至心心念念着远走高飞。

 

  绿谷忐忑地坐下,一时却没出声,甚至没敢看向治崎的脸,目光低低垂落在一丝不苟的齐整办公桌上,抿着嘴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时间一长,倒像专门跑来治崎面前发楞。

 

  治崎并未催促,只扫了一眼墙上挂钟。倒计五个刻度。

 

  他不乏耐性,他缺的是时间。老爷子体力健康衰退得厉害,死柄木弔不靠谱,而绿谷出久还像个孩子──要是当前能有合适人选管理帮务,别说五分钟,他可以二十四小时都盯着绿谷出久,把这名心态不端的少年按回正轨,直按到他足以继承第九代的责任与头衔。

 

  治崎已经够有耐性了。

 

  继承人的血缘限制明文写在帮规里,他检查了第八代的族谱不下五次,梳来理去仍只拣得出这两人;核心族裔本就人丁单薄,还出了那桩意外,中途殒落了一代人,这才造成传承上的断层。

 

  传承已经如此艰难,偏偏一年前绿谷出久还在十七岁那天来到书房,就和现在如出一辙,坐在那张椅子上,神色仓皇,最后期期艾艾地开口,向他出了柜。

 

  ……

 

  那一瞬间,治崎廻脑中闪现过许多画面,当中七成过于血腥略述不表,多半都与一枪崩了绿谷出久有关。

 

  理智占了上风,他终究没有动手。治崎素来是理智的,为了家族他可以抽离所有个人好恶,就连之前晚餐桌上死柄木毫无预兆挥出的那一刀险些割断他手腕韧带,他也仅只得出防范与不适任的结论。

 

  短短数十秒沉默过后,治崎没对继承人的性向发表任何看法,只问了绿谷的行事历,言简意赅要求他到指定医院一趟,倘若顺利,后续便没他什么事了。

 

  少年一愣。

 

  治崎廻盘算找代孕,给家族造个孩子。这一次,这孩子他一定带在身边,从小到大亲自照看。别像绿谷出久那样直到七岁成了孤儿才被接回家族,放外头养野了,有些观念扭也扭不过来,老惦念着优良市民勋章,一心怀抱可笑的英雄梦想;当然更会护卫周全,毕竟死柄木弔小时候要是没被绑架那一回,指不定现在还有个人样,至少能像正常人那样讲理沟通,不会专心致志地长成一个生人勿近的高能反社会。

 



--
参加场刊文册的稿子〈Hit and Run〉AU下的段子,现代美国黑|帮无个性背景,涂鸦形式的随笔

可惜没有时间和计画深写这AU,难得有机会以原作里的反派观点出发,摸了一下(*ฅ́˘ฅ̀*)

 

胜出非幼驯染设定,两人轨迹毫无交集,直到数年后〈Hit and Run〉中近乎一见钟情

从而以往,他的人生与他密不可分

……于是治崎想一枪崩掉的对象又多了一个(O

评论 ( 16 )
热度 ( 190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