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童话AU】安息之所 06

  ✁ 周末愉快!6k5的更新和喜闻乐见的剧情。

   0102。 03040506


   ❖、九

 

  那个有着两颊愚蠢小雀斑、一双绿眼睛又大又圆又傻的白痴测量员又落单到后头去了。

 

  察觉有道鬼鬼祟祟的视线隐约扫过自己后脑杓,爆豪胜己颈侧青筋一跳。

 

  随队测量员普遍识相,一般紧跟队伍中后,同个分部公会出身的冒险者更会额外留意他动向;按理来说,没人肯让测量员押队收尾──要是掉队怎么办?临时凑队的冒险者不见得会心疼折损的同行,却不能不心疼自己折损的声誉。

 

  爆豪来过西区分部几次,与两大地头蛇还算熟稔,两人平时大大咧咧,碰上任务倒毫不马虎,粗中有细;但这回不论切岛或上鸣,似乎都对他们的新测量员格外放任,毫不担心落在后头的绿谷可能把自己搞丢、或者被突然扑出来的猛兽一口叼走。

 

  反倒是向来心无旁骛的爆豪胜己,这回不知怎地偏替西区分部操起了这份烦心。

 

  一路披荆斩棘,历经数回有惊无险,这天探索队终于顺利走出未知领域,接下来只要穿越眼前这片温泉带,踏上外围森林用不了一天,就能抵达通往市镇的道路起点。

 

  “跟紧啊!等过了这段,接下来闭着眼睛都能把你们带到有酒的地方!”担任向导的上鸣打气了声,切岛守在中段,招呼众人仔细跟上。

 

  整片温泉带幅员辽阔,除了星罗棋布的高温泉眼,最令人犯难的还属那些不时喷发的间歇泉,此地阵风强劲,喷发的高温泉水迎风一打,倾泼范围扩大;倘若没有当地老手带领,就是半途想折返也难以脱身。

 

  峡谷深处的火山动向则是这一带地势中最为险峻的变因,温泉带距离山口甚远,可那端但凡有点动静,此地少不了一阵天摇地撼。在他们出发前两周才刚有一支队伍在穿越温泉带时不幸碰上地震,那场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撼折损了当中两名冒险者和随队测量员,都是失足落入泉眼被烫死的。

 

  踏进温泉带前,爆豪胜己猛回过头,准准对上了那道视线。

 

  猝不及防对上眼,绿谷出久心头一怵,连忙露出格外讨巧的礼貌笑容,只是那道弧度尾端不受控制地僵在嘴角,忐忑万分。

 

  爆豪胜己停下脚步,杵在入口,虎着脸监视那个小测量员加紧跟上。

 

  绿谷出久只能硬着头皮一步一步走过去。

 

  躲是一码事,被察觉是另一码;虽然紧张得都快要同手同脚了,但就算再给绿谷一百个胆子,他也没那么厚的脸皮就这样直接越过对方,活像一个新人排挤外地冒险者似的。

 

  过去听爆豪说起押运沿途的见闻,他还曾经悄悄梦想过和对方一起同行,眼下这个愿望倒能算是实现了一半,可惜晚了点,感觉也不对了。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金发的冒险者开口,语气不善:“测量员不押队,你连这点常识也没有吗?”

 

  “诶?知道是知道……”绿谷下意识回答,一瞥见对方眼底的轻蔑才发觉自己言行不一致有多傻,连忙补上:“大、大部分突发状况都能应付,所以没关系──上鸣说,我是战斗系测量员!”

 

  “哼。”又是上鸣。

 

  几天下来爆豪瞧出了端倪:这个新人来到西区分部的时间不长,和那两人尚称不上多有深交,只不过上鸣更能闹腾,也更会起哄,话还多;绿谷对冒险者实务的认知有将近一半是从对方嘴里听来,一聊起相关话题,时不时就冒出一句“上鸣说”,还不加先生两个字。

 

  上鸣说,上鸣说──一趟经历那个白痴脸随口能扯出十八九种不重样的版本,你全信?白痴!

 

  看出对方脸上的不以为然,会错意的新手测量员突然有些不服气:“虽然是第一次接任务,但事前尽可能做足了准备和相应训练──我知道这是支顶尖队伍,但切岛和上鸣说,我和任何一个成员一样有资格入队!”

 

  “什么准备?”爆豪别的不回,专挑这句嘲讽:“夹着尾巴逃跑?”

 

  “……”那张雀斑娃娃脸登时胀得通红,七成是气的,两成是心虚,剩下一成有些复杂,出于一种青少年般亟欲证明自己偏偏不被认可的急切。

 

  绿谷撇过头,不说话了。

 

  看出这家伙有些受伤,但爆豪毫不认为自己有哪里说得过分。

 

  一方面他没错怪人,另一方面,他没少遇见那类实力稍霁、以致初出茅庐就错误高估自己的冒险者,当中有一半撑不过一年。

 

  爆豪沉下脸。还什么战斗系测量员?今天不挫挫他锐气,往后要是这家伙看不清形势老冲出去当出头鸟,早晚被崩掉脑袋。

 

  绿谷却是真的难过。

 

  以前梦想和爆豪同行,不只憧憬着一起踏遍外头世界,更向慕对方每回谈及任务提起队友时脸上的表情。

 

  那种表情总令绿谷出久不禁生出一股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渴望。

 

  不希望自己只是高塔里的魔法师,他想要成为了不起的战士。

 

  想与爆豪胜己真正意义上地比肩,他想和爆豪胜己立足同一道地平线。

 

  蛙吹梅雨称赞他反应快,能在旅途见闻中想出从事冒险者这项选择──但绿谷出久开不了口,其实直到取得执照那一刻,隐隐约约地,他终于明悟,或许根本是自己不知不觉仍在追逐记忆里那道身影,才被这个极其近似又不问出身的可能给选择。

 

  绿谷始终记得考取执照那刻心中涌现的冲动,想要兴冲冲跑到那个人面前献宝,捧上自己的冒险者执照,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我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了吗?

 

  小胜大概会惊讶,八成还会随口损他,总之一定不会坦率地好好夸人;却藏不住弯起的嘴角,勾勒出飞扬跋扈的骄傲,倒映他身影的那双眼睛会亮得像红锆石上的反光,一通奚落后,可能会轻描淡写地总结:还可以吧。

 

  然后抢先一步堵上任何针对这句结论可能发表的感想,蛮横地低头吻他。

 

  “────……”

 

  资深的冒险者眉尖一挑,眼角余光瞥见那个别过脸的小测量员悄悄抬起手背,飞快抹了下眼角。

 

  “嘁。”

 

  就这点抗压性,当什么冒险者? 

 

  按捺不下烦躁,爆豪索性不看他。

 

  眼睛可以不看,满脑子却仍都是那张犹带几分少年气息的雀斑娃娃脸。

 

  目光追逐着前方队伍的行进路径,脑中同时响起刚才绿谷说的话。那家伙明知道测量员该跟在哪,偏偏每回落到后头,肯定有他的理由。

 

  起初爆豪以为这是新手测量员拙稚的谨慎。为了维护西区分部两名队友,他们一个领头,一个居中,绿谷特意守在队伍尾巴,要替他们看着背后;况且测量员本身的确身兼着观察员职责。

 

  这解释了为何行走间总能感觉到绿谷若有似无的视线,他在盯梢。

 

  但到后来,这份猜测又被爆豪自己推翻。

 

  绿谷说得不错,这是支顶尖队伍。任务期间每名队员无不保持着十足的敏锐和万分警戒,那称不上高明的监视容易带来负面干扰;爆豪总能逮着绿谷押队不是因为神通广大,而是每每感受到视线,触响他警觉,一回头就目睹那张落在尾巴的愚蠢雀斑脸。

 

  “……”心头一动,爆豪感觉他似乎触及了核心线索,然而未及细想,耳边蓦地炸开一道猝涌爆裂,毫无预兆地喷薄而出──

 

  间歇泉!

 

  与这份认知同时闯入他意识,是左方那道奋不顾身扑来的身影!距离过近,容不得二人走闪躲避,只见那个蠢测量员一下扑过来、猛地将他们撞离原地,同时用身体尽可能护住了冒险者头脸要害。

 

  ……白痴!

 

  双双跌摔出去剎那,爆豪胜己抓住对方手臂,在空中勉强扭力使劲一扯,赶在最后一刻调换了二人位置──绿谷出久背臀重重着地,颈首被人护在掌中,爆豪胜己跌覆在他身上,一把将他脑袋按进了怀里。

 

  下一刻,喷涌飞溅的泉水在前方冒险者们兵荒马乱的吼叫与惊呼声中狠狠冲刷过了爆豪胜己!

 

  “────……”

 

  泉漥复归平静,探索队已然鸦雀无声。众人望着地上那两道身影,脑中不约而同浮现涮熟的肉片,寓意生动,氤氲蒸腾。

 

  “……绿谷!爆豪!”切岛锐儿郎第一个回身冲上去,也不顾刚褪的泉水或许温度仍高得烫人,一路跑到两人身旁查看情况。

 

  刚踏上那片湿泞,红发的冒险者表情一缓,登时松出一大口气。

 

  撞上不幸中的万幸,刚才意外喷发的那道间歇泉属于温度不高的一支,除了摔跌在地溅得一身湿,泉水本身倒没有对二人造成实质伤害。

 

  “你们没事吧?”切岛前脚刚到,爆豪已经撑起了自己,从绿谷身上挪开。

 

  “喔。”爆豪应了声,顺势拉起那个摔得七荤八素仍有些晕糊糊的小测量员,架着他跌跌撞撞地起身,快步回归队伍。“快走!别在这鬼地方耽搁。”

 

  “嗯!”

 

  尽管称不上乐见,这个横空飞来的小插曲却给队伍带来了意外的激励效果,众人精神一振,不觉加快脚程。

 

  间歇泉涌溅后那一幕落入大半闻声警觉的冒险者眼底,当时谁也不知泉水冷热,包含两名当事人,当下都是立即往最坏的方向做预判,毫无疑问的生死交关。

 

  取得冒险者执照需要通过层层考验,然而有一项公认的重要指标却未被列入,因为无从量化考核。那就是品格。

 

  “抱歉了,绿谷,爆豪。”走在二人身侧,切岛开口。“依照我和上鸣的预估,那个时候这附近一带明明不该有喷发状况才对……是我们搞错了,害你们碰上这种事。”

 

  “不是的,我想刚才那并不是切岛你们的疏忽或失误。”脑袋里天旋地转的震荡余韵未平,但听他一提,绿谷仍摇了摇头,指出:“上一次的地震震幅特别大,地底下肯定有些裂隙的宽度和结构改变了……来的时候幸运没碰上,但这些间歇泉的喷发间隔,一定有不少已经和以前观测到的不一样了。”

 

  经他提醒,切岛一下反应过来,匆匆打了声招呼,旋即赶到前头知会上鸣提高警觉。

 

  切岛在的时候还不甚明显,但他一走,后头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刚才落在底下承受了两人落地的大半冲击,一时之间,绿谷脑中仍晕乎乎的。被爆豪搭住腰际和肩膀半扶半架着前进令人不自在到了极点,但他确实还没有办法独力跟上,他走不直。

 

  此地风大,被温泉打湿的外袍贴在身上渐渐失温,刮得人遍体生寒。绿谷打了个喷嚏,总算没忘记自己是个魔法师,无声驱起一道简单咒语,导来部分地热布在风向来侧,逐步升温,让风从凉的吹成暖的,熨得空气干燥温热。

 

  他做的不明显,附近队友未觉有异,只当是附近地势影响,倒是上鸣和切岛不约而同回头看了他一眼,前者还对他挥了挥手聊表慰问。

 

  绿谷冲他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事。

 

  “你是白痴吗?”身旁冷不防传来一声挤兑。

 

  “诶?”绿谷一楞,不明所以地抬头,只瞧见爆豪线条紧绷的侧脸。

 

  “出发前就说过,老子体质不怕烫──扑过来就算了,你那时候打算自己挡着吧?少瞧不起人,我可没有沦落到需要你来多管闲事!”

 

  “我、我知道啦。”尽管被吼了,绿谷没有道歉,他可不想激怒对方;只是仍忍不住郁闷地小声分辩:“可是……在思考之前,身体就先动了。”

 

  “倒是给我好好思考啊,废物!”

 

  “就说我知道了,不用说得这么难听吧!”

 

  “你这家伙──”

 

  原本被突发状况绷紧的气氛一下缓和了许多,任两人在后头吵成一片,倒没人回头说他们。

 

  倘若有幸一起经历过生死与共,任谁都会同意,他们不再是陌生人了。

 


  ------------------------

  >> 全文请戳Zine <<

  >> 备份分流请戳 <<

  ------------------------





   - TBC. -


  忍不住想象了下这时候要是久胆敢回答一句“喊的不是你”,不知道待遇会好些或者更惨一点ε-(´◡` )(两种地狱


感谢xialin画了安息之所的两人!

动静兼具的可爱小久和帅气十足的小胜(´∀`ʃ♥ƪ)

>> 传送门请戳 <<

评论 ( 34 )
热度 ( 295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