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MHA衍生|胜出】前世情人

⋄ 说明:原作背景未来向,一家三口与友人们共度的热闹情人节。

   (二映情人节应景的辣味巧克力,告白日的《 Chilly Chili 》😊)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警告:文中无生子描述,有家教良好的五岁OC小包子。防雷预警。

⋄ 分级:PG

⋄ Author:RiAN日安

 

 

  ❖、一

 

  晶亮的玻璃柜前,一大一小对着琳琅满目的精致巧克力研究了半天,两张脸庞毫无相似之处,表情却像同个模子印出来似的一本正经。

 

  没有其他顾客等待结账,柜台后的服务人员笑眯眯地望着他们,并不催促,只是悄悄打量着成年男子帽沿下露出的异色发丝,别具辨识性的半红半白色泽,即便戴了墨镜也藏不住他昭然若揭的身份。

 

  就在这时,被他抱起来一同研究巧克力柜的孩子突然拍了拍他肩膀,下巴朝旁边贼兮兮地点了一下。借一步说话。

 

  抱着孩子几步踏出柜台小姐听力范围,只见那双圆滚滚的湖绿色大眼睛里流露出犹豫,小声喊道:“豆豆龙(Totoro)叔叔。”

 

  “嗯?”

 

  “真的要直接用买的吗?”小小两道浅色的眉毛拧在一起,摆在这张软呼呼的小脸上显得特别细致讨喜,完全没了她老爸那种眉头一皱能直接吓哭别人家孩子的凶恶气势,总能让丽日御茶子爱不释手地直说是基因的奥秘与神奇。

 

  “要传达心意的话,是不是亲手做比较好?”孩子问。

 

  “我们亲手做过。”轰焦冻提醒她早上发生在他家厨房的那场小型灾难。二人相对着沉默了一会,年长的那个认为自己有义务理性地指出:“送人礼物的话,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的比较好吧。”

 

  “……”犹有几分婴儿肥的小脸上登时露出挣扎的表情。她快被说服了。

 

  “未亚的目标也是英雄吧?”

 

  “嗯!”浅金色脑袋使劲一点。

 

  “判断自身能力和辨别情势,也是作为英雄的基础。”现役的职业英雄抱着她侧过半边,要她回忆一下早上浮沉在他们锅子里油水分离的不明物质,再严格审视崭新玻璃柜中几乎闪闪发亮的、那些足以被称为“巧克力”的东西。

 

  晓之以理,动之以利:“省下折回去一趟,有多出的时间吃冰淇淋。”轰的语气平静,但效果非凡。“上次那家出了情人节特赏。”

 

  “有看到广告,出了两种口味的……!”

 

  “嗯。”轰焦冻点点头。“因为是两个人,两种口味能各点一份。”

 

  “要去──!”孩子立刻欢呼。她最喜欢豆豆龙叔叔的其中一点,就是凑在他手上吃的冰淇淋从来不会化掉。

 

  小脑袋里有计画地排列了一下行程,她扳着手指数给他听:“我们先吃午饭,然后是冰淇淋。回去之前再回来买巧克力,就不怕路上碰坏或融化了。”

 

  轰焦冻点了点头,没有异议。他们之间向来容易得出共识,就连绿谷出久都诧异过这两人意外地很能交流。

 

  从那对个五岁孩子而言略嫌稍高的怀抱中跳下来,简单一个浅蹲、俐落着地;活动力旺盛的孩子回头牵起对方左手,仰起脸对着自己的一日临时监护人露出笑容。“午餐想吃荞麦面!”

 

  墨镜后头,瞳色相异的眼睛眨了眨,嘴角松动出柔和的弧度。

 

  “嗯。”

 

 

 

  ❖、二

 

  傍晚回到家,瞥见玄关那双熟悉的跟鞋,孩子欢呼一声,踢开鞋子咚咚咚地跑进客厅,还没站稳就被一个柔软的拥抱搂个满怀。

 

  “茶子阿姨!”

 

  “好久不见,小未亚!”

 

  丽日御茶子往她颊上亲了一口,听见孩子满怀期待地出声央求:“想和茶子阿姨玩抛高高。”

 

  “可以喔。”丽日露出笑容,“可惜天花板太低了,下次到外头再玩吧?”

 

  未亚点点头,红扑扑着小脸正要答应,旁边却忽然横出一只手,毫不留情往她颊上拧了一把,气势汹汹地驳斥:“喂,抛过一层楼太高了吧?大饼脸!”

 

  “……Baba!”

 

  “我们会在一边看顾着安全,小未亚也玩得很开心──而且已经能平稳地从一层楼高的地方降落了,对吧、小未亚?”

 

  “嗯!”孩子张开手掌,展示从爸爸那里承袭而来,觉醒至今已经稍微上手的个性,炸出小小的火花。“之后要像Baba一样,自己跳上那么高。”语气不像许愿,只是陈述一个务实的目标。

 

  松开手里和主人嗓音一样稚嫩软糯的脸庞,爆豪胜己哼了声,反手拍在那只有自己一半大的肉呼呼掌心上。“考上雄英之前都给老子乖乖待在地面,听见没有?臭小鬼。”

 

  “可是想要练习!以后也必须训练才行。”孩子撑着他的手,认真应道。“会注意安全的,不会随便受伤让Baba担心。”

 

  坦率的绿眼与眯起的红眸对望半晌,最终后者嘁地一声,认了。他似乎总拿这对绿眼睛没办法,在这张婴儿肥小脸上也是,在那张雀斑娃娃脸上也是。

 

  眼见一场亲子交锋第无数次以毫无悬念的结果收场,丽日微微一笑,摸了摸未亚柔软蓬松的鬈发。接着,她手里动作顿住,奇怪起来:“对了,轰同学呢?”

 

  这才发现轰焦冻没跟着自己进客厅,未亚环顾四周,诶了一声,立刻换来老爸幸灾乐祸的嘲笑:“妳弄丢了妳的一日监护人?”言下之意似乎还打算表扬女儿丢得好。

 

  “才没有弄丢!”小孩急了,折回玄关一看,没人,刚买回来的巧克力倒是在,大门虚掩着。未亚焦急地探出头,发现她的豆豆龙叔叔原来接电话去了,手机搁在耳边,眉宇间透出微妙的不耐烦。

 

  察觉门板动静,轰低头一看,一眼瞥见孩子脸上的关切。

 

  不知突然想到什么,他嘴角牵动,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接着蹲了下来,朝她招了招手。

 

  未亚凑近过去,没有贸然出声干扰通话,只是睁着圆溜溜的绿眼睛,满脸好奇。

 

  “……确实是和女孩子一起过的。”比平时冷淡了好几个刻度的声线回堵对面一句,接着反手举起手机,摆出自拍预备姿。

 

  未亚瞬间会意,凑到轰脸颊旁边,一秒对着镜头做出鬼脸比了个挑衅的手势。

 

  喀擦。

 

  轰焦冻满意地发送出那张合照,这才将手机放回耳朵旁。“没敷衍你,这就是证明。满意了吧?”

 

  那端静默了一会,接着传来一声痛心疾首直击耳膜的吶喊,试图以亲情挽留浪子切莫走上犯罪歧途──

 

  ‘焦冻────’

 

  “嘟。”轰焦冻面无表情切断了通话。

 

 

 

  ❖、三

 

  半小时后,主人客人陆续到齐,一顿由各式外带及外卖组成的情人节晚餐吃得格外闹腾。沙发坐不下了,干脆推开,所有人围着客厅桌子直接席地而坐。

 

  吃过晚餐收拾了桌面,主人移到厨房沏茶煮咖啡,留下客人们散落在客厅里打闹聊天。

 

  “明明是情人节,为什么家里变得像单身收容所一样啊。”厨房里,爆豪胜己拎起烧开的热水壶,啧了声。

 

  “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有这种机会不是很好吗?小胜明明也很高兴吧。”绿谷出久放下茶叶盒,满眼笑意地戳穿了他。

 

  毕业之后,原本朝夕相处的同学各自投入工作与私人生活,随着年龄增长、同期的他们逐渐挑起不同的重责大任,自由时间和聚会次数随之递减,有时起心想约却约不成,班级群里甚至开过玩笑,感叹现在想约大家还得致电事务所预约。

 

  这场小型聚会纯属临时起意,还是孩子起的头;受到电视里广告词鼓吹“情人节不要一个人过”,经那小脑袋一转,却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转身一溜烟爬上绿谷出久膝头──再由后者往他们朋友圈里尚无家室的对象邀请过一轮,结果就是今天这样,除了值班饮恨的或另有安排的,连着他们一家三口、差点能凑齐两张麻将桌。

 

  这天两人白天有班,来的也全是熟人,情人节懒得到外头和人挤,也就不讲究了,备足酒水饮料饭后点心,让客人们爱吃什么带什么来,临时想到的再喊外卖。


  等他们弄好热饮回到客厅,里头众人已经玩开了。丽日御茶子和上鸣电气人手一个遥控坐在电视游乐器前挑战恐怖脱逃游戏,不时被猝不及防冲出的小怪及惊悚场景吓出此起彼伏的怪叫,有时根本连画面都还没来得及看清、已经先被对方不明所以的惨叫吓到冒出一连串悲鸣。

 

  切岛锐儿郎正和使劲到满脸通红的未亚在桌上比腕力──前者咧开笑容以左手应战,后者则左右开弓用尽全身力气──轰焦冻作为裁判兼指导,盯着那双初生树枝般的小手努力去扳成年男人结实的手臂,不时指点几下,教她试着往哪里出力更有利,偶尔从口袋里掏出震动不停的手机瞥上一眼,接着面露嫌弃滑向拒接。

 

  知道大伙今天肯定收足巧克力,做东道主的两人买了清爽的柠檬派和水果塔;刚端出来时乏人问津,过不了多久,晚餐消化下去,嘴里除了聊天总觉得还有点闲,转眼像蝗虫过境般扫荡得干干净净。

 

  “以前每年都祈祷要是能在情人节收到巧克力就好了,还超期待要是当上英雄,肯定不怕没人送了吧?”咬了一大口柠檬派,上鸣含糊地感慨。“结果现在反而希望粉丝不要再送了──原来通通会被事务所集中处理,真是浪费!”

 

  尽管粉丝无比热情,到底是来路不明的食品,出于安全考量,事务所几乎一律是盘点后拍张照片让英雄们发条动态致谢,接着全数投入销毁──讽刺的是,美其名“考量粉丝心情”,事务所通常不允许旗下英雄公开承认这种处置。

 

  “这也是没办法的对策。”丽日摇了摇头,“伪装成粉丝的恶意先不说,有时候正因为是粉丝,做出的事情才特别疯狂……”

 

  众人顿时有志一同看向了在座公认最容易碰上疯狂粉丝的超人气英雄。

 

  轰焦冻搁下马克杯,喜传捷报:“事务所说,今年粉丝们终于愿意放弃把自己裹在巧克力里强行宅配到事务所了。”

 

  “……那是因为你这阴阳脸老早请假溜了结果没人签收吧!”

 

  “有约在身,今天请假是必须的。”

 

  “约会!”窝在爸爸怀里听大人聊天的那个“约”立刻欢呼响应。

 

  “──不是约会!”随即被爸爸恶狠狠地拧住小脸,咬牙切齿教育了直到考上雄英并顺利毕业之前,约会交往一类的事情想都别想。

 

  “什么啊,爆豪!”上鸣揶揄,“明明是自己都没做到的事情。”

 

  “……”那个被他“做到的事情”则端坐在一旁,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脸不要发烫。

 

  毕竟有未成年孩子在场,几句取笑揭过,话题又绕回了普遍级。席间偶尔冒出十八禁发言前一秒,爆豪总能神乎其技地先一步捂住女儿耳朵,显然在为人父后他的家居技能已经突飞猛进到不容小觑。

 

  在外头玩了一整天,打从回家见到客人后又持续兴奋状态,不到九点,孩子已经撑不住地点着小脑袋,打起瞌睡了。

 

  问她要不要去睡,孩子摇了摇头,依依不舍地看了眼在场难得聚在一起的熟人长辈,回答想留在客厅听他们聊天。

 

  爆豪把昏昏欲睡的孩子放到沙发上,绿谷进房拿了床小被子替她盖妥,几名客人在这时舒展筋骨轮流去趟洗手间──待他们重新续上一轮茶和咖啡,再聊起时声量沉稳不少,话题也比先前正经了些,交换近日观察到的异状或情报,私人生活上的烦恼和琐屑。

 

  通讯软体里固然都有彼此的联络方式,但有些事情倘若不是面对面、反倒没有冲动或心情说出口,这也是聚会别具的意义和实质体温。

 

  他们聊天时孩子在一旁睡得熟,待到时间差不多,客人们起身准备告辞,未亚反倒迷迷糊糊地自己睁开了眼睛。

 

  小睡之后补充了些精神,又有力气爬起来挨个抱过一轮与他们道别。

 

  送走客人,一家三口一起收拾好房子,爆豪正准备把女儿拎去洗澡早点躺下,不料未亚一溜烟从他手里溜走,说了声等等,她准备了礼物要给Daddy和Baba。

 

  在她要求下,爆豪和绿谷并肩坐在沙发上。

 

  从玄关踅回来,未亚朝他们一本正经点了点头,递出藏在背后的巧克力盒。“听说是前世的情人──”她揭开上掀式的盒盖,也不知从哪部电视剧里学来的动作,有模有样地朝着两人单膝下跪。

 

  “情人节快乐,Daddy和Baba!”孩子一举捧高巧克力盒。

 

  三人顿时都笑了。

 

 

 

 

 

  --〈前世情人〉‧完 --

 

  应景包含情人节和团圆,祝情人节和新年快乐*^^*

  在设想胜出孩子的时候,第一个冒出在脑海里的念头是“这孩子家教很好”(莫名),之后慢慢调整,成了现在的形象。

 

 关于未亚的一些拟想↓


⊿ 金发绿眼,发质细软、发尾有点卷。

⊿ 小时候一起洗澡时问过爸爸们:“JJ是不是要等我长大才会长出来>-<?”

⊿ ↑答:“不会。和妳Daddy的身高一样,长不出来的东西就是长不出来。”

  “小胜……!!”

 

⊿ 被Baba教育了许多诸如“哪个臭小子敢掀你裙子就戳爆他眼睛”等守则,又被Daddy紧张制止告诫“绝对不能那么做”。

⊿ 因为喊Daddy的发音开头和喊Deku很像而觉得自己和老爸地位一样。

⊿ 有时候会因为争宠而吵架。

⊿ 想跟着喊卡酱但本人不让,说着“那么喊得尊敬一点吧”结果喊了卡桑(被揍了

⊿ ↑这件事莫名地在朋友圈里传开变成笑话,风声走漏的元凶至今不明。

 

⊿ 爸爸们的朋友里最喜欢切岛叔叔和茶子阿姨,前者是热血男子汉非常帅气、会把她放到肩膀上陪她到处跑;后者亲切甜美又活力四射,还会和自己玩“抛高高”的游戏。

⊿ 与豆豆龙(TOTORO)叔叔是好友。一大一小意外地能交流,默契绝佳✧

⊿ 曾因为童言童语一句“以后想嫁给(像是)切岛叔叔或豆豆龙叔叔(那样的类型)”没表达清楚而引发了一桩血案(未遂)。

  

这是与平时写的胜出属于截然不同的平行时空,对这个AU也做了比较完整的拟想。

 

因为是节庆,比较喜气的补足放在上面

以下是比较黯淡的部分,可以斟酌浏览


 

与本篇里的氛围不同,如果将时间轴往后拖动,这其实是个对两人而言充满磨难与苦涩,疼痛不堪的时空。

 

“倘若遇见未来的你,却发现那成了你不想成为甚至无法想象的样子”,该怎么办呢?

 

起因想写两边胜出交会、价值观碰撞的冲突,偏灰的基调。

几个月前断断续续写了一部份,有机会的话,今年完成吧。


评论 ( 41 )
热度 ( 710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