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s by Lina Jelanski|

【胜出|双酋长部族AU】七千零一夜 〈上〉

⋄ 说明:部族AU双酋长设定,26赫勒斐部族狼王×25羯族领头羊。

    拓荒时代,原创架空背景。预防称呼造成误解,角色皆为人类。

    将原创世界观出借fanfic写下这篇,愿你享受这个故事与风土。

⋄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警告:篇末开放式结局。

⋄ 分级:R

⋄ Author:RiAN日安

 

 

  ❖、 序章

  

  异族人来过。

 

  像流感和春季的蒲公英绒籽,不知打哪儿被风吹来,有天他们就那样自顾自地出现,络绎不绝。

 

  直到某天,在过份安静的空气里赫勒斐人突然发觉,他们离开了。

 

  异族人就那样蹑手蹑脚地途经此地,一批接着一批。

 

  如候鸟迁徙,洄游的鱼,只是赫勒斐人当知自然的时令,对于异族行踪却不能预期。

 

  一般是年轻男人成群结队,间或有些家庭,但极少见到年迈面孔,老人撑不过长途跋涉的遥漫颠簸。

 

  他们通常满脸疲倦地塞在堆满所有家当的篷车空隙,仿佛鸽子能读懂阳光与磁极,驱使那些倒楣的马匹坚定不移地往某个方向行进,并识相地使自己尽快消失在赫勒斐的势力范围。

 

  “开垦”。偶有异族人在荒野碰上意外、别无选择只能战战兢兢来向赫勒斐部落寻求一点微末帮助时,他们是这么解释的。

 

  赫勒斐对待异族称不上友善,但比起那些浸染了历史书页的斑斑血迹,至少现今赫勒斐人不再执着于在见到异族人的第一时间杀害他们。

 

  数十年前,赫勒斐首领狼王同意交涉,与异族订下了和平协约。这纸协议中双方只达成最低的基本共识,那就是停止相互残杀。

 

  协议签定之后,赫勒斐容忍了异族人骯脏的鞋子踩在他们的土地上,代价是这些借道的拓荒者必须尽可能绕开部落、不允许进入被赫勒斐人称为“乌尔里克”的群山、并需按时缴付就连赫勒斐最挑剔的工匠也愿意承认其精良的冶炼金属,而后是赫勒斐从未见过的安全燃炉,接着是赫勒斐工艺尚未能及的玻璃与蕾丝──交换条件与时俱易。

 

  尽管如此,赫勒斐人仍讨厌这些在近百年前突然出现,尔后带来无穷滋扰与无尽麻烦的异族人。异族人卑劣又怯懦,可笑地对于共生的土地一无所知;表面卑躬屈膝、骨子里却端着高高在上的鄙夷,在背地里嘲弄他们“不文明”。

 

  异族人同样畏憎这个以狼为信仰图腾的野性部族。赫勒斐人骁勇但野蛮,而且极端排外,尚不能确知赫勒斐在这片群山脚下繁衍了多少世代,但他们似乎认定整片一望无际的广袤棱岳乃至部落之外绵延出数百里,一律归属他们领地。

 

  赫勒斐人骄傲,而异族人识相,那纸协议在这数十年间被确实地遵循,即便狼王往继更替也不曾改动。

 

  然而这一次,驻守异族城镇的斥侯带回了前所未有的消息。

 

  ──异族人要来了。

 

 

 

  ❖、 一

  

  踏出赫勒斐长老议事的石板屋,爆豪胜己听见孩子们兴奋的喧闹。

 

  “领头羊这次隔了好久才来!”

 

  “领头羊你看!这是我今天编的花环,你喜欢吗?”

 

  “领头羊这次可以再多教我几招吗?上次那些我全都会了。”

 

  “领头羊、领头羊……领头羊!”

 

  此起彼落想引起注意的嚷嚷声里,一道属于成年人的柔和嗓音耐心地回应了每一个吱吱喳喳的孩子。他摸了摸那些争食雏鸟似的毛茸茸脑袋,同时空出一只手及时捞住自己被拉得直往下滑的鹿皮裙,将那个特别年幼,话都说不清、只能伸手揪扯他下襬试图爬到他身上的小狼提到怀里,安坐在一边手臂。

 

  爆豪胜己嘁了一声。

 

  同样的情况对调过来,他到羯族拜访的时候可从没受到过这么热情的待遇,那些小羊如临大敌的态度像是认定狼王会吃了他们的领头羊。

 

  “──滚一边去,臭小子们!”

 

  伴随这声不耐烦的咆哮,狼王蛮横地将自己挤进了狼崽堆,连带宣示主权:“那是老子的羊!”

 

  “啊,是狼王……”

 

  “好讨厌!每次都插队!”

 

  “狼王太狡猾了!”

 

  “领头羊、领头羊……领头羊!”

 

  在这群彻底倒戈的狼崽子面前,令异族闻风丧胆的年轻狼王显然没有多少积威;想靠近自己久别多时的情人,他居然还得先想办法穿过护城河,河里甚至伸出数不清多少只小手,齐力将他们的狼王使劲往外推。“臭小鬼!”

 

  “噗……!”

 

  爆豪胜己恼怒地抬起头,正好对上绿谷出久极力忍笑却彻底失败的明亮眼睛。一瞬间,爆豪有些想发火,但在他发作前一刻,绿谷已经低下了头。

 

  “我会在赫勒斐待上两旬日,明天再陪你们好吗?”与认真眼神一同拂过狼群、是羯族领头羊温和的商量语气,以及他流利得几乎听不出口音的赫勒斐语。只有一处细节能揪出这并非母语,至少爆豪从未听闻对方用羯族语说得如此坦诚直白:

 

  “快要三个季节没有见到小胜了,我很想他。”

 

 

 

  目送孩子们依依不舍地散去,直到最后那个一步三回头的幼狼也消失在视野里,绿谷侧过身,对上那双始终锁在自己脸上的锆石红眸。

 

  从爆豪眼底察觉出几分戏谑与光采,过了几秒,绿谷才意识到是因为自己说服孩子们当时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平和的表情动摇了一下,只见红晕悄悄地浮上那张雀斑脸颊。

 

  “……”他清了清喉咙。

 

  “好久不见,小胜。”

 

  “喔。”

 

  比起寒暄,来得更快的是狼王的双手,将他的羊狠狠搂进了怀里,力道大得像要将人揉进肋骨才肯罢休。

 

  差点喘不过气但绿谷没有抗议,暂时没有。

 

  他也很想他。

 

  “废久。”

 

  -------------------------

  >> 全文请戳石墨 <<

  -------------------------


  双双继承头衔后这四年变得聚少离多,但在他们小时候,一个季节里可以见上至少两三次面;直到十五岁通过成年礼,时间运用上弹性许多,他们总会在岁末碰头,为来年做出一份缜密而详尽的规划,配合族内固定的日程先完成义务,让空闲的日子得以重叠。

 

  最好的那一次,他们腾出了整整半年的时间,那半年里他们离开“乌尔里克”,完成了他们年轻生命中第一趟充满未知的远行。

 

  两人从过往记述及传说里找出从未见闻的标的,征询长老与女巫的指引,在太阳和星座的恒常守护下启程。

 

  他们探索生来不曾踏足的外界土地,走过葱笼的沃野,踏上荒凉的沙丘,越经寂静的河谷与深邃曲折的峡湾月色,以及整整一百零六个日出日落。

 

  终于在一天黎明前夕,那原先只存在于典籍与先辈之口的魔幻景象、伴随略带盐腥的风穿过两人发梢,拂经他们不由紧紧交握的双手,在他们怔愣的睫末悄悄打转,留下轻浅透涩的余韵。

 

  他们见过溪流,见过湖泊,见过瀑布与冰川,“乌尔里克”中甚至有面天空之镜、一座能让人仿佛一脚踏进天空的宽阔盐湖。

 

  ──但这是他们第一次得见海洋。

 

  陆止于此,而海始于斯。

 

  辽阔深远的神秘蔚蓝放眼不见边际,被海风与洋流潮汐掀撼,拍打在两人脚下陡峭悬断的蚀崖击出奔腾壮丽的雪白浪花,宁静又嘈杂,盛大而喧哗。惊叹的同时两人却又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恐怖感觉,忍不住把彼此的手握得更紧,仿佛他们不在岸沿而在深海之间,稍一分神就将被巨浪冲散。

 

  羯族女巫曾说,他们的世界像首尾相衔的蛇,是个生生不息的圆。

 

  女巫能看透万物本质。绿谷突然十分庆幸这趟出发之前、女巫曾特地告诉他关于圆的事情,否则他肯定会误以为他们的世界浸于海水之中,总有一天要被彻底淹没。

 

  寻路绕下断崖,途中两人停伫下来,安静地朝东眺望。渲如墨染变幻万千的瑰丽天际与浪波翻卷的海平线间,彷如新生的日轮悄悄探出一角、而后猛地跃出海面,放出光热与灿芒。

 

  待他们走下悬崖抵达沙滩,不知不觉已近正午时分。

 

  两人花了一点时间克服恐惧,小心翼翼地踏进沙砾与海水交界,拨弄贝壳和潮间的寄居蟹,用手试探陌生的水域,海水温凉,而后惊奇地目睹日晒带走水份后残留在手上的结晶,和在细润的贝壳砂里。见爆豪抬起手臂舔了一口,绿谷忍不住问,那像什么──

 

  问题落下几乎同一剎,他在他嘴里尝到了盐与砂的味道,有海风的粗旷,是炽烈的阳光。

 

  “像什么?”浅金眉梢一挑,年少的狼反问。

 

  年少的羊想了又想,最后回答:“像小胜。”

 

 

  那是他们一生最快乐的时刻。

 

 

 

 

  ❖、 二

  

  羊信仰的羯族和狼信仰的赫勒斐皆属“乌尔里克”的子民,他们知悉甚至承认彼此的存在,但老死不相往来。

 

  据说,羯族与赫勒斐曾在旧时结为盟友,一同抵抗异族来犯。然而依羯族先祖记述,赫勒斐最终背叛了这个誓约,改与那些穿着繁复衣饰、态度不可一世的异族交好。

 

  赫勒斐留下的典籍则有不同观点:他们认为,强大的狼足以与外界抗衡,获利丰硕;弱小又可悲的羊却对外族倾轧毫无还手之力,因此面对异族逼临,只能丢盔弃甲,逃往群山更深处苟且偷生。

 

  因此如果说人“像羊一样”,这在赫勒斐是个极端鄙夷的辱骂,用以蔑称胆小怕事、满嘴借口却一无是处的懦夫。

 

  与之相对,说人“像狼一样”在羯族也不是什么好话,专指蛮不讲理、并且背信忘义的叛徒。

 

  如果当初年幼的未来狼王、与更年幼的未来领头羊不曾在山林间偶遇,并在获悉对方继承人身分前不知不觉成为了玩伴,或许时至今日两族之间仍冰冻三尺也未可知。

 

  打从数十年前羯族大迁徙离开群山脚下,赫勒斐不关心也不确知他们的隐居地。群山深处森林密布而雾太浓,凶兽蛰伏的迷雾地带望不见星月日轮,仿佛有生命般在密林里不可捉摸地消长,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老练猎人也不敢贸然僭越。

 

  就连爆豪胜己,尽管造访过数十次,如果没有绿谷出久的带领、他也难以单凭自己寻抵羯族部落,最多能确保踏入迷雾带后原途折返,全身而退。

 

  打从四年前两人关系公开,不少赫勒斐人好奇地问过绿谷出久,神秘的羯族部落究竟是什么样子?年轻的领头羊只会微微一笑,回答没有什么特别的。

 

  即使性格温和且来自羯族,没有任何一名赫勒斐人敢小瞧这位好脾气的领头羊,光是他能驾驭住暴烈张扬的狼王就够让人肃然起敬了,何况他们见识过他的身手;桀骜不驯的赫勒斐人对强者有着天生的好感,如果这名强者还能令本能敏锐的孩子们自在亲近,他将赢得赫勒斐人由衷的敬佩与尊重。

 

  在这一点上,即使是最敬重狼王的赫勒斐人也不得不承认领头羊更有办法。孩子们喜欢他。这些平时顽皮得要命的狼崽子在领头羊面前乖得像群小羊,他们着迷于他与赫勒斐战士截然不同的战斗方式,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最爱听他一点一点地教他们羯族语或异族通用语,还有那些赫勒斐之外的故事与传说。

 

  他让年幼的孩子们明白,除了“乌尔里克”和供给他们养分拉拔他们成长茁壮的赫勒斐,这个世界远比他们眼睛能看见的更加深远无边。他拓宽他们认知与智识的边界,留出想象空间,同时教他们回头探勘起点,了解共生的土地与部落。

 

  与领头羊在赫勒斐留下的影响相对,狼王在羯族树立的典范截然不同。

 

  羯族小羊们对他毫不收敛的气焰充满敌意,尤其不满爆豪胜己明摆着那副“你们领头羊是老子的羊”的狂妄态度;他们总会积极发起挑战,想从邪恶的狼王爪下抢回他们亲爱的领头羊,然而没有一次成功过。

 

  赫勒斐狼王辗压性的强悍和爆发般的战斗方式与他性格同样绚烂刺眼,突袭或伏击他的小羊很少受伤,却少不了栽在土里摔得灰头土脸。

 

  绿谷出久试图调解过这种奇妙的敌对意识,他告诉孩子们所有权的双向性想解开症结:“狼王也是我的狼”。但那没什么用,这些平日里聪慧懂事的小羊一遇到狼王就目露凶光,像群不讲理的小小恶狼。

 

  羯族人因此相当佩服狼王──这么多年来,这是羯族人第一次看到有一代孩子能如此团结并自觉地奋发向上。

 

  最终,放弃调解的绿谷不得不承认事实的确如此,过往就连最具个人魅力的领头羊,也没有能耐从现身第一瞬间、就在羊群里激起如此旺盛的高昂斗志。

 

  爆豪胜己对料理这群毛孩子没兴趣,连热身也称不上,没劲。但狼王是赫勒斐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战士,尽管言语凶残态度粗暴,他确实习于指点和考验年幼一辈、定期掌握族中战士的训练进程。

 

  羯族人很快地发现这活脱脱是个会走路的人形资源。

 

  赫勒斐着重全面压制的近身体术,例如摔角与竞技就是举族热衷的全民活动;羯族则以柔软灵活的肢体训练见长,擅长走脱、防守、与战略移动,却在力量运用上稍有欠缺。

 

  他们请托狼王造访时抽空陪小羊们过两招,爆豪胜己答应了。要是羯族人这么希望他替他们掀翻这群小毛孩,他不介意每回过来都伸展下筋骨。

 

  而且羯族表达谢意的方式相当令人满意──他们比以往更加积极地排开与领头羊的面会或庶务日程,以致绿谷出久本人过了好几个月才恍然大悟,自己为什么总在爆豪胜己来访那几天乏人问津。

 

  仿佛某种不成文的新庆典,从此每逢狼王造访,羯族部落总会热闹上好一阵子。

 

  摩拳擦掌的孩子们会排队到领头羊面前接受勉励和祝福,并在他们手或脚腕间系上三条简易手环──狼王每把人撂倒一次,就会同时挑掉一圈,从来没有失手过。

 

  有一回,小羊堆里最后一枚象征攻击机会的手环也被挑落之后,东倒西歪的孩子们从地上爬起来列队,尽管不甘心,仍只能遵照礼仪向狼王弯腰行战士礼。

 

  直起身板时,一名孩子眼角余光突然瞥着在场唯一还没被扯落的编绳;她振奋地大叫起来,跑向始终站在一旁观战的领头羊,比着他的踝链说,这里还有一个。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同时一怔,下意识看向对方,不觉对上了视线。

 

  只是那一眼,两人甚至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原本挤满训练场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成年人们把孩子拎走的动作敏捷得像预见暴雨将至的晾衣妇,从两人视野中遁去的速度与效率丝毫不负羯族之名。

 

  “……”

 

  年轻的领头羊目瞪口呆。望着族人们做鸟兽散的背影,他张开嘴想喊,却又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或该解释些什么,只能讷讷站在原地,眨巴眼睛。

 

  仿佛苹果熟透,那张雀斑娃娃脸噌噌噌地越来越红,最后被人咬了一口。

 

 



  - TBC. -



评论 ( 49 )
热度 ( 432 )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