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轰出】Passing-past Passenger

⋄ 警告:本篇包含 时间操作、主要角色死亡、私设 等元素。

⋄ 说明:那天他出门时,他才刚睡下不久。前一夜的任务太过消耗,以致于他朦胧间隐约感受到了落在嘴角那个吻,却没有余力撑开眼皮,或者呓语一声再见。

⋄ 配对:轰焦冻/绿谷出久。

⋄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 分级:G

⋄ Author:RiAN日安

 


 

 

  绿谷出久几乎是拖着被折腾到极限的脚步从实验室离开。

 

  新概念的激发和装备上需要因应改进的细节太多,接连几天他都在训练课程后到实验室报到,给予反馈、接受调整,以及承担偶来的风险──连日下来他已经建立起了对实验室的认知:如果不会爆炸的话,似乎就称不上是“风险”了。

 

  ‘之后得……好好答谢发目同学才行。’揉着仍有些隐隐作痛的肋骨,绿谷想着。

 

  正盘算回宿舍要向女生们咨询这种情况下适合送什么谢礼,冷不防、身前几公尺处的空气中倏然传来了异样波动──绿谷下意识直起背脊,摆出备战姿态。

 

  一秒……

 

  两秒……

 

  三秒──

 

  ‘来了!’握紧拳头,绿眸少年发动个性覆盖了自己全身。

 

  回应他的警觉,大片蒸腾白雾一瞬间凭空涌现,转眼遮蔽了将近直径三公尺的范围。

 

  ‘敌联合……’绿谷死死盯紧白雾,就连一下眼也不肯眨,‘……吗?’

 

  尽管壁守雄英校园的高墙门禁森严、理论上无法凭借个性直接传送,眼前画面也与以往敌联合突袭时惯用的黑雾个性传送门截然不同,他仍不敢掉以轻心;代表正义一方的英雄与警察才刚收押敌联合的幕后指挥,不论作为报复或声东击西,挑在此时袭击声望与元气未复的雄英都是策略之选。

 

  只看先前两败俱伤一役中,同样遭逢重创的敌联合重新整合到了什么地步。

 

  只手握拳蓄势待发,另一只手则悄悄伸向口袋里的手机,以便能在看清情势的第一时间传送讯息。

 

  来势汹汹的白雾并未扩大蔓延,随着忽起的晚风一吹,雾气散去,底下顿时暴露出一道高挑的身形。

 

  “!”湖水色的双眸圆瞠,习惯塞满思绪高速运转的脑子瞬间过载,几乎无法处理眼前的画面。

 

  逸散的白茫雾气里,那名发色半白半红的男人站在原地,倒映绿谷身影的异色眼眸同样怔忡。他的神情像被巨大的空白给笼罩,只留下了空荡荡的、说不出的距离感。

 

  “轰……”如果不是那副毫无疑问属于成年人的体姿与轮廓太过陌生,面对如此醒目的外貌特征,绿谷试探性呼唤的尾音决不会上扬成迟疑的问句。“同学?”

 

  紧接着,面前的“轰”开了口,喊他:“Deku。”

 

  “……”

 

  Deku?

 

  短暂当机的感觉再度卡住了绿谷的思路。“……蛤?”

 

  ……Deku???

 

  这是新招数吗?简直破绽百出到不知从何吐槽起……如果是企图利用仿冒外表的个性混入雄英,眼前这家伙不论从哪个层面而言都不及格,光从前提来看,年纪就已经搞错了吧……?背景知识的储备更是严重不足,理论上这类间谍必须足够低调,首先不该挑选轰这种光是外貌特征已经够显眼的对象,再说轰的个人实力与个性发动动静都不小,想悄悄放倒他又不引发骚动地取而代之,这种想法一点也不现实,要是……

 

  “……是我。绿谷。”从对方脸上逐渐回温、唇角甚至弯起一抹似笑非笑弧度的反应,绿谷顿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又把脑中的细碎思绪脱口而出。

 

  他瞪着对方有些怀念的表情,警惕之余又生出了几分尴尬。

 

  像是想证明自己身份,声称是轰的男人举起双手做了个并无敌意的手势,朝向天空的左掌掌心冒出一抹火苗、右手同时堆砌起一道小型冰锥。

 

  化形变身和复制个性是两种能力,同时具备两者虽不算毫无前例,但稀缺的程度甚至远在传送之上。知道绿谷一定明白这点,对方接着开口:

 

  “一年级体育祭,中场的午休,曾经把你单独留了下来。”

 

  绿谷不得不承认,他说话的方式和语气听起来确实很像轰,尽管声音成熟了不少,而且还有点沙哑。

 

  “对当时毫不相干的你,自顾自地说了家里的事情……抱歉。”

 

  “啊、那个没关系,轰──”反射性摆了摆手,绿谷慢一拍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做出回应,“轰同学……”喉结一动,他咽了下口水,“不用放在心上。”

 

  听对方说出那件事,绿谷对他的身分相信了七八成。表情顿从十足的戒备、转为小心翼翼的探询:“那么,你到底……”

 

  “未来。”轰给出了一个近乎科幻,又似乎是唯一合理的简洁答案。

 

  “诶?”一探落空、才想起平常随身的笔记本此刻不在身上,绿谷改而摸出手机,飞快打开记事本界面,重新将无比热烈的视线锁回对方身上。“是藉由和‘时间传送’相关的个性吗──厉害,太厉害了!能再多说一点吗?关于‘时间传送’的个性,在这个时代还只是传说而已!”

 

  “……”成年的轰清了一下喉咙,解释:“具体的内容我也不清楚,不过,并不是和‘时间传送’直接相关的个性。这是一项仍在开发阶段的政府项目,除了科学团队、大量招募了重力和频率相关个性的能力者……目前知道的就这么多。”

 

  “咦?”爆手速打下速记的绿谷指尖一顿,“但是轰同学的个性……?”

 

  “嗯。和那些没有关系。”他直白承认,“我不算是专案的一员。只是作为职业英雄,以志愿者的身分参与了第一次对人试验。”

 

  “职业英雄吗……确实,如果出现偏差不小心传送到危险的时空,职业英雄的应变能力才能立刻体现。”绿谷精神一振,内心宅男魂的小宇宙熊熊燃烧。“这么说的话,实验成功了、对吧?轰同学回到了这个时代……你会停留多久?该去和老师们商量一下吗?回去一年A班看看怎么样?见到面的话,就算是冷静的轰同学──这个时代的轰同学──也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吧……话说回来,小胜会爆发吧,没能当上第一个……”

 

  “……”初见时那种巨大而遥远的空白感,再次笼罩了成年英雄的脸庞。

 

  察觉到气氛异样,绿谷从过热的兴奋中迅速冷却下来。

 

  “轰同学?”有些忧心地,他走近了两步。

 

  “没什么……只是实验不算成功。”听出少年声音里的不安,轰回过神,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稍微……思考了一下。”

 

  “咦?可是轰同学已经──”

 

  “原本不是预计回到这里……偏差了。”他呼出一口气,冒出些许蒸气。

 

  或许是因为蒸气的缘故,他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

 

  “大幅地、偏差了。”他说。一缕蒸气随之从嘴角呼散。

 

  如果认识得更久,绿谷会知道那是轰情绪不稳的表征。然而此刻的他只以为那是时空传送的副作用,就和轰刚出现时周遭环绕的白雾一样。

 

  “至于停留时间,还不能肯定,这也是本次试验的重点。”再一次不着痕迹地,成年英雄勉强稳住了自己的呼吸频率。“应该不会太久……根据行前的报告,被强行穿透的时间会自行‘补正’,只是不确定补正发生的时机。”

 

  从绿谷脸上的表情,轰知道他的脑袋正在尽最大运转速试图搞懂这一切,然而概念仍稍嫌抽象了些。

 

  “……‘就像是保鲜膜,’”有些艰难地,轰近乎逼迫自己从喉咙挤出这个句子:“‘把不同的时间想象成不同的保鲜膜,一层、一层地朝上覆盖。所谓的时间传送,就像用重压、把人从原本第四十层的位置、向下压回第四层。’”

 

  土气却特别易理解的比喻立刻在绿谷脑中形成画面,尤其是保鲜膜那隐约具有的弹性及反弹特质。“‘补正’的意思,就是被弹回第四十层吗?”

 

  “嗯。”他点头。“被告知了最好不要轻易尝试从原地移动。你也稍微站远一点,Deku。虽然只是理论,但不能确定他们说的‘补正’,到底会在附近引发多大的变动。”

 

  “那个……从一开始就注意到。”手指搔了搔脸颊,比起戒备时空补正可能引发的危险,绿发少年露出了介于忐忑与不好意思之间的表情。“未来的轰同学叫我‘Deku’,所以说──”

 

  “……”轰几乎屏息。或者该说,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忘了该怎么呼吸。

 

  热情与激切从那双年轻眼睛里闪耀出灿光,“未来的我,真的当上了职业英雄──对吧……?”

 

  “──嗯。”身侧的拳头握紧又松开,轰眨了下眼睛,用他向来沉着的语气给出回应:“‘DEKU,最棒的英雄’──陪衬了连续几年的No.2,把那个臭老爸气得半死。”

 

  “诶?诶、诶诶诶诶──”听见后头的补充,原本已经准备要欢呼的绿谷动作一卡,顿时变成了一阵手忙脚乱的慌张挥舞,“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吗?”绿发少年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不敢置信。和将来他得知这消息当下的反应如出一辙。

 

  ‘但是、那个──焦冻的话──’

 

  “但是、那个──轰同学的话──”

 

  “‘果然还是缺了一点亲切感’,评选结果是这么说的。”

 

  ‘小胜也──’

 

  “小胜也──”

 

  “爆豪很强。”成年的轰给出肯定的评价。在被追问以前就做出补充:“但他也很容易惹出一些……”No.2的英雄停顿了一下,直接引述那个媒体最常用的字眼:“‘公关危机’。”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职业英雄毕竟带有商业取向,形象是相当现实的课题。

 

  未来……最棒的英雄吗?憧憬与向往像被点亮的火把,在少年眼中炽热地燃动,绿谷正想说些什么,但下一秒、一瞬之间,两人都察觉到了空气中猛烈袭来的异动感。

 

  “退后!”

 

  几乎与轰的大喊同时,渐能纯熟掌握的个性覆盖铺展,绿谷已经退到了最初见面的距离之外。“轰同学──”还没稳住平衡,眼前紧接而来的事态令他惊呼出声。

 

  轰在粉碎!

 

  不若想象中与初来时相同的白雾,从接触地面的双脚开始、朝上蔓延,来自未来的成年英雄在绿谷面前活生生崩解,像座猝然坍毁的沙堆。

 

  来不及多想,绿谷急切想要俯冲向前,即便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阻止这一切。

 

  “别过来!”抢在他行动之前、轰已经出声拦阻,像是知悉绿谷此刻会冲动行事。“我没事,这副样子是正常的──和来的时候类似。”

 

  “这就是‘补正’?”年轻脸庞上混合了敬畏、恐惧、与忧虑,绿谷咬紧牙关,几乎不忍直视朋友在自己面前崩毁,却又不愿意别开视线。

 

  他死死盯着那道崩解的界线,逐渐朝上侵蚀了小腿、膝盖、腰腹、胸膛……

 

  “Deku──”

 

  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音色遽然响起,用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称呼喊他。

 

  “嗯?”绿谷猛抬起眼。

 

  不偏不倚,正好对上了轰的视线。

 

  目光深远焦灼得不像两人仅隔咫尺,像道破空的箭矢、一下穿透过遥不可及的重重时空。

 

 

  “……再见。”轰轻轻地说。

 

 

  绿谷扯开嘴角,原本写满担心的脸庞上露出了个安抚的温暖笑容,举高手掌朝他挥了又挥。

 

  “再见──”电光石火间,对方是正在执行高危任务的职业英雄这份认知与敬意同时涌上心头。绿谷大喊:“‘焦冻’!”

 

  “……”雾气瞬间垄据了那双赫然瞠大的异色眼眸。

 

  或许是错觉,也可能是补正的效果,毕竟只有短短一剎那,即便是绿谷也无法确切捕捉。

 

  未待他声音落下,时空补正已然全面席卷。

 

 

  ──转瞬吞噬尽那个人的轮廓身影,再也看不见了。

 

 

 

  ◆◇◆◇◇

 

 

  过去116天里,轰焦冻设想过无数次:

  如果能成功回到过去,他要对绿谷出久说什么?

 

 

 

 

 

 

 

  -Passing-past Passenger -

  

这一趟出发前,一定想了很多话想对他说吧。

最后出口的却一句也没有。

直到这种时候仍然不肯稍微自私一点点的温柔,旁观起来总觉得有些伤痛呢。

 

--

这是我的第一篇MHA fanfic,也算是第一篇真正意义上完成的二创。(事实上当时连葬礼的部分也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对英雄们的未来那么悲观)

 

因为调性和生涩的关系之前没有在lof放过,这几天找东西时在文档里翻到,回头看满喜欢当中一些细节,加上对于不同世界线的交错概念有些模糊的构想,决定了这次的翻修。

或许不是明亮的基调,不过还是希望有能传达出当中隐晦却深的情感。

评论(36)
热度(210)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