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实习困境101 (下)

✁ 上篇 



  思绪拉回眼前,盯紧场上战况,出水洸汰喊道:“阿空!给我四十秒。”

 

  “四十秒?!”耳闻指令的同时那群金属碎片正在迭声爆破中急遽殒灭,轻岛空爆了声粗口。“多一秒老子都要拿命顶,你现在叫我扛四十秒?”

 

  “那就挤出四十条命来。”

 

  在队友骂骂咧咧的连篇抱怨里,洸汰一把拉住又想冲回战场的孙行人。“你那把武器──”

 

  “本大爷的金箍棒!怎么了?”

 

  “……”出于各种原因,出水洸汰不太想亲口念出那个名字。“刚才的枪型态,子弹里头装填了什么?”即使被人那样使用,英雄武器的攻击手段普遍以擒获为主,他猜测里头不是一般子弹。

 

  “是冰弹。”孙行人快速解释:“会在击发的瞬间被火药高温溶解,打到身上就是一滩水──不过水里溶进了神经性毒素,进入人体后可以麻痹目标大约二十秒的时间。”他补充:“‘分身’会消失是因为受到冲击。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就算打到要害,身上顶多瘀青而已。”

 

  思索了几秒,出水洸汰追问:“冰弹在弹匣里不会融化?”

 

  孙行人摇头,“外围冰层是找人用个性特制的,溶点将近一百度。”

 

  “那么,”始终锁定在敌方神出鬼没灵活身形上的视线偏开了几秒,洸汰对上那双金眸,开口:“除了弹匣里那些,还有其他预备子弹吗?”

 

  “……诶?”

 

  几句扼要交流间达成共识,孙行人反身投入战局,将嘴上嚎个没完、却仍一秒不差扛过了这段时间的轻岛空替回后方。

 

  眼见不久前才尝过苦头的孙行人又一次朝自己直奔而来,敌方长棍一扫,轻易挑开了距离,刁得缺乏中远程攻击手段的少年倍受掣肘,只能不断重复走位、追击与闪避,吃力地在游击战里试图寻找近身破绽,极力防范对方干扰救援靠近疏散区。

 

  交战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只身应敌,翻倍增长的压力里孙行人深刻感受到了队友的珍贵与可靠;缺乏有效攻击手段下,他简单粗暴的战术说穿了就是挨打,消耗体力不断幻化出分身拖延敌方脚步,尽力替队友争取时间。

 

  在他身后,不同于孙行人听完答应得干脆,轻岛空对出水洸汰的计划皱起了眉。“可行吗?他的防御很全面吧?”

 

  “机会只有一次,成败都看你的技术了。”

 

  “那就试试。”视线追着不远处一面倒的吃紧战局,轻岛空随口道:“对了,你家老板自己装备不带,抢蠢猴子的干嘛?好玩?”

 

  “应该是因应考试进行了调整和削弱,今天不打算使用笼手。”他分析道:“爆破威力以一到十来说,少了笼手存储、在安全前提下最多发挥到五。”

 

  手指比向满目疮痍的金属船身,轻岛空满脸荒谬:“你说那是五?”

 

  扫了眼炸得分崩离析的厚实金属,出水洸汰据实以告:“那是三。”

 

  “……猴子!活下去!”

 

  伴随这声吶喊,两道身影一上一下、飞越过苦苦支撑的孙行人身旁,出水洸汰乘着“念力”从天而降,两道金属软索同时自轻岛空腕间装备穿射而出;面对双人围袭,敌方深红棍身一扫,单手舞出一轮轴转圆弧、勾缠住行径刁钻的软索,扬起的左手朝空袭者摊开掌心,一丛火光登时闪现。

 

  觑准时机,轻岛空将出水洸汰从空中扯回地表,堪堪避过直往脸面袭去的爆破;与此同时孙行人闪身欺近、运足力劲一脚回踢,目标正是敌人那缠住软索、同时被软索牵制了棍身的右腕。

 

  尽管善用,对方对抢来的武器倒不执着,松手摆脱牵制避开踢击,名为金箍棒的装备终于脱离敌人掌握,顺着抽返的软索一同被回收──事态看似进展,轻岛空脸上却不见放松,急促语调里甚至透出了几分焦灼:“猴子回来!”

 

  那一踢之后孙行人本该收势回防,此际他却还滞留于敌人跟前不退。

 

  “孙!不要!”

 

  两道喝阻同时传入耳中,与队友之间横亘了两年经验差距的孙行人这才意识到眼前难得的近身机会并非破绽,然而不及应变,挥出的直拳已然落空,敌人鬼魅般的移动速度较起先前交手时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此刻错身闪到他左侧,右手撕扯住孙行人挥出的臂膀、高抬的左肘反向挥落──痛楚袭卷的瞬间,风声里夹杂了一道错动细响,少年左肩关节应声脱臼。

 

  冲出的强力水柱与再次飞来的软索将敌人逼离孙行人身旁,软索环住甫遭重击的金眸少年,腾空将人拖回后方。同时替出的是轻岛空前奔的身影,身形交会剎那,软索撤回,孙行人续乘着惯性弧度朝后飞坠;作痛的伤势影响了原先灵巧的平衡,原以为免不了一摔,却在落地前一刻被人截在了手里。

 

  “忍着点。”将他放平在地,出水洸汰仔细检视患处后几下摸索,替孙行人将错位的肩膀暂且推回原状,换来少年一声闷哼,随即跃起身姿打算杀回战场。“等一下,孙。”他按住对方手臂。“听我说。”

 

  金眸少年眼底透出一丝倔强。但自己方才脱序的行径确实拖累了队友,只能站在原地,露出听训的表情。

 

  “我知道他很强。”定定望着对方的眼睛,洸汰开口。“不要急。”

 

  “……”原以为会像在校内被学长姐数落那样惨遭痛批的少年一怔。

 

  “我们会赢,所以不要急。”

 

  “我们会赢?”直到脱口而出,孙行人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多么迟疑;这种不明不白毫不痛快的纠结情绪,根本一点也不像自己──蓦然意识到这点,年少的预备英雄眼神一凛,霎时惊回了几分清醒。

 

  他们在课堂中都曾学过:作为职业英雄最有效的镇压手段之一,就是令对手尽快丧失战斗意志。

 

  “啪!”地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用的还是没伤着那边,右颊登时红肿一片。

 

  脸上挂彩,锐意锋芒重新点亮了那双灿金眼眸,他回望出水洸汰沉着的视线,一字一顿:“我们会赢。”

 

  “嗯。”出水洸汰颔首,彷佛这桩事实再明显不过。

 

  足尖一勾,他踢起三人合力夺回的金箍棒,物归原主。

 

  “──我们会赢。”

 

 

 

  两人回防之际,瞥着孙行人脸上那片红肿,明明忙于操纵软索与就地取材金属锐片,轻岛空仍抽空怪叫了一声:“不是吧洸汰,你揍了蠢猴子的脸?”

 

  被点名的孙行人并未驻足,那双金眸透出飞扬战意,一路前奔,连同掌间武器一分为五,彷佛不记方才教训、攻向了能将他分身所在一眼看穿的强敌。

 

  “没有。”集中起所有精神,出水洸汰布下一面宽阔雨幕,在孙行人依计划诱敌至目标地点时反手挥落,高速雨点登时化如细密针尖、铺天盖地往敌方疾射而去。“他自己打的。”

 

  “切,”轻岛空手中一动,无数边缘锐利的金属碎片腾飞而起,配合队友针雨路径散布于敌人身周,彷佛一座扭曲牢笼。“蠢猴子。”

 

  此时孙行人五道身影仅剩其二,最后一道分身克尽职责,不只拖延与诱敌,更阻挡了敌方视线直至最后一刻──最后一道分身瓦解剎那,早有预备的本尊滚到一旁,几下操纵勾出扳机,枪口瞄准,手指连扣用尽弹匣中仅有的余存;极近距离下,飞出的液态子弹后发先至,辅以雨针全面围袭。

 

  此时敌人立于船沿围栏,迎面扑来直能将人筛穿的雨针,刻意点散的数发子弹由右而至,背后则是一片汪洋──尽管大量金属碎片全面封锁各处去路,覆面下那对浅金眉梢仅只略微一挑,扬起左手甩出一记爆破,硬将金属牢笼破出一道缺口。

 

  右手背于右后,拢掌、蕴蓄、火光闪现,灵活身姿便乘炸起的气流、一举冲破了三人合力布下的重重围阵。

 

  “────……!”

 

  ……啪哒。

 

  一抹水珠落到了左臂。

 

  溅上外露的肌肤,像是一滴不起眼的雨。

 

  却在下一秒,那道势不可挡的高挑身形赫然一滞。

 

  僵如雕塑的肢体顿时失了平衡与自控,随着异常沉重的“磅”响,摔坠于甲板之上。动弹不得。

 

  “……”乍临的寂静与未散硝烟里,短短两三秒的怔忡过后,孙行人张大了嘴巴,发自肺腑的吶喊声量里溢出了满满狂喜:

 

  “成功了────!!”

 

  “别松懈了,蠢猴子。”轻岛空与出水洸汰一同启步走来,随手抛给他一捆拘束索。“你不是说效果只有二十秒吗?”嘴上讲得正经,他下巴一扬,眼底同样透出掩不住的光采。“快绑起来。”

 

  临阵战略如同魔术展演,以连幕雨针及枪响转移注意,逼出唯一脱身路径;布下漫天金属碎片的障眼法,全为藏住当中几枚最初从孙行人手里取得、继而转交予轻岛空的预备子弹。

 

  极短时间内,缺乏相应个性的三人无法溶解冰弹外层释出毒液,只能倚赖敌人自身爆破引发的高温;然而轻岛空的“念力”只限操纵直接碰触过的物体,毒液一旦破冰而出,当即脱离可控范围,仅能顺依重力笔直下坠。

 

  预判路径、掐估角度,同时考虑爆破本身威力调整距离、避免冰弹遭强大火力直接销毁。

 

  ──如同出水洸汰所言,机会只有一次。

 

  孙行人接过拘束索,快步凑近被毒液短暂剥夺行动能力的敌人时,止不住的笑意仍大大绽开在脸上。

 

  临时策出的战略在三人合作下执行起效,出水洸汰呼出一口气,表情放缓。从见到敌人面容那一刻起便高度紧绷的神经终能稍事放松──

 

  方自舒开的脸部肌肉僵在了原处。

 

  直到走近才映入出水洸汰眼底,是敌人在失力前最后一刻、摊开朝上的掌心。

 

  行动能力尚未归复,那双锆石红眸里却浮出了一抹讥诮与似笑非笑。

 

  “孙!退后──!”

 

  出水洸汰一把扯住轻岛空臂膀,脚下激出水柱倒行疾退;孙行人远在他碰触范围外,情急之下只得左手一挥,击出一道急流湍涌,直将猝不及防的金眸少年冲出船舷之外──

 

  BOOOOOOOOOOOOM──!

 

  响彻甲板的高分贝噪音几乎和他呼喊不分先后,陡升高温烈风骤扬,以地上那人为中心辐散、震天撼地爆破了开来!

 

  强行避开爆炸直袭,两人却被风压扫荡出去,惨摔在甲板上甚至拖行出好几米。距离太近而威力过鉅,音幅与爆破冲击下两人几乎当场吐了出来,轰然耳鸣剥夺了正常知觉与平衡感,一时间七荤八素,连爬都爬不起身。

 

  孙行人被抛飞剎那,轻岛空及时甩脱出一道软索将人环住,绳末以“念力”勾住围栏下沿。此刻他摇摇欲坠地悬在半空,反倒因为被冲开了距离加以船舷掩护,成了受创最轻的那个。

 

  好不容易从冲击波里平衡回正常状态,孙行人立刻以双手攀住救了自己一命的软索,一点一点向上爬溯。

 

  即将攀回甲板前一刻,他听见脚步声。

 

  而后是兜头笼罩了他整个人逆光身影。

 

  孙行人的动作顿在了原地。

 

  眼睛与反应过来的意识都向大脑传递出同一项讯息:珍贵的二十秒时限,早已远远逾超。

 

  “……”牙一咬,金眸少年正想化出分身争取时间──却在此时、空中传来一阵高频率鸣响,几乎再次激起才刚平复的耳鸣。

 

  ‘紧急救助全面终了,全体HUC脱离危险区。’

 

  接在鸣响之后的嗓音,正属于主持此考场的英雄公安委员会监考人员。

 

  ‘截至此刻、容我宣布──’

 

  ‘临时执照考试,全程结束!’

 

  “……?”孙行人一愣,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试验结束的后续说明仍在继续,那道发丝张扬的逆光轮廓则蹲了下来,伸手握住他手臂,将少年一把提回甲板上。

 

  “……好厉害。”金眸少年望着面前的职业英雄,各种复杂的心情同时涌上喉头。“强得跟鬼一样,职业的。”

 

  对方喔了一声,看上去心情不错。

 

  “我也会变强的。”不料年少的预备英雄话锋一转,灿金双眸里满是斗志与不屈:“会成为职业英雄,然后超越你!”


  不待回答,孙行人朝对方行了个礼,径自转身往甲板另一侧东倒西歪的两名战友跑开过去。

 

  来到雄英二人身旁,出水洸汰已经盘腿坐起,轻岛空倒还瘫在一旁抱头呈现装死拟态,只是嘴边断续流泄出装死之人不该有的抱怨与呻吟。

 

  直到他跑得够近,看清孙行人表情那瞬间,刻意拖拍的恼人调子一停,顿时掺进了几分古怪笑意:“你哭屁啊,蠢猴子?”

 

  “输了。”孙行人握紧双拳,没理会轻岛空的挤兑,只是定定回望出水洸汰略带询问的眼神。

 

  温热液体涌出眼眶,淌落颊边的每一滴,尽是悔恨与不甘心。

 

  “……我们输了。”

 

  孙行人知道这很蠢,但他克制不了自己。他们几乎赢了──有那么几秒,他们确实放倒了敌人。如果他更强一点,或者他能更小心,说不定……

 

  闻言,两名三年级生对望了一眼。

 

  接着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不同于轻岛空笑出声音,微扬的弧度只浅浅悬挂在出水洸汰嘴角,但那确实是个笑容,发自真心。

 

  “输?”面对孙行人真情流露,轻岛空却笑得几乎呛咳起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出水洸汰停顿了几秒,从地上撑起自己,伸手比向某一处。

 

  “你看那里,孙。”

 

  待少年好不容易摆脱模糊的视线,顺他指尖落入那双灿金眸底,是远处一艘艘正往岸边泊停的满员救生艇。

 

  “只有确认每一名遇难者都顺利获救,救助演习才会像这样顺利落幕。”

 

  “……”眼眶与右颊的红肿未褪,泪水倒是止住了。

 

  “虽然我也对这结果不太满意,不过,我们可没有输。”出水洸汰道。

 

  孙行人睁着眼睛,眨也不眨,彷佛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认清救生艇全貌。

 

  胶制的坚实艇身用色十分醒目,即使隔着大段距离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输?”仍躺在地上的轻岛空又重复了一次,溢出笑声。



  许多年后,成为出色英雄的金眸少年仍能清晰数出自己第一次参加临时执照考试的情景。


  海风,泪水,硝烟的余味,恼人的笑声,救生艇的色泽,以及后来那声轻描淡写传入耳中的问句──

 

  “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想当英雄吗?”

 

 

 

 

 

 

 

 

 

  -〈实习困境101 -

 

 

最后有吃到寿喜烧!

嘴上说不熟,不过当天还是搭人家便车回去的😊

 

拟想中,洸汰分别在两人的言传身教里继承了一部份的战斗风格及人格特质,希望透过这篇能呈现出这个想象。 

第一次让原创NPC活跃这么大篇幅,虽然是为了衬托主角们还是有点忐忑ojz 只此一次的任性>-<


篇末附赠这次跑龙套的NPC人设:

--

【轻岛 空】雄英高中 英雄科 三年级

说话方式听起来轻浮,实际上也很轻浮。

顶着菁英系帅哥的脸,一开口变残念系。

与浮夸形象不符的实力及协作性,全身上下都是冲突的反差系男子。

 

「个性」:念力。

以意念操纵碰触过的物体。

当前可控重量上限为己身体重十倍。

 

--

【孙 行人】士杰高中 英雄科 一年级

活蹦乱跳的野猴子。全家人都是《西游记》粉丝。

 

「个性」:猿、分身。

继承了父母双方的个性,老爱对外宣称个性是「齐天大圣」。唬人的。

 

一般猿猴能做到的特性都能仿拟,脚掌可在人脚与猴爪间自由切换。要点是先脱鞋,否则会被兽爪型态撑裂。

幻化出的分身现阶段为掩护及混淆用途,还待磨练强化;分化数量越多,单体体质越脆弱。

 

「金箍棒」是自己设计的装备,概念与使用成效优异,但当前仍有过度依赖的问题。

评论(28)
热度(245)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