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原生演替 V(完)

IIIIIIIV

 

 

  “原生演替”结束后,绿谷出久在理疗师的坚持及安排下接受了一次全身检查。过几天去回诊时,望见医生展示于屏幕上的数据及标注当下,他差点以为医生错拿了别人的检查报告给他。

 

  “这是……我的检查结果?”

 

  “简直焕然一新,对吗?”目睹绿谷发傻的表情,受理疗师委托协助的医生微微一笑,“体质强化听来笼统、作用期间风险也难以准确预测,但从成功的案例来看,‘原生演替’在医疗上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个性。”

 

  说着,医生整肃起面容。

 

  “我确认过绿谷先生先前的医疗纪录,即使作为职业英雄、体质上也曾受过专业锻炼及重点性强化,仍然太过频繁地勉强自己了。韧带劣化及过度耗损的结果,想必您也心里有数。”

 

  “……”停驻在屏幕上的视线顿了一下,绿谷低下头,下意识瞥向自己的臂腕。“是的。”

 

  “这次的结果固然可喜,但请绿谷先生勿将此次成果误认成‘原生演替’常态。那是与个案当下体质现状息息相关的特殊个性,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即使事前经过完整评估,也无法保证下次能达到相同疗效──‘原生演替’并不是奇迹或万灵药,在它获得许可、作为复健疗程被正规使用期间,也曾出现过失败案例。就和任何一种疗法一样深具风险,并非人为疏失,只是个体差异与诸多条件交互影响的体现。”

 

  听出这番严厉警告底下的用心,绿谷认真颔首。“我明白。”

 

  “只此一次,请把这回意外当作重获新生的难得机会、好自珍重吧,绿谷先生。”嘱咐至此,医生的眼神温和了些。“作为医者,我给予您以上建议。作为市民,我敬重英雄的奉献与付出。

 

  “而作为英雄人偶的粉丝,我衷心地希望、自己欣赏的英雄能够活跃得更久一些。”

 

  “……!”原本正襟危坐聆听医嘱的绿眸青年又一次地傻在了原地。

 

  年少的新生代英雄遇敌时善于临机应变,意外碰见粉丝时反倒手足无措了起来;热度噌噌噌地在那张雀斑脸上腾起,对着医生笑吟吟的脸,绿谷吶吶半晌,最后露出了个有些慌忙的害羞笑容,满脸通红地道了谢。

 

 

 

  事情落幕至今正好一周,落地窗前的玻璃鱼缸早已连同谢礼一起寄还;屋子恢复成了“原生演替”前的模样,屋里人却还没有。

 

  争执过后隔没两天,爆豪胜己临时被指派了份外地出差。绿谷出久说不上来哪件事实让自己更难受──是对方离开前,两人错开的班表使他有心想谈却找不到适当机会;或者直到当天回到家、在客厅桌上看见公文复印件那一刻,他才知道爆豪胜己已经不在本市了。

 

  绿谷不死心地翻阅手机纪录,找遍屋子里每个可能放纸条的地方;最终被迫面对自己一无所获的结果时,他其实并不真的那么意外。

 

  坐在沙发上,绿谷原想再看一遍纸上的内容,却发现阅读一份公文通知似乎变成了世界上最困难的事,上头的印刷字体为什么这么模糊呢?

 

  往后几天,绿谷多出了很多时间可以思考,尽管那些时候在他脑中反复回放的多半是些不清醒的念头。例如人根本不应该试图和自己的竹马谈恋爱;或者就算交往了也不该放任自己和喜欢的人住在一起。否则就会落到现在这种狼狈的窘境:对方只是出个差,他所熟悉并早已习惯的生活就被硬生生剜走一块。

 

  他几乎想不起来毕业后独居在外那一年是怎么过的。那时他的生活似乎单调也单纯得多,最起码不会在空暇时满脑子克制不住地都是另一个人,印象所及也不曾碰过失眠问题。

 

  好几次绿谷几乎没能忍住,想传讯息或按下那串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然而每当想起那张毫无温度的复印件,这些冲动又遭原地冻结。

 

  对一个完美主义者而言,很多事情若不是当面亲口、等同毫无意义;沟通如此,道歉也是。

 

  绿谷甚至在一个以往从未接触过的论坛注册了账号,在“如何道歉”的板块下花了点时间爬帖子;但他很快发现板友的回答与评选质量同样良莠不齐,至少他并不认为某人气帖中被捧花赞为热门回答的“一个壁咚”,真能解决他当前面临的问题。

 

  他甚至利用匿名功能试着发了个帖子,半是求援半是发泄地对着输入介面解释自己出于顾虑的隐瞒被发现了,当下想道歉却在解释时反倒激怒了男友,如今遭到冷战抵制,征询板众这种情况该如何打破僵局。

 

  该论坛的浏览人数极高,很快有网友在底下回复,部分是温和、部分是讽刺地指出他透露的信息量几乎为零,至少得把隐瞒的内容明确描述一遍;也有板众直言,如果他表达得如此遮遮掩掩是因为劈腿或出轨,都到网上匿名了就坦承一些,板友们骂归骂,得先理解了状况才有办法给建议不是吗?

 

  绿谷纠结半天,出于隐私顾虑,只能含糊地回复:‘不是出轨那类的事情,是关于身体状况方面、突然碰上了意外的变化。原本想在不打扰他的前提下渡过就好,没想到在那之前出了点差错,意外地被发现了’。

 

  ……

 

  在随后大量涌入的‘孩子的爸有权利知道’和‘楼主不要一个人承担’的声援推文里,绿谷出久终于大澈大悟:即使匿了名,在没有勇气透露更多实情的前提下,他不只得不到任何有用的建议、更阻止不了网友们奔放的想象力。

 

  指尖一抹正想关掉论坛页面,一则新跳出的回复吸引了他的注意。

 

  没有任何安慰或缓冲铺垫,那名网友开头只问了一句话:

 

  ‘你道歉了吗?’

 

  与帖内突然转为温爱乡愿的风向不同,对方字里行间语调冷静而锐利。

 

  ‘真的做错了的话,比起替自己辩护,先好好地道歉才对吧?一开口就是解释,根本感受不到反省和诚意,即便事实也听不进去。如果对方真的在乎,妳想说的事情、冷静下来后想必他也心知肚明。比起其他装可怜或逃避责任的小花招,试着先堂堂正正地道歉怎么样?’

 

  这则异军突起的回复激起了一些回响。有人赞同,却也有批不知从何而起的护卫队发出挞伐声浪,振振有辞地指称回复者‘缺乏同理心’、‘一点也不了解楼主未婚怀孕的彷徨心情’。

 

  ……我不是,我没有。未婚怀孕的彷徨心情什么的,我也一点都不了解。真的。楼主握紧了手机,欲哭无泪地想着。

 

  已被板友默认成事实的共同创作他不知道该从何开始澄清,只能放弃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念头,仅以指尖轻触那则回复,在逐渐演变成两方战场吵得不可开交的楼帖中,留下最后一则楼主回应:

 

  ‘我明白了。谢谢你。’

 

 

  ◆◇◆◇◇

 

 

  踏进旅馆大厅当下,有那么短短几秒,爆豪胜己怀疑自己看错了。

 

  但那头蓬软的海藻绿发在察觉注目时立刻抬起了头,露出底下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雀斑娃娃脸。

 

  视线相交那瞬间,湖水绿里透出的光芒像是找到失落拼图的最后一角;填补起悬念,满全了一整个世界。

 

  即使是爆豪胜己,剎那也不由怔了一下。

 

  绿谷出久站起身,几乎小跑到他面前,人还没站定,纠结了好几天、酝酿一整路的话语已先冲出嘴边:

 

  “──对不起!”

 

  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握紧成拳替自己股劲,绿谷提起勇气、直直望进那双锆石红,慎重地又说了一次:“小胜……对不起。”

 

  低下头,他朝对方郑重行了个礼。接着直起身,头也不抬地越过爆豪朝外走去。

 

  如果刚才爆豪的心情是意外,现在这一刻几乎称得上错愕了。

 

  “慢着。”手一伸,他扣住了绿谷手腕。

 

  绿谷忐忑地抬起脸,眼底投出无声的探询,不懂他为什么要拦住自己。

 

  “去哪啊你?臭书呆子。”

 

  “回家。”绿谷老实回答。

 

  目睹那张雀斑脸上坦荡荡的认真神色,爆豪意识到、这个行动派宅男花上好几个小时一声不吭地跑到这里,真的只是为了说那一声“对不起”。

 

  “……你是白痴吗。”沉默半晌,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我只是想和小胜说话而已。”失眠了大半周的绿眸少年垂下脸,解释自己的行为:“想要重拾沟通,不先道歉不行;道歉的话,不是当面也不行;但就算擅自跑过来,也并不是想逼迫小胜立刻接受或回应。所以──”

 

  绿谷踉跄了一下,被坚决的力道反手一带,近乎粗鲁地拉着往里头走。

 

  “小胜……?”

 

  “没有班吧,你明天。”将人带进电梯,爆豪揿下楼层与关门钮。

 

  “没有是没有,可是──”

 

  来不及说明自己光凭一腔冲动跑来,就连睡衣也没带,电梯门合拢的剎那,喋喋不休的解释也被毫无余隙地堵上了。

 

  直到背脊贴上冰凉的镜面,攀着对方手臂忘情回吻的绿谷出久一个机灵,回过神略微推开了段距离,顶着爆豪胜己虎视眈眈的眼神、在两人加快的呼吸与升温的空气里艰难地提醒:“电梯……监视器。”

 

  “坏了。”打从入住第一天就发现这个安全漏洞的爆豪曾向柜台反映,然而直到现今最后一夜,旅馆方似乎仍未打算将修缮提上日程。

 

  这给了久别和解的情侣偷空的余裕,以及一个悠长而深、直达十层都不曾中断的吻。

 

 

 

 

 

 

  -〈原生演替〉‧完 -

 

 

--

感谢阅读到这里。

这篇的时间点在〈聋与盲〉后不久,算是仍在热恋期,各种意义上地容易冲动;行动也是,原谅也是。

不过在(床)这(尾)之(和)后,两人确实有好好地沟通。

 

纪念和分享一个惊喜(其实发生在七月末…最近事情太多完成这篇的速度比较迟🙏)

谢谢Ring以〈原生演替〉发想画了超棒的图!!画面和氛围都很美和美好,植物、小久的笑脸、和小胜温和专注的表情我盯着看了好久。

最喜欢Ring笔下角色们的表情和动作细节,细腻地传达出性格和情绪心思,看图的时候总能读到爱和用心。

原本想按转载留念但又担心直接转作品不太好,就牵个连结和偷推荐(´∀`ʃ♥ƪ)

 >>直连请戳<<

评论(42)
热度(399)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