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原生演替 II

 ✁I

 

 
  “……废久?”坐在喷水池边,尽管心底觉得这有点蠢,爆豪仍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然而一如资料所示,现在静立在水底的、彻彻底底是株植物了。

 

  植物是不会答腔的。

 

  像个严谨的军人,那两行小叶子甚至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不想折了那两道细细翘起的蕨叶,爆豪放缓动作、谨慎地将那颗疑似是他同居人的苔球捧离水面,凑到眼前仔细打量。

 

  球体外覆的苔表新绿而柔软,乖巧地窝在爆豪掌心,顶上蕨叶相当神气,一派生机盎然的模样。

 

  前两天A班的群组里才热烈讨论过这种专名苔玉的小植景,据说是最近复兴流行起来的办公室疗愈小物。爆豪对这些闲聊照惯例以消音处理,绿谷倒是参与进去讨论了几句。大约是那时留下的印象,以致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

 

  “……喂,这不是会自然生成的东西吧?”像平时拧绿谷的脸一样捏了捏那球体,他吐槽。

 

  植物不会应话,但或许是出于心理作用──当那颗苔球顶着两行鲜嫩的蕨叶沉默以对,爆豪总觉得他从中读出了几分理直气壮的意味。

 

  ……这家伙,绝对是废久。绝对。

 

  嘁了一声,爆豪胜己拿出离家前最后一刻捎上的汤锅,从市立公园偷走半锅池水,把如今小得连成人掌心都躺不满的绿谷出久护在怀里带了回去。

 

  即使多了株家累要照护,工作方面仍没得落下。这天爆豪轮的是日班,出门前他蹲在落地窗前的水盆边,考虑了几秒将苔球带到事务所就近看顾的可行性;然而值班时段横跨了日落,要顾虑和打点的细节远比留下绿谷要更复杂得多。

 

  成年男人的手掌探入水面,漾起了圈圈浅浅的波纹。

 

  水温比体表略低,透来一丝柔和沁凉。

 

  如同轻抚恋人的脸颊,他将那球体捧入掌心。

 

  那颗生机盎然的苔球长得很快,距日出不过几个小时,已经延展出了全新的光景:一搓莫斯铺开在底下,承捧住球体、像张小小的床,蔓出的金鱼藻与隔邻的小海帆像在竞高,最顶端的部分距离水面不过几厘米了──但爆豪知道这只是暂时,金鱼藻的茎相对柔弱,长过一定高度、托不住了便要倾向一旁;小海帆倒是长势看好,应该能成为这个小小生态系里第一名探出水面的成员。水上叶行光合作用的效率会比水中叶快得多,也能带动促进蒸散提升根部吸收,这对绿谷的植生有好处,整体将更茁壮健康。

 

  “出门了。”

 

  爆豪又捏了捏那球体,语带恫吓:“安分点,老实待着。”

 

  才说着,一抹被娱乐的弧度从金发英雄唇角兀自扯开。

 

  他有预感,这将成为绿谷出久有史以来最听话的一次。

 

 

  ◆◇◆◇◇

 

 

  整天下来,爆豪得空就会看一眼手机。

 

  昨晚他找到一个试用性质的付费App,功能和婴儿监控器相去不远,还能登入账号连动笔电或手机镜头;出门前他将绿谷的手机接上电源摆在略高处,镜头正对着落地窗前那只水盆,画质称不上令人满意,但还算堪用。

 

  那盆小小的生态系起初长得很快,几乎每个小时都比上次见时要更蓬勃一点,然而过了午后,绿谷的生长速度明显减缓,不再长个了;又过两个钟头,爆豪才从那堪称流畅的画质里瞧出端倪──外观变化虽不明显,植被种类却在这片范围里此消彼长,无声演替。

 

  和前辈外出例行巡逻的途中,爆豪一路分了些心神地留意天色。将近日落,绿谷该要变回人形了;从植物到人体型态的转化过程太过稀罕,悬了大半天的顾虑也必须亲眼确认,爆豪和对方打了声招呼,腾出五分钟的空档站在街边察看手机。同行的前辈正好是名知情的管理职,拍了拍他肩膀并未多话,转进一旁的便利商店买水乘凉去了。

 

  时间估得不差,爆豪点开监控时,屏幕里正透出一道柔和的浅绿光芒,悄悄蔓覆过整个生态系统。紧接着,那铺满半只水盆后不再变动的外观形貌又一次肉眼可见地开始抽长,一道直桠朝天勾勒,途中不住往两侧蔓出对生的旁枝,行至顶端、终末结出了淡绿茎覆的巨大花苞,足约成人双手恰能捧握。

 

  细小藤蔓攀沿那道支架疯长,逐步盈匀了节生的主桠及旁枝间每一处空隙──看到这里,爆豪赫然反应过来,那道弧度优美的直桠与对生的森骨、即将化作绿谷的脊梁与肋腔。

 

  日色隐落高楼长厦连成的天际线,像头无声潜没于深海的鲸。最后一抹余晖还未消散,沉下的夜幕已被街灯划起,缀上人造的星点与满城市光害。

 

  柔浅光调随着时间推移蓊郁成青葱似的色泽,屏幕中绿芒更盛,画面里如今仅能捕捉依稀的模糊剪影。

 

  ──毫无预警地,那道植叶拢聚的剪影抽动了一下。明明还未转化成人的形貌,却做出了人体特有的动态。

 

  爆豪胜己正想调整焦距察看,耳边通讯器却响起了事务所的提示声响,传来指令与坐标,指挥勤务中的二人就近赶往案件通报现场。

 

  面色一沉,职业英雄反手收起手机,与前辈一同赶赴三条街外的酒吧。

 

  等到两人制伏那名因酒精与情绪失控而狂性大发的失恋男子──事主拥有“刺猬”个性,事发当下暴走得太过厉害,两人抵达现场时还以为酒吧里闯进了一头野生箭猪──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警察接手时事主酒醒了不少,没被拘束起来,反倒可怜巴巴的在两名职业英雄监视下收拾满室狼藉;拖地时他声泪俱下地坚称那滩秽物不是肇因酒醉,而是被残暴的英雄给活生生打吐出来的。

 

  警察瞥了眼他口中“残暴的英雄”,视线接着扫过事主暴起时平白挨了半臂尖刺、至今左臂仍鲜血淋漓的酒吧老板;继而看向附近几名被波及得满身狼狈的顾客,参考了他们脸上或惊甫未定或义愤填膺的表情──最后云淡风轻地哦了一声,拒绝受理这桩不成比例的市民投诉。

 

 

  ◆◇◆◇◇

 

 

  排班正巧错开,直到翌日凌晨、各有挂念的两人才真正见上面。

 

  掐准时间,爆豪胜己等在玄关。门一开,他连那张雀斑脸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绿谷出久扑了个满怀──技术上来说,后者似乎是打算把前者拥入怀里;然而考虑到身高事实,最终效果恐怕与绿谷出久的计划有段差距。

 

  他的脸靠在爆豪肩膀上,两人安静相倚了一阵,直到提醒日出时间的预备闹铃响起,这才慢慢地松开。

 

  退出半步距离,爆豪仔细察看绿谷身上每一处地方,抚过他肩臂和背胛,隔着衣服顺沿今天亲眼见过的脊柱、向下摸索到尾骨,确认他在转化过程里没掉零件。“变成植物什么感觉?”爆豪问。

 

  “变化的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是突然很困,后面发生的事情一点印象也没有。”绿谷试图解释。“白天那段时间比较像作梦,半梦半醒,睁不开眼睛。稍微能感知到一些外界变化……像是光线和温度,还有湿度和空气流动之类的;其他部分的话,模糊得几乎没办法判断。”

 

  “声音也听不到?”

 

  “嗯,不太能。”绿谷老实回答。“虽然没办法听清内容,不过、情绪倒是很清楚地传达过来了。”他直直望进爆豪眼底,湖水绿的眼眸被笑意点亮,唇角跟着控制不住地扬起。“从一开始在喷水池、直到后来出门为止……小胜在的时候,心情都能清楚感觉得到。”

 

  身为英雄有诸多美德值得追求和实践,但很显然,“坦率”并不包含在爆豪胜己的履行清单里。

 

  “笑屁啊。”一掌将那雀斑脸掐成包子脸,爆豪将人拖向客厅落地窗。“天亮了,滚回你的水盆里安分待着,植物妖怪!”

 

  饱受人类迫害摧残的植物妖怪扳着对方手腕回瞪那双锆石红,咕哝了声“嘴巴不要那么坏的话,一定能从最像敌人的英雄榜单上退下来的吧”,下场是被加重手劲、拧了又拧。

 

  来到水盆边,爆豪原以为他会预做些准备,但绿谷只是蹲跪下来,卷起袖子将自己双手放进水里。

 

  落地窗外,黎明的微光在转为深靛的夜色中悄悄渲染开来。

 

  如同昨日傍晚隔着屏幕所见,那道浅绿微芒从绿谷指尖上下蔓延,覆盖过体表每一吋肌肤。

 

  即将被完全吞没前,绿谷出久偏头望了眼蹲在自己身旁一脸专注的爆豪胜己,此刻明明困得不行、唇边却仍忍不住弯起了道浅浅弧度。

 

  他冲他笑了一下。

 

  “晚安,小胜。”

 

  ──绿芒笼罩而来,全面包裹了原属于人的形貌体姿。

 

  微芒转青、朝下褪去,如同时光洗礼过风化的废墟,带去还归自然的荒芜,倚附的支架无声倾圮,蔓骨生叶,伴随根茎探入水体,转眼之间已在水里安生,像座小小的无人岛屿。

 

  “……”盯着面前那两道不依不挠迎空翘起的小型芦苇,爆豪胜己算是彻底见识到了本人意志及印象对植物型态的直接影响。

 

  他蹲在原地,静静看了一会儿。

 

  伸出的手掌避开了脆弱的芦苇草茎,来到水下、抚向那撑起整座丰富生态系、相对结实的繁茂盘根。

 

  “晚安,废久。”

 

 

 

 

  -TBC- 

评论(53)
热度(485)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