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运动伤害

⋄ 说明:交往同居热恋期日常,还有一点创口与瘀伤。

   〈Label Me〉关联篇。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My Hero Academia

 配对: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分级:R

⋄ Author:RiAN日安  


 

 

  离开爆豪胜己房间前最后一刻,绿谷出久拎出了对方挂在衣架最边沿的初中制服,以牙还牙地塞进他的行李袋里──虽然头顶立刻挨了记爆栗,制服倒是没被扔出去。

 

  回到住处,两人整理起了从老家带回的夏季装束。

 

  绿谷需要置上衣架的夏服不多,让给对方先用挂柜;他退后几步一屁股坐进床沿歇脚,眼角余光不意间瞥见爆豪随手搁到边上的旧制服。

 

  绿谷顺手拿起,仔细端详后,他困惑地咦了声。

 

  “比想象中的……好像、小了一点?”

 

  对于竹马背影的印象从小到大是一以贯之的宽阔挺拔;然而如今绿谷已将届成年,此时回头拿起爆豪初中穿的旧制服一瞧,这才稍有些冲击地感受到记忆与实际的差距。

 

  “废话。”物主没好气。“你对初中生是什么印象啊?”

 

  “是因为那时候小胜太凶神恶煞的关系吧……”咕哝一声,绿谷举起对方制服悬空估忖了会,判断:

 

  “现在的小胜的话,已经穿不下了吧。”

 

  语气比起可惜,倒能更明显听出几分替对方高兴的味道。

 

  爆豪看了他一眼,正想应些什么,却被客厅传来的响亮铃声打断。那是绿谷为工作手机特意设置的短促疾鸣,此时一听见,理论上正在休假的英雄立刻跃下床铺,匆匆奔出去接听。

 

  手边吊挂起最后几件,爆豪一面留意外头动静。从绿谷几句应对之间总算听出没什么大事,只是事务所里实习的后辈今天第一回参与执行任务,对出手分寸和时机欠缺拿捏,现在正哭丧着脸窝在事务所里写损害赔偿报告和悔过书,今天要是交不出去是没指望回家了。

 

  大约是关系比较近,平和的嗓音在倾听后认真地指出对方行动间几项疏漏,又劝勉了几句,接着教导起线路那端的实习生如何善用文字及修辞技巧、写出一份让各项公物损害看上去都“实属万分不得已”的赔偿申请。

 

  只是稍微一听,那些损害内容就让屋檐下另一名职业英雄掌背冒出了青筋──敢情自己每年缴的那些税,当中有一半都给那群白痴实习生缴了修缮费。

 

  按捺着不爽,在英雄人偶的空中作文课里,他收妥了所有夏衣。

 

  属于绿谷的初中制服留置一旁,打理完才被爆豪随手拎起来打量。

 

  他坐在床边,搭住两侧肩线、将工整折起的制服抖开。直到折叠的布料延展出全貌,一抹意外掠过那双锆石红,检视的动作不由顿在了原地。

 

  “……”

 

  他望着那件初中制服,比起其他遐想,此刻心中却先冒出了一丝烦躁。

 

  衣服拿在爆豪胜己手里显得很小,隔着时光都能掐出原主单薄瘦削的体态。

 

  以前朝对方满口弱小、弱小地讥讽,多半是针对无个性与尚未长开的身高,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对初中少年的身板觉出实感,瘦弱得几乎有些可怜兮兮的味道。

 

  掌中洗旧的面料和当初的绿谷出久一样毫不起眼,局促间透着几分粗糙与尴尬,留在印象里、徒剩一袭说不出的寒碜。

 

  跌跌撞撞、磕磕绊绊,不具备相应的体质和能力却作着白日梦,讲起梦想老被当成痴人说梦。明知道说了会被笑,也敏感得足以被每一句讪笑所伤,他却仍一遍又一遍地说着。

 

  那种一次又一次的宣告,如今在成年人眼里看来、比起坚毅不移或许更近乎自我打气。正因清楚现实里的自己一无所有,他只好长久追逐那微乎其微得近趋于零的可能,把目标奉仰成信念反复念诵,小心翼翼维护自己的梦。

 

  ──欺负这样一个人,有意思吗?

 

  拿这问题去问一个初中少年,似又显得意义不彰。

 

  那个年纪正被成年人们框画价值观叠套渲染,本质里的天真与恶意仍像孩童般无邪纯粹,能为任何偏狭甚或荒谬的理由起意将另外一个个体击垮,理所当然得像骑上单车轧过路边杂草、抵入泥泞践踏辗压。

 

  这不就是“赢”吗? 

 

  未及多想,同居人结束通话折返的动静传入了耳中。

 

  绿谷出久一踏进卧房,发现男友拎着自己的旧制服,臭着脸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小胜?”他走向自己的竹马,下意识想伸手接过那件对方先前非要他带回来的旧衣物。“怎么了吗?”

 

  “没怎么。”爆豪手一扬,制服料子就这么擦着绿谷指尖飞了出去。

 

  “别穿了。”

 

  “咦……?”对望半晌,发现他没有解释的意思,绿谷一脸莫名其妙,回身去捡那件被扔掉的旧制服。“什么啊……那时候明明硬塞进背包里来的。”

 

  他走到穿衣镜前,拿起制服比划了一下。

 

  倒映的镜像中,那张雀斑脸上浮出诧异之色,显然早对自己中学时的体型身量失去概念。现在一比衬,判若两人的今昔体格差几乎有几分超现实的色彩,视觉上的冲击感不由牵起了绿谷的嘴角弧度。

 

  早有觉悟自己起步得比别人晚,时间一长,刻苦努力与全神贯注已从自我要求内化成了精神素养的一环,绿谷出久虽会记录与分析自身数据,与此同时养成的习惯是朝前规划不懈进取,倒未留存太多余隙回首过去。

 

  拚尽全力向前冲刺,此刻回头一看来路的原点,才发现原来已经跑得比当初的自己能想象到的还要更远。

 

  糟糕,好像有点太沾沾自喜了……但是、真的,真的很开心啊。腼腆地放下不再合身的旧制服,心底的雀跃掩不住地在绿谷脸上绽开,与他低头抚平衣角皱褶的动作一同映入爆豪眼底。

 

  后者一语不发,反手提起床上那件曾经属于一名不成熟少年的纯黑外衫。

 

  静静注视了会儿,他收紧掌心狠狠掐握了一把陈旧衣料,起身走到绿谷出久身侧,取了支衣架吊起自己的初中制服。

 

  竹马的动作将绿谷出久从自己的思绪里拉回神,他有些感慨地看了最后一眼,毅然拿起衣架,归档一段回忆般将它放进与爆豪胜己共享的挂柜里。摆在对方的隔壁,顺向相贴。

 

  绿谷关上衣柜,方才转身却被熟悉的体温给笼罩;爆豪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抵住柜门,将他围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距离近得就连气息也能清晰感知。

 

  如果是中学时期遭到这种待遇,绿谷肯定会吓个半死并立刻警戒万分。

 

  而时过境迁。

 

  如今他只是轻松地抬起头,坦然迎上爆豪俯首凑近的吻。

 

 

  ◆◇◆◇◇

 


 

  ◆◇◆◇◇

 

 

  隔日爆豪胜己右侧肩颈一带裹了块药布去上班。

 

  前辈起哄关切时随口回答运动伤害,然而整个事务所里采信人数为零。

 

 

  绿谷出久一整天都致力于不让人看出他只有一侧真正坐在椅子上。

 

  毕竟要是被人问起,“左边屁股青了一块”这种理由、实在说不出口。

 

 

 

 

 

 

 

  -〈运动伤害〉‧完 -


⋄ 首发被吞了重发。整理了首发留言备份,献给如果当时有留言、还没来得及看见回复的小伙伴🙏

⋄ JPG直戳,觉得图片字级排版还是比较不好阅读,如果有推荐的生成工具欢迎告诉我🌱

 

  关于运动伤害

运动这个名词,包涵了肌肉的收缩活动、心智的活动、以及竞赛或娱乐性质的身体活动。

伤害则指的是,由于一次或多次的内发性或外加性作用力,对活体组织所造成的破坏结果。

运动伤害的定义则在说明,凡是和运动有关而发生的一切伤害都可以列入运动伤害的范围。


评论(26)
热度(386)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