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鲸落

【MHA衍生|胜出】Label Me (中)

 ✁上篇

 ✁两章节间的气氛比较跳tone🌠 傻黄甜

  这周太漫长,偷摸摸热恋期纯情少年们治愈一下。


 

 

  虽然说了“只是回家而已,不用特地带礼物也没关系”,也确实打从心底这么认为,不过真正瞧见妈妈打开点心盒时脸上的表情,绿谷出久忍不住对爆豪胜己的坚持冒出一丝感激。

 

  这绝对是他们买过最值得的一盒蛋糕卷。

 

  一起用过午餐和饭后点心,绿谷出久注意到,餐桌上除了原先的佐料,悄悄多出一瓶标示着极辛的七味粉。

 

  告别了引子,前往爆豪家的路上,绿谷出久终于忍不住开口:

 

  “蛋糕……”

 

  “啥?”

 

  “小胜是怎么知道的?妈妈会喜欢抹茶千层口味。”

 

  爆豪瞟了他一眼,喔了声:“绿色的吧。”

 

  与味道本身毫不相干的答案令绿谷一怔。

 

  昨晚两人在蛋糕柜前足足站了五分钟。被问“你妈喜欢什么口味”却只能答出“想不出特别的,好像都很喜欢”时,绿谷发誓他在那双锆石红里瞥见一闪而过的凶光──像是想把人一头摁进最近一个蛋糕里,还带左右来回辗动。

 

  爆豪啧了声,环顾整个甜点柜后径自挑了一款。

 

  有些不服气地,绿谷要求对方也得选一个让自己提上门,随即在看透他想法的爆豪脸上目睹了混杂遇见白痴的懒得搭理、以及赫然意识到那个白痴是自家男友的强烈不爽──最终还是随手一比,让服务员打包起另一款蛋糕。

 

  很了解家人的喜好啊……看了眼拎在手中的蛋糕盒,绿谷在心中笔记下对方双亲会喜欢的甜点口味。

 

  爆豪掏出手机,正打算和家里预告一声快到了,这才发现家中聊天群组亮着两则未读提醒。

 

  “废久。”

 

  “嗯?”

 

  “老太婆一个小时前发了讯息过来,说果然被挽留了,要在朋友那里多待一阵子。”他一晃手机,“今天晚点回来,来不及的话再连络。”

 

  已经知道对方家长今天稍早有约,也提过或许来不及回来见面的可能,绿谷点点头。反正这趟两人原本就打算回家拿些夏装准备换季,即使没见上面也不算白跑一趟。

 

  “还说准备了礼物,到的时候记得回房间拿。”

 

  “诶?礼物?”这新情报倒是出乎意料。

 

  “谁知道,给你的吧。”亲儿子回家那么多趟,可没见几次还有礼物拿。

 

 

 

  到了爆豪家,绿谷先将蛋糕存入冰箱,这才背起自己装满夏衣的背包跟进对方房间。

 

  起初谁也没有察觉哪里不对劲。

 

  爆豪胜己打开衣柜收拾起夏装填进旅行袋;绿谷出久则搁下背包趴到床上歇脚,一面宅性不改地滑起手机。 

 

  礼物的事情只有收到讯息那时从脑子里溜过一遍,两人都没太在意。

 

  ──直到爆豪抖开一件滑进衣柜角落的旧毛衣。

 

  扬起的毛絮扑面而来,绿谷一下没忍住、打了个大喷嚏,连忙捂着溅出薄薄液体的鼻子,在对方“脏死了!”的怒斥声里一面道歉一面爬向床头去摸面纸盒。刚抽起一张,他霍然看清了床头柜上多出的“东西”──抽面纸的手登时一抖,受力不均的面纸盒就此乘着拋物线摔飞到了地板上。

 

  不爽他一惊一乍,爆豪正想发火,就听对方弱声喊了句“小胜”。

 

  “又怎么了?”

 

  “礼物……”只手按着面纸捏住鼻子,绿谷空出的手朝前一指。

 

  顺他指尖看向床头柜,一看清那组原本不在原处的东西,爆豪掌背浮出青筋,险些炸了还握在手里的旧毛衣。

 

  床头柜上,一张便签条上爽朗又直率地写了“礼物”几字,被夹在两枚崭新未拆封的包装盒中间。

 

  ……如果包装盒的内容物不是床上用品,看上去还挺像一回事的。

 

  原本没好意思多看,但其中一盒的外包装太熟悉了,熟悉到直接将绿谷出久的大脑给当场热当机。

 

  “小胜……为什么──居然和伯母……讨论了喜欢的保险套型号……!”

 

  “怎么可能讨论啊,白痴!”两蓬火星溅出掌心,旧毛衣当场宣告英勇壮烈。

 

  已经脸热到难以思考的绿谷当下完全想不出其他可能。“那为什么──伯母会特地、准备了这个牌……”

 

  下一秒,相顾对望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脸上同时噌噌噌地升温不止。

 

  ──时至今日,爆豪胜己仍然是家里唯一的独子,肯定是有原因的。

 

  绿谷出久发誓,就连和男友回来向父母摊牌那一天,他都没有这么想逃离爆豪家过。

 

  一时之间他完全分不出来,到底是被对方家长知道他们偏爱的品牌型号比较尴尬,或者情况反过来。

 

  “小胜,你可以──整理快一点吗?”捡回面纸盒又抽起一张,这次绿谷将自己整张脸都埋进了卫生纸里,闷出悲鸣:“好想回家……!”

 

  “吵死了!!”

 

  满脑子“臭老太婆”、“尽做些多余的事情”、和“妈的臭老太婆尽做些多余的事情”……跑马灯式反复回放压住其他杂乱念头,手中倒是以比平时快上三倍的效率打包好夏装,爆豪唰啦一声拉上旅行袋拉链,力道大得超出必要。

 

  正想喊人走了,一回过头,声音却卡在了爆豪喉间。

 

  在他床上,绿谷出久抱着他的被子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尽量远离床头柜蜷在了边边一角,背对着外头把脸用力埋进被子里,似乎奢望能藉这动作让自己从爆豪家原地消失。

 

  衣襬裤沿随着蜷起的姿态各往上下缩去,露出了一截腰和内裤一角。

 

  那点裸露在爆豪眼底不算什么,毕竟他亲眼见过更真材实料的部分;问题在抱起手脚团起来的姿态让绿谷看上去小了一圈,体型上和年纪上都是。

 

  他忽然想起刚才待在对方房间看绿谷整理夏衣的时候,那套被自己半开玩笑从衣柜里一把捞出,后来硬是塞进了绿谷背包里打包带走的衣服。

 

  ──他们的初中制服。

 

  脑内跑马灯不知不觉换上了全新字样,然而每一个字符都是倘若公放到电视屏幕上百分之百会被消音或打码的那种分级。

 

  ……怎么可能承认啊。都已经这个年纪了,又不是还在青春期。

 

  怎么可能承认,打从点开对话群组发现家人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起,脑中就不受控制地开始播放起一些片子里的经典剧情:趁着家里没人,把男朋友悄悄捎带回自己房间,在打小长大的地方做些成人的事情……

 

  ──打住。够了。现在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

 

  做了几个深呼吸,爆豪胜己虎着脸拎起行李袋走到床边,伸手一推那颗海藻球。“喂!走了,废久。”

 

  不料那个几分钟前还哀号着想回家的臭书呆子微微一顿,避开了他的碰触,从棉被里咕哝出一声“再等一下”。

 

  “哈──?”

 

  听他答得出尔反尔,原本已经有些上火的爆豪顿时就怒了,伸手一扯,一把将绿谷扳回了正面就要骂人。

 

  然而如同刚才那声未竟的呼喊,这次的怒吼同样还没出口就哑了火。

 

  那个几分钟前才因为看见家长准备的“礼物”而满脸通红的绿眸少年,此刻亲身演示了害羞这项性格特质、并不影响他身体同时会诚实地响应生理反应这桩客观事实。

 

  “所以才说,再等一下啊……”捱不住对方的注视,绿谷抬起手臂,掩住了自己的脸。

 

  “一想到……伯父伯母都不在,还有、这里是小胜从小长大的地方……什么的。”

 

 

 

  后来他们仍是用上了那两份“礼物”;似乎理所当然、却又带着些难以言喻异样感地,两人在留有爆豪胜己一路成长轨迹的房间里添上了不可言说的鲜明一笔。

 

  他们在事后尽可能地抹平了一切痕迹:包含匆匆忙忙套上衣服、铺平床单,以及满地上找那件被扒飞的内裤。最终绿谷出久总算在床头柜上平安拾获自己的遗失物。

 

  顾不上打理得过分整洁的房间简直欲盖弥彰,他们如同在一方家里偷了情怕被发现的未成年情侣,抢在东窗事发及长辈回来之前、抓着垃圾袋从自己家里夺门而出。顺道带走了剩下那些还没用完的“礼物”。

 

 

 

 

 

  -TBC.-

 

似乎很多片子都是一起看的呢
来自家人不着痕迹的体贴与温柔:可能是一瓶悄悄出现在餐桌的极辛七味粉,也可能是一管大剌剌摆在床头柜的润滑液(旁边还附了盒好用的套套)
 

&最近才发现lof会屏蔽留言,发出去的老是被和谐😭
如果有留言在我这边的小伙伴发现留言不见了,也欢迎再留一次ojz

评论(38)
热度(447)

小岛鲸落

|日安,我是RiAN日安。灣家人。|

|关于MHA衍生同人作品,不同CP tag为不同时空的if走向,虚构拟想的可能|

|头像为美国男模Lucky Blue Smith,摄影师Guy Lowndes作品|

© 小岛鲸落 | Powered by LOFTER